大恩上师仁波切侧记


#1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这几天在读吴玉天居士写得一本书《访雪域大师》,其中提到大恩上师仁波切,现供养大家:

访雪域大师
西藏密宗考察访谈记实
吴玉天 著
甘肃民族出版社
作者 吴玉天 1954年生于北京,祖籍山东,曾在内蒙古当过兵,1977年考入大学,1982年毕业。

目录
1.因缘
发心入藏
昭觉寺中的大威德金刚灌顶
向藏地进发----去拜见上师
我的根本上师----晋美彭措
2.如饮醍醐
求法的欲望
文殊大圆满
秘灌普巴金刚顶
时轮金刚大灌顶
男儿有泪不轻弹
贵宾知旺仁波切
闻解脱续经灌顶—听到即能解脱
文殊大会供与文殊续经大灌顶
天葬巡礼
我的堪布索达吉


[b]我的堪布索达吉

在五明佛学院,提起索达吉堪布,没有人不知道。用时髦的话讲,就是此人有极高的知名度。他是经过学院考试成为堪布(法师)的,又是上师的翻译和助手。他和古毕堪布并列为佛学院汉语翻译中的佼佼者。上师让他负责汉人的教学和管理,他是汉人的老师,上师特许他为汉人灌顶、传法。
智开说:上师说过这样的话:“一地菩萨翻译的东西我信不过。”可见,此人的修持境界并非仅一地菩萨了,都说他有神通,汉僧们都有点怕他,谁在背后说了什么,他都清楚,没法哄得了他。谁做了什么越轨的事,他会善意地、旁敲侧击地点几句,既能使此人明白,又不伤和气。他为人和处事极有特点,精明而稳重,接人待物把握分寸,从不鲁莽行事。他极善于领会上师的意图,成为了上师传法的臂膀。
他的这些智慧和才能使人绝不敢相信,他是一位出家才十年、年仅二十九岁的喇嘛。他每天很忙,从早四点起来即背课,六点开始给藏喇嘛上课,八点给汉僧上课,十点听上师上课,下午给弟子上课,五点后去辩经,晚上还要学习、备课。直到晚上十二点钟,才倒在那一米多点见方的木榻床上委屈几小时,精力如此充沛,真是少见。长期的劳累,使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讲课时经常发病,脸色灰白发肿,但他从未躺下、他很有毅力,任劳任怨。教汉人是很累的,宗教方面的翻译很难,特别是《大圆满前行》等汉文教材,译者不知是否是出于要显示其古文水平的意图,译的古文言文晦涩难懂,有些地方错谬不少,他总是汉藏两文对照,字典常翻。
他对上师交待的传法任务一丝不苟,长期的翻译工作,使他的翻译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在翻译高难度的无垢光尊者所著的《七宝藏》时,他竞可以手持藏经,边看边读出经文的经义。
半年多在一起,我们成了师徒与朋友的关系。他对我总是格外地照顾,甚至出去办事也想着为我捎个笔记本和买点菜。我想上师也许关照过他多关照我吧。冬天,多亏了他给我的毯子和电褥子,否则,还不知道冻成什么样呢!平时,他也常给汉族弟子一些食品和物品。不知为什么,老宏法认为堪布对我很有面子,遂拉我去求他翻译讲解上师的无垢光尊者著的《句义宝藏论》。堪布虽很忙,但还是应允了。其实,堪布的悲心是很大的,谁去求他,他都会力所能及地给予帮助的。只要你是真正为了求法,真正树立了正知正见,心胸坦荡,人格高尚,都会受到他的欢迎和帮助。
他平时不苟言笑,总给人以严肃之感,但有时来了兴致,也会开几句玩笑,逗乐大家。他又十分慈悲,不论你说错了话,还是办错了事,只要忏悔了,改过了,他就一概不论,照样教诲不怠。过去有人诽谤他,他知道了,从不计较。待那人良心发现,向他忏悔了,对其教育过后,还是待为弟子,真是按照“平等大悲”而身体力行的。甲喇嘛中层次、信念参差不齐,习气各有不同,有些人难与道友相处,是是非非,经常互相告状,将世俗的恶习带入僧团。有个别人因过去学过外道气功,邪见难改,神魂颠倒,语无伦次,与人谈话时常会无故翻脸、发火,无端冲动,特别是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害,或听到有人传说自己的坏话时,就无法忍耐,将小事变成大矛盾,这些问题上告到堪布那里,要由这个汉僧的当家人来解决。有的人甚至迁怒于堪布,对他当面侮骂,使索达吉堪布无端遭受屈侮,而感到极大的委屈。而作为一个汉人的堪布,各方面都做得圆满是很不容易的,往往自己受了很多累,还得不到人们的理解和支持,自己的名气大了,遭受的嫉妒和诽谤也就会更多,真是众口难调啊!几十位汉僧中的是非矛盾,竞比几千人的藏族喇嘛还多还乱!
众所周知,汉人生活在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养成了复杂多谋的性格,内心世界远比藏人复杂,是很难做到与人和睦相处的。《西游记》中连佛祖都对唐僧言:你们南赡部洲人士刚强难调,多杀、多淫、多欺、多诳……。这些言语虽是出于小说,但这个观点可在佛经中见到。没有渊博的知识,和巧妙的方法,以及令人信服的本领,是很难使汉人口服心服的。而索达吉堪布竞能勇于担此重任,实为代上师担当弘法之责,以实际行动供养上师,精神着实伟大。一切苦恼矛盾他一人承担;有时竟被累病了。他累极了,可他总是咬牙忍着。有人无中生有地诽谤他,有人以谄媚心奉迎他,他都不为所动。他心胸宽广,以大悲正见度化每一个汉族学法人,是汉族人的好堪布。
几十位汉僧在色达学法,成了上师的累赘。对于每个人的学习、思想、生活,堪布都要想到、料到,有许多事不定期要亲自过问。七月份,四川射洪县的居士们发心供养甲喇嘛们六千斤大米和八十床棉被,要用汽车送来,堪布得知后,十分高兴。为了解决以后来此求法的人和现在甲喇嘛的生活问题,他决定一并再多买几千斤大米租车运来。这本是件大好事,不过大米运来之后,却引起了一些有趣的麻烦。
大米运到后,堪布与上师一起研究后决定大米留给汉人。因他们从内地来藏地求法生活困难,又没有家人能送糌粑口粮,而藏族喇嘛的口粮却可以从家中带来。况且,堪布手中掌握这些米,有汉人来求法,也可以从生活上照顾一下。甲喇嘛也可以每人每月从这些米中支取三十斤,吃饭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当堪布在早晨的课上宣布这一决定时,甲喇嘛R首先表示:藏族喇嘛一直对我们很好,我们无以回报,因而深感愧疚。我们现在有了米,想借此机会表示一下我们汉族喇嘛、尼姑的谢意。所以,建议将汉地居士供养的六千斤大米分给藏族喇嘛。
堪布不同意,认为如果这些米分给二千多僧众,每人不足二斤,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而将来汉人吃饭的问题,就不好解决了。可见,索达吉为了汉人能安心学法,是尽心尽力,认真负责的。他真正将甲喇嘛看成自己的弟子,一丝不苟地执行着上师的指示。可甲喇嘛R则有一种极不寻常的犟劲——非要将米供出去不可,以显示出自己的慷慨大方。堪布反复解释,上师和学院已做了决定,不应再改变。这是出于对甲喇嘛、甲觉姆与汉地居士的极大的关怀和爱护。
照常理,甲喇嘛对此表示一下感谢,并以认真修法,发心救度众生报答就可以接受了。可是,R及他的支持者们仍不同意。我做为旁观者,竟看到此事被小题大作成了一篇奇妙的文章。执意要将自己的高尚情感表现出来,否则也许会显得不够慷慨、大度。于是与有同感的几位甲喇嘛P、M、T、S等纷纷发言,一致要求不能违背他们的良知,不能放弃这个能得以充分展示他们友善的良机。他们强烈地表示,一定要将大米赠送出去,不管有多么大的阻力,不管这个阻力来自何方。
索达吉堪布年轻老练,善于思索。他起初耐心地解释了上师的意见并不见效,只好说:“谁非要供米,谁就将自己的那三十斤米供出去,功德也是很大的。”这使得R、T、S等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不知为何,他们对此事的兴趣如此强烈,给本来已累得患了心脏病的堪布平添了新的麻烦。
甲喇嘛D听闻此信息后,对此事亦兴趣浓厚。此君“布施”心极重,大概绝不想自己贪吃大米,也不想让其它汉僧享有大米。在与几个道友商议后,发起请愿签名运动。他动员了全体甲喇嘛,要为供养藏族僧众做出应有的“牺牲”,僧团中立时分成了两派。慈济、智妙与不敢有贪图此米之嫌者大大方方地签了字,而智开师徒等人辛辛苦苦地将大米运到色达,况又不想违背上师及堪布之意图,故而拒绝签名。D等为了使上师改变决定,多方鼓动,四处游说,与人协商,拉人“赞助”。一件小事变得沸沸扬扬,藏族喇嘛都知道要分大米,许多人都准备了器皿,准备分米。此时,反对赠米无异于犯了众怒。看来,此事大有非上师出面就不能了结之势。
早上,堪布像以往一样进入教室,全体甲喇嘛起立。坐下后,索达吉笑呵呵地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昨天‘改革派’和‘保守派’发生了争论,据说还很热闹。”大家一听哈哈大笑,以为他会发表自己的看法,迅速了结这件事。可他没有正面讲这件事,只讲了一个故事:
过去藏地有一家人,只有母子俩。他们很穷,只有一块酥油,儿子多次向母亲恳求:“吃这块酥油吧,它多香啊!”儿子是很馋的,而母亲则会精打细算,她说:“好孩子,这块酥油先不要吃,等春潮(春天)来了才能吃。”孩子怎么求,母亲总如是说,意思是等春天来了再吃。而儿子总想,春潮是个怎样的人呢?为何要等他来了才能吃?他什么时候才能来啊?于是,儿子总是在门前翘首以待等啊,等啊……终于有一天,有一个人骑着马路过家门口。儿子喜出望外,认定此人定是“春潮”。于是跑过去对那个人说:“你不要走,我妈妈有东西给你。”那人奇怪,不知这素不相识之人会有什么礼物给自己。儿子取出酥油说:“你拿着吧!这下咱们可以吃酥油了。”客人走了。母亲回来后不见了酥油,问儿子酥油哪去了?儿子说:“春潮来了,我把酥油拿给他带走了,这下我们可以一起吃那块酥油了!”
故事讲完了。听众们静静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全明了其中意思,哄堂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台。R和T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见人们都指着他们大笑,方知道自己就是那故事中傻得可爱的儿子,不禁脸红到脖子根。这则故事可能出自于“萨迦格言”,堪布巧妙地运用了他的渊博的知识,他的智慧和幽默影射了这件事中某些人的愚蠢固执的行为。谁都明白无误地知道堪布讲这故事的用意。
十点钟,上师讲经开始以前,先为这事讲了话。他说:“大米是居士们供养给汉僧的,他们发心要供养给我们藏人,很使我们感动。但他们远地而来,生活很艰苦,也不习惯,大米应当给他们。我们有家中捎来的酥油、炒面就行了。如果我反对他们供养僧众就是破戒,要下金刚地狱的,所以不能阻止他们的善行。不过,我个人的意见是我们不能收这些大米,你们谁想要这些大米谁就举手。”这一委婉的表态无异于命令,几千僧众没有一个人敢举手,谁也不敢为这二斤米违背上师,别说二斤米,就是放两万斤黄金在他们面前,上师不点头,也无人敢违背上师之命去拿。尽管有人早已准备下了口袋,等待着盼望以久的细粮,可没有一个人举手。
上师又问:“那么,同意不要大米的请举手。”说罢,率先举起了手,几千只手齐刷刷地举了起来,如代表大会在民主表决一般。上师笑着说:“这很好,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对甲喇嘛的热情表示感谢,我们心领了。”“哗……”,一片掌声。从此,这件事的结局就绝无有其它的选择余地了。
一位年仅二十九岁的藏族堪布,竟如此漂亮地处理了这件事情。面对有人利用大米事件给他出难题,向他发难,压他就范的举动,处理得这样无可挑剔,真是使人钦佩之至。这引起了我对他的经历的兴趣,通过聊天,及与他的同学们交谈,使我对这一传奇式的人物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说他传奇,并不过分。他虽没有汉地名人的很高的知名度,但他所到之处,与他交往者,没有不钦佩他的才干智慧、与为人的。上师与汉地的交涉往来,多是由他办理。他尽心竭力,忠心耿耿,又能不辞劳苦忍辱负重,将各种事项都会安排得十分妥善。
他那一口四川腔的汉语讲得很快,很流利。尤其在宗教翻译上,更是运用自如。他在甘孜师范学校上了几年学,没毕业就出家了。多年的汉藏翻译实践,使他能自如地使用语言这个工具。
小时候,他与许多藏地牧区小孩一样,生活在偏僻、落后的山里。他在课堂上说过,他十二岁时,爷爷领他去炉霍县城,这是他生来第一次进城。面对着小县城中的店铺与街道上的电灯,他心醉了:“噢!这是咋个地方噢!佛经中讲的天堂就是这里吧!?”他的这番话逗得我们这些大城市来的人哄堂大笑,认为是“老土进城”,“刘姥姥进大观园”。与众不同的是,当许多孩子看到大人宰杀牛羊,高兴地为能享有美味而拍手雀跃的时候,他却会哭着冲上去,死命地抱住这些牛羊,不让大人去宰杀这些可怜的畜牲。他从小就有一种勇猛的大悲心,他放牧的牛羊是别人的好几倍,却都生长得很好。为此,他获得了公社颁发的“优秀牛倌”的奖状和一个很精致的笔记本。这在当时的藏地可谓是珍品了,他当时可能会高兴得睡不着觉了。他在几千人的表彰会上脸红得说不出话来。而今,他却能在辩经时伶牙俐齿,妙语连珠,在对学员讲课时滔滔不绝。看来学习本身就是对人的精神世界和性格修养的重新塑造。他从一个牧区的放牛娃成长为一位精通汉藏两种语言的佛教堪布,没有前世所修成的智慧和今生的刻苦学习,是难以做到的。

谈起他出家的因缘时,他说:“十年前,在一次拜喇嘛的时候(藏族人每年都要去看望、拜见喇嘛,祈求加持),他见到老喇嘛那里有一张晋美彭措上师的照片,十分喜欢,立即生起了十分的敬仰与信心。不知为什么,他感到自己与这位活佛有缘,见到上师的照片时与见到其他活佛时的感觉不同,故而一定要见上师,甚至哭了。老喇嘛见他如此诚心,将上师仁波且的照片送给了他,他后来发愿来到色达拜见上师,一见面就认定了今生依止的上师就是他——晋美彭措活佛。他不走了,他选定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办了退学手续,他出家了。面对这一高才生将要离校,同学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感到很惋惜。认为他毕业后可以当个好老师,有很好的前程,生活比牧民强多了。他淡淡地笑了笑,他为自己的信仰放弃了一切,他知道佛有“不大舍即不能大得”之训。他舍了家,得到了广大深奥的佛法,他在十年中追随上师,得到了不少法益和大加持;他通过了佛学院的堪布的资格考试,戴上了那顶红尖帽——堪布资格的象征,这是一般人不能随便戴的。当我见到某藏密气功师戴了这顶班智达的帽子照的像片时,就有一种如同见到小孩戴上了博士帽一样的滑稽可笑的感觉。
他没当老师,却当了法师。他的那些同学毕业后分到了边远的地区任教,有的人连成都都没去过。而他却跟随上师出了国,去了香港、不丹、尼泊尔、印度。所见的都是大活佛、大法王、国王、国家元首、国师等等名人显贵。1993年,又随上师去了美国、日本、加拿大、法国、德国、台湾、香港等地传法,受到了贵宾级的接待,见了大世面,在几千洋人面前为上师做翻译向众生传佛法。他结识了许多新朋友,在国外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他以自己的风度与学识得到了法王、国王们的赏识。印度的知旺仁波且送他一顶精美的红尖帽,他珍藏着,不显不露。他跟随上师一心一意地在这不毛之地苦修、苦学、弘法利生,不为名利所动,这是真正大菩萨的境界。相比之下,汉地学藏密者,则多是一些浅薄之徒,一哄而起,争名夺利,对于学法,有奶就是娘;东奔西跑谁名头大就迫谁,对一个上师还没亲近两天得到互相的了解,就将其抛到九霄云外,又去请另一位“著名的”上师灌顶、传法。传了一个法还没修满,又非要求更多的法不可;生起次第还没修好,就要学圆满次第。如达不到目的,就恨师恨友。孰不知是欲壑难填,人格卑劣,难得成就。这些人有时间去观察别人的过失,有时间去算计别人,就是没时间观察自己的恶习,就是不能踏踏实实地按一个法去苦修求证。正是因为有这样思想邪见的人,才使密法在内地很难弘扬,同时也使堪布受了一次莫明奇妙的委屈。
我从拉萨回到色达时,相隔才两个月的时间,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甲喇嘛T与M,无端的去跑到堪布那大吵了一顿,指责堪布“没有智慧”,不能使他们信服……等等,无事生非地大闹了一通,气得堪布心脏病发作。天天含辛茹苦地教化汉僧,每天还要给那些是是非非的人解劝,平衡相互之间的关系,对那些有心理障碍、有神经质的人还要多加小心。有些人因学过外道邪法,或业力深重,人格低下,待人接物是是非非,与人有隙,不思己过,却不知为何对堪布总是不满。不是嫌他讲法少了,就是嫌他不关心自己,而过多地关心别人了等等。
在这里,我绝不敢有意贬低汉僧,在人是凡夫还没有修证成就时,难免有各种习气,这是以往劫来由贪嗔痴熏习而来的。不可能想象,刚一修行就成佛,才一出家就会立即将以往劫来的习气清除干净。虽然大根基的人习气会少很多,但也不会一点都没有。一般人有习气是正常的,但有些人习气很重,有的是属于人格问题,常表现为不能容人、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爱传是非、轻易诽谤他人等等,甚至以搞阴谋诡计,“斗智”害人为乐趣,客观上使人感觉好像这些人唯恐僧团不乱。有些事情的发生也是不足为怪的,有人群的地方就有矛盾。特别是有些近年来由于受到社会上的不公平的待遇和生活打击,以及因练气功产生心理障碍而出家的人,就更有心理压抑之苦了,这也是很值得同情的。在他们制造是非时,他们本身也是十分苦恼的,事实上也是在造恶因。我想大家都应以极大的热情关怀他们,使他们早日摆脱烦恼。而他们自己也应通过修行逐渐改变自己的习气,能够认识自己,从而发心改变自己,是需要勇气的。何况,修行的目的不就是通过修心来改造自己的吗?
可悲的是,这些事发生在佛学院。谁对上师与堪布没有信心,大可自动离去。一场无益的指责,竟大大地伤害了堪布的心。他思索了,他很委屈。他说:“教你们汉人的法太多了,你们不修法,总是在一起观察上师与堪布的‘过失’,在一起讲是非,争名利、诽谤金刚道友。终于有一天,你们忍不住暴发了,大发雷零地歇斯底里,不管以后汉人学法是否还可能。”我一听大惊,这些都是违背密宗根本戒的。密乘十四戒一违,绝无成就,还要下金刚地狱的!其实,当我一到此地,就领教了某些甲喇嘛的“厉害”了!当你以朋友的坦诚与之相处后,不知为何,谈话的内容就会被改头换面地传了出去。说句真心话,我也真被这些“铁舌头”压得喘不上气来,上师说了几次我是他的“老朋友”之后,引起了一些人的极大不快,编造了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谣言,甚至造出了我是官方的“特务”,“上师和堪布要将他赶走”等等谣言。堪布听到后,用一种不以为然的口气说道:“如果上师不信任你,能给你多次灌顶传法吗?况且,生活上对你的关照也超出了一般的甲喇嘛。”看得出,他对这样的恶意诽谤早已习以为常了。这些人说这些胡言乱语的目的是什么?是以诽谤上师、堪布和金刚道友为乐趣吗?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能不烦恼吗?还怎么静下心来学习和修行呢?我与堪布对此十分感慨!甲喇嘛即舍了家,来到这苦地方不好好修行,还搞是非,不是自己误自己吗?我真为这样的人感到可怜。这可正应了莲花生大师那句话了,“末法时代,大魔入比丘心,中魔入沙弥心,小魔入居士心,男魔入男人心,女魔入女人心,每人各执一魔入其心尔。”一边修佛,又一边造口业,哪辈子能解脱呢?真可能是前世的冤家今生相遇在寺庙了。有些“甲喇嘛”私下里称别人是“是非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而自己则是“监察委员会”的“主任”。今天这个把那个气得“大哭”,明天这个被那个算计得要死。对此广大的“甲喇嘛”都痛心疾首地认为:个别人总以“僧宝”自居,虽出家才几日,但名利心极重,谁若不将自己看成一地菩萨以上才能称得起的“僧宝”,就犯了大不敬,就会耿耿于怀,时刻想着算计于他。社会上斗心斗口的那一套病毒绝不应在寺庙中滋生流行,绝不应让自己心中的污垢来污染这一片佛国净土。
看来,对汉族学法人的管理教育也是势在必行的了。于是,经上师批准,学院立下了新规矩,对于没有正知正见、精神不正常、为名为利、怀有不良企图的人、练外道气功的人、不守戒律的人、是是非非爱传两舌的人,没有介绍信来历不明的人,及有其它问题的人,一概不收留;对来此出家学法的人要考察四个月才行。对学法、传法也有了严格的范围。规矩严了,从此某些人的爱传两舌的习惯也改了,再没有那么多是非了,佛学院成为了清净的地方,这倒是好事。
甲喇嘛T走了,他也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有那么一股子气,非要发泄不可。他也后悔了,他向堪布忏悔,堪布也原谅了他。他只是为他的冒失影响了他的声誉而后悔,可他想过此事对汉僧在这里学法造成的影响吗?他成了许多后来人的众矢之的。
菩萨发心度众生,将众生看成是自己的子女,父母是不观察子女的过失的,堪布也不会怪罪汉人的过失吧?!
他送我了一个笔记本。我请他题词,他想了一会儿,写上了“大悲为要”四个汉字。这是他的期望,也是他的座右铭。他每天教导我们要树立正知正见,大悲大愿,他也是这样要求自己,身体力行的。他对汉地弟子怀有深厚的感情,从不以财、貌取人。别人供养给他的东西,他不是供养了上师,就是分给了汉人。真正做到了不贪、不嗔;对学法的汉人经济上有困难者,他都一视同仁,给予帮助。他对我们说:“你们来这求法如果时间很长,生活上有问题的,每月可以适当地给予补助,如果回去的路费有问题,可以告诉我,我会尽力帮助的。”这对我们这些独自在外学法,孤立无援的人是多么大的鼓励和安慰!
汉人能有这样的堪布,真乃学法之幸也,修法之幸也![/b]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愿以发心皓月之光明
五浊黑暗消于法界中


#2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随喜赞叹楼主的分享!


#3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也只有上师的大悲心,才能感化我们顽石一般的罪恶众生


#4

顶礼至尊上师仁波切!!!
随喜赞叹楼主的分享!

生生世世不离师 恒时享用胜法乐 圆满地道功德已 惟愿速得金刚持


#5

非常感动!

即使常住上师座下的弟子,也不能让信心如同荒草一样自然生长,而是需要常常忆念上师的功德和恩德,要有意识地用尽各种办法,让自己的信心增长!


#6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愿上师长久驻世!


#7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感恩楼主师兄的分享!


#8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感谢楼主师兄的分享!

看到上师的一些著作,末学当时推估,上师经历了风风雨雨,为了维护密宗,维护佛法,维护汉僧,维护和平等等做了不可思议的贡献,用了不可思议的智慧,和不可思议的悲心来调化众生。我们能够遇到上师,这个福报也是非凡的,一定好好珍惜,报答上师!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9

想念上师!上师对我们汉人学子恩重如山!想念上师!什么时候,弟子才可以去到学院,见到您老人家啊?…


#10

顶礼感恩大恩上师


#11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感谢楼主师兄的分享!


#12

谢谢楼主的分享!顶礼上师仁波切!!!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14

现在看到这本书还是感觉很亲切,如果没有这本书,我不会知道法王、上师、以及五明。而我请到这本书,是念诵了几个月的观音心咒,然后就在一家小书店偶遇到仅一本的此书,想想,有时因缘还是很奇妙,感恩上师三宝。


#15

参加学会学习5年后再读这段文字,很感慨!
感恩法王、感恩上师对汉族学员的关爱!
感谢楼主的分享!
n年前得到这本书时,我对藏传佛教了解不多,后来有幸拜见书中介绍的多位上师,而十年间几位老上师已经圆寂!
审视懈怠的自己,惭愧啊!


#16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末学借此机会与师兄们一起来分享上师的有关资讯,以激发末学的出离心和对上师的信心。

以下是陈晓东居士的一段描写,在《宁玛的红辉》中:(注:文章里面的关于大恩上师仁波切的称呼,对现在的末学来说,可能是不敢用的,只是尊重作者的原作,如实引用):

[b]索 达 吉 堪 布

作者 陈晓东居士

身披紫红色粗布袈裟,脚穿暗红色粗纺纱袜,走到汉经堂的门口后,将鞋子脱在门外,站立片刻,待全体起立,中间让出一条通道,遂两手背身后,身板挺得笔直,目不斜视地穿过人群,走到讲台前转过身,面对一屋子学员环视一周,稍点点头,然后坐下。
每天早上八点钟,像闹钟一样准时,像钟表指针的走动一样规范,三十多岁、中等个子的索达吉堪布总是这样一脸严肃地走进汉经堂。
哗。众学员一见老师坐下了,便也跟着在绿色的晴纶地毯上盘坐下来。几百个汉地来的和尚、尼姑及男女居士将汉经堂挤得满满。
汉经堂的正式称呼是“汉僧显密经堂”,为一正方形单层木结构建筑,梁柱上绘着色彩鲜丽的宗教图案,墙上和立柱上披挂着好些红、黄、紫色的布幔,还贴挂着手绘佛像、手绘大佛足、手抄心经、佛语条幅等佛教翰墨,那是四众弟子中的书画艺术家留下的手迹。经堂正前方摆着两排玻璃柜,柜中放满了经书,柜上摆着六七只花瓶,插着绢花。经柜前放着晋美彭措法王和文殊、普贤等菩萨的画像,上披白色和黄色的哈达。两侧供着十多盏酥油灯,还供着净水和水果。在经堂墙脚处,却似乎是另一种面貌,堆着些被褥、锅碗、电炉以及若干瓶瓶罐罐。这是经索达吉堪布批准,有些来佛学院后一时没找到安身之地的汉人,暂且先让他们在此借宿几夜再说。这体现了索达吉堪布对汉族弟子的慈悲,也全方位地发挥了汉经堂为汉僧服务的功能。几年前,五明佛学院建造这所藏地历史上头一个“汉僧显密经堂”时,设计方案拿出来后,在学院里征求意见,没人不赞成专为汉人建个经堂,但大家都觉得不必搞这么大,就这么几十个汉地来的和尚,还是节约点人力物力吧。可法王力排众议,一口咬定,至少这么大不可。现在看来,到底是法王,有预见……
“吽 欧坚 意尔吉 努不向参木,巴大玛 改萨尔 东波拉,雅参 确G革 俄珠布涅……”
堪布用藏语领读起“金刚七句祈祷文”,大家跟着一起念。这首祈祷文的中文意思是:

乌金刹土西北隅
莲茎花胚之座上
稀有殊胜成就者
世称名号莲花生
空行眷属众围绕
我随汝尊而修持
为赐加持祈降临

作为每天正式上课前必不可少的一套仪规,学员们要用藏文念上好几遍“七句祈祷文”、“能赐诸悉地之祈祷文”、“无垢光尊者之祈祷文”、“麦彭仁波切之祈祷文”、“自在祈祷文”,最后以“最后回向文”结束这一天上课前的集体祈祷活动。念颂每一首祈祷文都有一定的音调旋律变化,像是在唱歌,虽然听不懂,还蛮中听的。
每天早上这么念上一轮,大约要化二十多分钟时间。每人发给一张藏汉对照的祈祷文。为了帮助不懂藏文的汉人用藏语念诵,还用汉字给藏语注上了参照读音。要借助毫不连贯的汉字把“欧坚意尔吉努不向参木”这类藏语发音背出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过,不少人因为天天念、常常念,熟能生巧,到后来不看汉语注音,也能有声有调地将祈祷文唱出来了。
接下来,索达吉堪布正式讲课。这段时候他讲的是无垢光尊者造、晋美彭措大法王传授的《大圆满心性休息》引导文和寂天菩萨造原颂、麦彭仁波切释的《智慧品浅释--澄清宝珠论》。
“大圆满”为宁玛派承自莲花生大师的无上密传大法之一,轻易不传,只有具备一定根器且修持到一定程度者,经上师同意,方予传授。来五明佛学院修学密宗的众多藏僧,不扎扎实实打下几年基础,别想求得此法。法王慈悲,念汉人千里迢迢来此学法不易,故对大多数有缘来到佛学院的汉人,给予大圆满灌顶之后,都准予他们修学此法。
我到这里时,索达吉堪布开设的“大圆满”引导文课程已讲了一半,开讲前法王已为听课的学员作了“大圆满”灌顶。
为了取得听课资格,我求佛学院里名气很大的嘎多活佛为我灌了一个“文殊静修大圆满”顶。灌顶后第二天,我早早等候在汉经堂门口,到了八点,索达吉堪布来时,我把情况向他说了,请求准予我听他讲课。他点点头,答应了。
我一来就能听索达吉堪布讲授大圆满,是很幸运的。几个星期后,有一天正式上课前,索达吉堪布忽十分严肃地说:“今天坐在这儿的,好象有新来的吧?你们两个没受过大圆满灌顶,还不能听这个课程,请出去吧!”汉经堂里每天挤满了几百听众,堪布一上讲台就发现了两张新面孔而且了知这两人的法缘,也真够神的。
讲课的内容,还只是“大圆满”的“引导文”,对具体修持方法讲得也比较简略,但按密宗规定,未经上师许可,不可随便向外泄漏,故笔者在此也只能点到为止了。
在汉经堂里,我打听过果贤的消息。两年前我在五台山结识的年轻的出家人,你还在这里么?我就是从你给我的信里才得知这儿的消息并下决心来这儿的呀。有人告诉我,这儿确有果贤其人,是从五台山来的,前一时候到它处云游去了……
有学员下课后问堪布,汉地已出版了不少介绍“大圆满”的书籍,你对此怎么看?堪布表示,这些书里的内容,有真有伪,佛教密宗非常注重上师的加持作用,很多关键的窍诀也都是靠一代代耳传延续下来的,在没有得到上师传承的情况下照书本去练,往往只是盲修瞎练,不可能得到“大圆满”的圆满结果。
索达吉堪布出生于六十年代初期,从小为公社放牛,暗地里很早就皈依了佛门。据他自己说,他很小就对佛有一种天生的感情,喜欢看经书,一经在手就舍不得放下,但那时只能偷偷地看,若被人发现,可就是大逆不道的事了。他在炉霍和甘孜上的学,八二年师专尚未毕业,才二十出头,就奔晋美彭措法王而去,到色达五明佛学院出了家。没几年,他通过了佛学院的堪布资格考试,经法王安排,让他登上了藏经堂的讲坛,为喇嘛们主讲“窍诀”课程,很受僧众欢迎。来佛学院的汉人多起来后,他又受法王托付,负起了为汉人上课的重担。对现代汉语和古汉语他都很下了一番工夫,主要依靠自学自修,达到了相当不简单的程度,他对之乎者也的熟练运用,连今天很多汉人都望尘莫及。他是法王在藏汉翻译和教学上最得力的一个助手,亦是今日藏地屈指可数的一位译经师,近年他化大量时间翻译了大量藏文经论,他的译作且已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半文半白的风格。下面是他的几位弟子刚刚整理出来的他翻译的部分经文目录:
《四臂观音修法》、《麦彭仁波切著上师瑜伽》、《大圆满见歌——妙音乐声》、《三十忠告论》、《大圆满心性自解脱》、《大圆满等性自解脱》、《大圆满法性自解脱》、《心性直指颂词》、《智慧品浅释——澄清宝珠》、《入中论科判》、《莲师七句祈祷文》、《金刚萨垛修法》(伏藏品)、《无上大圆满重要三语窍诀》、《全智麦彭降措之修法仪规》(珍宝库藏)、《时轮金刚之归纳》、《颈袋金刚橛仪规》、《上师发愿偈》、《文殊大圆满》、《札龙——身修气功大乐善道》、《大圆满心性休息颂词》、《大圆满心性休息•三处三善引导文殊菩提善道》、《全智麦彭降措而修深道往生法》、《无垢光尊者祈祷文》、《麦彭仁波切祈祷文》、《大圆满龙钦心髓前行引导文》、《上师略传》、《发心仪规》等。
几十部经论,光是看看它们的名字,也显得洋洋洒洒、颇为壮观了。
索达吉堪布的译文,像开头所引的“七句祈祷文”,便出自他的手笔。在此再摘引一段《大圆满心性修息•1-13品颂词》中的译文,可使读者对这位藏地大译经师半文半白的作品风格更能有所品味:

       本来怙主德雪海,智悲自性难思深, 
       如意如来子生源,敬礼散发利乐云。 
       光明法身尽佛性,无明执故漂此世, 
       夜及烦恼旷野中,疲劳心性今休息。 
       友等暇满宝藏身,六趣之中极难得。 
       犹如盲人获宝库,极喜应修利安乐。 
       何云闲暇及圆满?吾者未生三恶趣, 
       边鄙邪见长寿天,佛不出世及喑哑, 
                                   远离一切八无暇。人身生中根具足, 
       业际无倒信佛法,亦具殊胜五百圆。 
       ………… 

这部“大圆满”的颂词,七字一句,共有三千多句,比起白居易著名的长诗《长恨歌》来,整整长出二十四倍。译经不易,以诗句译经尤难,为译这么一部无垢光尊者的密宗著作,所化精力之巨,可想而知。
我曾问过索达吉堪布,他翻译的这么多经文,可以拿到汉地公开出版吗?他回答:除了《三十忠告论》等少数经文可以公开发表,目前大部分不宜公开出书。他将藏文经论译成汉文,直接的目的是为了在佛学院里给汉族弟子上课的方便,决不带有任何追名逐利的个人动机。早几年他为汉地学员讲课时,把自己翻译的经文抄写在黑板上,让下面的听众抄阅。后来学院有了一台信众捐赠的复印机,他这才把自己的译稿复印出来,每个学员发给一份。他为学员讲授密宗经典,不取分文报酬,相反耗用了自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平时不苟言笑、一本正经,据他说这是因为他修持的本尊是一位愤怒神,日久年深,本人便在形象、习惯上越来越跟本尊合二为一了。很多汉地学员对这位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上师崇敬得五体投地。
堪布提到的《三十忠告论》,为宁玛派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无垢光尊者造,堪布是在九五年中秋之夜,以对仗的诗体式将它译成汉语的,共132行,包括劝诫独自安居、调伏自心、精进修持、远离散乱、言谈平和、不堕边执等三十条“忠告”。下面摘录开头部分,以飨读者:
法界遍空智愿大云中,善降大悲之光甘露水,
令熟所化田中三身芽,敬礼胜宝救主上师足。
虽由愿力传承师摄收,自不精进无义耗此生,
思维圣行自懊他亦然,劝心生厌说此卅忠告。
噫呀!种种方便摄收众眷属,虽具顺缘主持寺庙等,
纠纷之源自心贪执因,独自安居即是吾忠告。
诵经祈福以及降魔等,虽自功德传扬人群中,
为贪食财自心被魔使,调伏自心即是吾忠告。
…………
有一天,我在索达吉堪布堆满藏、汉书籍的小屋里,请他扼要谈谈对密宗红教的见解。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宁玛派以显密经义为纲,其最大的特点是在修持方法上有许多殊胜之处,有不少依法修持的窍诀,在对上师的传承上也有其自身的特点。”他又说:“在宁玛派的修行者中,从古到今,出了不少高僧大德,不少人成就了光身、虹身,涅盘时出现身体缩小、离地而去等等瑞相。我本人对宁玛派的研究和修持亦可说已有很长时间,切身感受到宁玛派的修法确实极为殊胜,不由得不让人生起坚定不移的信心来。”
他跟我说这些时,双目如炬,眸光闪闪,我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扑面而来。听说他夜里很少睡觉而又精力过人,他随口说出的话常常带有惊人的预见性与准确性。我相信他在见地上早已超越了凡躯俗体的束缚,他的不寻常的智慧正来自于他不懈的修持,坐在我面前的,不就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学贯古今的现代成就者么。 [/b]

祈 请 住 世 文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著)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愿以发心皓月之光明
五浊黑暗消于法界中
由喇荣汉僧法会的所有弟子,郑重请求写此文。但堪布本人特别遮止故,吾者无计奈何时,心中顿显此偈于十七胜生丁丑年公元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八日,阿旺罗珠宗美善言也。

索达吉堪布长寿祈愿文(第十七世大宝法王撰)
喇 荣 堪 布 索 南 达 吉

     无 量 寿 莲 生

    特 胜 度 母 众

    令 师 寿 坚 固

    教 众 愿 成 办

应中国内地汉族四众弟子之祈求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乌金钦列多杰书于菩提迦耶金刚座圣地

公元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五日


#17
  看到早年这两篇大家比较熟悉的描述,依然心中非常感动。想到我们的这位上师,对我们个人及对如是之多的众生的恩德,心中的慨然和崇敬无法用语言表达。随喜楼主让我们重温了往昔的一幕,相信楼主让多少人生起信心,楼主相续中的信心就会有多少增上。

[b]信心,是上师所传的佛法能融入我们心的最关键的要素[/b]。我们即使四处猎涉大德们的开示,但只要我们的信心不足够,大德们的开示对相续的作用就会小。

[b]依靠这样的信心,我们才愿意和能够改变自己的行为[/b]。否则,我们即使再了解阿弥陀佛六时之中对我们的起心动念无所不知,也很难下决心诸恶不作,众善奉行。

这也为什么信心是我们最终能通向实相之路的钥匙。

#18

顶礼上师三宝!

感恩辅导员法师的开示!

无尽顶礼供养皈依至尊大恩上师喇嘛仁波切!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愿以发心皓月之光明
五浊黑暗消于法界中


#19

[quote=“圆慧-clx347, post:16, topic:53387”] 索达吉堪布的译文,像开头所引的“七句祈祷文”,便出自他的手笔。在此再摘引一段《大圆满心性修息•1-13品颂词》中的译文,可使读者对这位藏地大译经师半文半白的作品风格更能有所品味:

       本来怙主德雪海,智悲自性难思深, 
       如意如来子生源,敬礼散发利乐云。 
       光明法身尽佛性,无明执故漂此世, 
       夜及烦恼旷野中,疲劳心性今休息。 

[/quote]

看到大恩上师早年的翻译,忍不住希望与大家分享后来修改过的译文:

                本来怙主功德海,智悲自性不可测,
                诸佛佛子如意源,顶礼散利乐云者。
                光明法身净佛性,无明执故漂此有,
                业及烦恼旷野中,疲劳心性今休息。

#20

谢谢楼主的分享!至诚顶礼上师!!!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愿以发心皓月之光明 五浊黑暗消于法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