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师,莲师!


#101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師七句祈請文的由?砗鸵饬x

                    第七世南開寧波仁波切開示     ?埢菥昃邮糠g

   �  听法之前首先要生起菩提心。心中要想為了利益等虛空的如母眾生,自己要迅速證得佛陀的果位,因為這個緣故?硖勆跎畹慕谭ǎ勚幔�要如法修行。像這樣 的動機不只在听 聞佛法前生起,平常做任何行持,即使只頂禮一次,也都要具有這樣的動機。因為菩提心是獲得佛陀果位最主要的因,所以要是具有菩提心,那麼我 們所行的善,雖然很小,也能夠給予我們?V大無邊的利益。

                          壹、�?師七句祈請文的由?�

   �?花生大士為三世諸佛之總集,其祈請文有很多,當中最為殊勝的就是�?師的七句祈請文。過去在印度那瀾陀大學,曾有500位各個通達因明及聲明的外道導師?淼侥菫懲哟髮W和佛教的班智達們辯論,那時佛教的班智達們沒有辦法回答外道們的問題,佛法就現出有點衰退的景象。某晚班智達們,作了相同的夢,夢到Shiwa Cho空行母對他們說:「我的兄長叫做多傑托千宙, 他住在印度蒙巴尖的屍陀林,如果你們不去迎請他?恚鸾叹蜁乃ネ恕!箟艟持邪嘀沁_們回答:「因為路途遙遠,又不好走,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迎請他?怼!�  枙r空行母回答:「其�??K不難,只要你們在大殿的頂上擺上豐盛的供品,?K且以七句祈請文?砥碚垼屈N他就會?淼健!轨妒悄菫懲拥�500位 班智達就依空行母的授記,擺上豐盛的供品,?K且一致地念頌七句祈請文?硐蛏?師祈請。當他們祈請時,剎那間�?師就?淼搅四菫懲訉W院,?K和五百位外道辯論,�? 師以教理引經據典破斥他們,除了辯贏外道外,�?師?K以神通力降服了他們,使其歸入佛門,而使得當時印度的佛教更為興盛。

   七 句祈請文是空行母們用?碛埳?師參加薈供輪的祈請文。在伏藏中提到,�?師在法身境中現報身的因緣,也是因為空中自然顯現出七句祈請文,而現出報身。還有在 伏藏中也說到�?花生大士?淼结屽饶材岱鸬臏Q土,也是因為空行母以七句祈請文迎請,所以才自阿?浲臃鹦闹谢F�?花生,?淼饺碎g。所以伏藏寶藏中,祖師們也都 說到,只要我們具有堅定且?娏业男判模瑢W⒌囊云呔淦碚埼南蛏?師祈請的話,加持就會很快的降臨在自己身上。
   
   �?師在西藏時,將七句祈請文傳給了25位 弟子,之後為了利益未?淼谋娚蛯⑵呔淦碚埼穆癫仄�?恚釋か@出的伏藏寶藏裏大都有七句祈請文。七句祈請文是�?師親口所說、所傳的,要是我們能以堅定 而?娏业男判�?砟钫b七句祈請文,�?師就會像母親� 到自己孩子的哭聲般,非常不忍的立刻?淼胶⒆拥纳砼砸粯樱�?淼狡碚堈呙媲啊�

貳、�?師七句祈請文的意義
南開寧波仁波切稍就七句祈請文的意思作以下解釋:    
   因為共有七句,故稱七句祈請文,開始的「吽」字就是�?花生大士心的種子字。七句祈請文涵意是極深極?V的,所有一切教法的涵意都含攝其中,因此要完全了達七句祈請文內外密的涵意相當困難的,就連頂果法王也曾說過,他也無法將七句祈請文的涵意完全說出。

   首先,第一句「鄔金剎土西北隅」,鄔金是密咒乘教法的出處,也是空行母所在之地。鄔金這個地方的西北方有個叫達那郭夏湖,湖上有很多�?花,依吉美林巴的講法,在藏曆 六月十日 ,?陌�?浲臃鹦闹形骞山饎傝频摹干丁棺郑殴獾竭_那郭夏湖中最大一朵�?花上,�?花生大士就在�?花上化生。所以第二句「降生�?花胚臺上」。
   後 ?恚?花生大士被因渣菩提王帶回王宮,授予他太子之位,但�?花生大士?K未掌管國政,他捨棄王位,離開王宮到八大寒林中修行。他的行?蕉际且烂苤涑�?硇谐� 的,通達五大明、五小明,若想詳細瞭解可參閱�?花生大士傳記。無論他的修行事業或利生事業都是非常稀奇稀有的,所以在第三句講到「稀有得證妙成就」。�?師所行是甚為稀奇罕有的,而這稀有得證的人是誰呢?他就是為世間人所熟知,獲得了究竟佛陀果位的�?花生大士,所以第四句為「世稱聖名�?花生」。
   
   第五句「無量空行眷圍繞」。在�?花生大士周圍圍繞的就是無量的空行眷屬,?耐獗砩峡�?恚孟裆?花生是主,周圍眷屬是?膶伲鋵?在他周圍的空行眷屬就是�?花生智慧的展現,和他是一體的,?K無主?牡姆謩e。以上幾句是皈依境的觀想。
   第六、七句「我追隨你後修行、祈加持故請降臨」是為自利而向�?師祈請的文句,意為祈請具有不可思議功德的�?師,請賜給我所有一切的成就。
 
其次,祈請文還講到五圓?M:
   第一句:所講的是處圓?M。「鄔金」所隱含的涵意即是心的�?相。而「西」代表的涵意是「輪迴」,「北」則是「清淨、涅槃」的意思,導師釋迦牟尼佛在藍毗尼降生時,一生下就向西方走七步,意思代表「斷三界輪迴」;之後朝北走七步即�?證大菩提的意思。
   而藏文中的「西」除有「西方」的意思之外,還有「沈沒、沈溺」的意思;而北方的「北」除有「北方」的意思外,還有「清淨」的意思。故「西北」有「將一切垢染障病清淨」的意思。隅-「西北隅」的意思是不在西也不在北,是在西北的中間,即不住輪迴、也不住涅槃,超越了輪涅二邊。

   第二句講的是時圓?M。具瑪-「�?花」之意。�?花出污泥而不染,故其代「法界境」的意思。�?莖-「莖」代表的是「無二」。《入中論》提到:「境無生」,故分別外境的心自然不會升起,月稱論師希望大家能�?證了知?K通達這層的意思。
   第三句所講的是法圓?M-因�?師依密咒乘教法修行而獲得最高的成就。「稀有」-如果以白話?碇v,就是「非常奇怪、非常稀奇」。整句意思是指無二的智慧、諸法的�?相,卻不是能所二相的心所能證得、所能知的。如果我們透過修行就能證得本具的智慧,故接下?碚f「得證妙成就」。「妙成就」指的是殊勝不共的成就,而證得不共的成就就是佛果。

   第四句指的是導師圓?M。�?花生代表不共成就的佛果和「如?聿亍怪皇敲Q的不同,意思是一樣的。就如同我們常說「桑傑」(藏文佛的名字)。「桑」是?臒o明睡夢中醒?淼囊馑迹瑐苡小富ㄊ㈤_」的意思,即代表證得的功德開展到圓?M,故以�?花生?肀硎尽阜稹埂�
   
   第五句指的是眷屬圓?M。「無量空行」-代表俱生光明所展現出?淼奈宸N智慧,名稱有五種智慧但�?質只有一個。    
   第六、七句-�?花生大士您所指示�?證之後的道路,九乘的教法,我今依您所指示的,首先� 聞,?K思惟之後,依了知的意義去修行,我就能�?證到智慧,�?證到智慧即�?師加持的降臨。以上為七句祈請文簡單的涵意。    
   
   如 果此生均能專注修持,死後即能進入�?師心中。�?師為諸佛總集的體性,在�?師的伏藏寶藏中提到,在末法時期,�?師慈悲加持的速度比諸佛還快,在這一世,若想 身體無病痛,向�?師祈求,就能得到救怙;又如想求財、求長壽、除障等,只要依止祈求,亦能得到?M願。或許有人認為求財修�?師無用,其�?這是不對的,只要依 止�?師,亦能?M願。
   
   �? 師曾說過:「修我修到成就時,等於修成一切佛的成就;見我等於見到一切諸佛。」總之,釋迦牟尼佛、阿?浲臃稹⒂^世音菩薩等及印度八大持明者和八十大成就者 與�?師均無差別。故要�?證,唯有上師相應法,除此外別無他法。所以在任何時刻都要專注的以七句祈請文向�?師祈請,如此對此生和?砩傻玫綗o邊利益,這是 毋庸置疑的。    
   若 無時間修其他法,只要修七句祈請文就能如一味藥可以醫治所有的疾病一樣。但若只是嘴裏念念,這是不夠的,要對�?師具虔誠恭敬心,如此專注的祈請,定能得�? 師之加持與成就。在過去、現在都一樣,有很多上師和修行人親見到�?師,這是最上等的,中等的是有好的覺受生起,下等者也在夢中見到�?師,得�?師的授記和加 持。而單靠聞思是不易得到解脫的,除了聞思外,還要有修,三者是互補的。修時定要依止一位本尊,如過去的龍樹、寂天菩薩亦都有依止的本尊,像這樣專注地向 �?師祈請,�?師心與我合一,則走在解脫道上就不會那麼艱辛困苦。對�?師要有全然的信賴和絕對的信心,但只依信心和虔誠還是不夠,在任何時刻都要深信�?師是 不會欺騙我的。而且要相信�?師和自己的根本上師是無二無別的,要依此信心?硇蕹帧�    
   因為我們現在與根本上師的關係非常親近,我們又能夠經常見到根本上師,所以他的加持很快就能進入我們的心續。過去有位甘珠仁波切的事蹟,他修持的覺受讓他 ?淼搅松?師的淨土,當時有許多勇父空行?碛铀瑤ьI他四處看看?K參見�?師。那時他心想�?師不知長成什麼樣子,待他?淼綄m殿中,坐在寶座上的竟是他的上 師,而勇父空行介紹說,座上的上師即為�?花生。可見�?師與上師是無二無別的,希望各位能夠如法修持。[/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gv-8.pdf (70.3 KB)


#102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莲师七句祈请文,是藏传佛教世界最广为人知的祈愿文,字字句句充满不可思议的力量及深刻意义。

White Lotus:

An Explanation of the Seven-Line Prayer to Guru Padmasambhava

白莲花 :莲师七句祈请文阐释

蒋贡米庞仁波切 著

莲花光翻译小组 英译

项慧龄 中译

橡树林 出版

序 言

 
在我们的身处的世界上,释迦牟尼佛是佛教教法的起源。在经典中,释迦牟尼佛对众生的无比慈悲,以及他带领一切众生达至圆满自在的愿望,因而被赞颂为此贤劫千佛中的一朵白莲。

在释迦牟尼佛入大涅槃之前,他曾预示,莲花生大士将延续他的佛行事业,弘扬护持他的教法。在藏传佛教中,莲花生大士常常被指称为「咕噜仁波切」(或「上师仁波切」),即殊胜珍贵的上师之意。

在伟大住持寂护大师(又称为「静命」)的建议下,西藏法王赤松德赞邀请莲师入藏,大规模地传布教法。莲花生大士把西藏和整个喜马拉雅山区变成一片圣地,使得佛法在印度销声匿迹后,仍然得以在此地发扬光大。由于莲花生大士的加持力量,不只是宁玛派的口耳教导和伏藏教导,连藏传佛教其它学派的教法和修行法门,都得以繁荣兴盛,并且一直完整地保存到我们的时代。所有对藏传佛教传统感兴趣的人,都应该深知我们对莲花生大士有所亏欠。

莲花生大士是一个圆满的上师,是那些希望在修道上有所进展的人的指引。所有针对莲花生大士所做的祈请文,都具有重大的价值。在这些祈愿文中,七句祈请文肯定最为重要。它不只是力量最强大的祈愿,其字字句句都充满了深刻的意义。由于米庞仁波切了不起的智慧和博学多闻,我们才能看见这本论释,我们可以透过各种不同的方式来了解莲师七句祈请文。这部论释显示,此一珍贵殊胜的祈愿浓缩精简地包含整个密咒乘。

不论我们属于哪一个修行阶段,是初学者或其它,莲师七句祈请文应该是我们时时刻刻的伴侣。它如同开启一座教法宝库的金钥匙。最重要的是,念诵七句祈请文是迎请莲师的最佳方式,如此我们可以安住在莲师面前,对他生起虔敬心,进而领受他的加持。

吉美钦哲仁波切

二00六年写于法国多荷冬(Dordogne)

英译者导言

此处所翻释的论释,不寻常又稀有。即使在宁玛派内,除了这部论释的作者米庞仁波切的直接教法传承外,鲜少为外人知。我们在祖古贝玛望贾仁波切( Tulku Pema Wangyal Rinpoche)传法期间,领受到这部论释的口传与阐释。祖古贝玛望贾仁波切从他的父亲甘珠仁波切( Kangyur Rinpoche)领受到这个教法,而甘珠仁波切则从米庞仁波切最亲近的弟子之一噶陀锡度却吉嘉措(Kathok Situ Chokyi  Gyatso)那里领受这个教法。尽管这部论释稀有罕见,但是其主题——莲师七句祈请文,却是藏传佛教世界最广为人知的祈愿文。凡是莲师受到崇敬之处,七句祈请文就会受到人们的珍爱和念诵,在佛教于西藏萌芽阶段即兴起的宁玛派中尤其受到重视。这是针对莲师所做的首要祈请文。莲师被视为一切皈依的体现,所有证悟者的化身,以及藏传佛教传统所有后继之大师和上师的典范。在宁玛派中,没有一座修法、没有一种禅修、没有一个仪轨,不是以念诵三次七句祈请文做为起始。而且如我们可以从这本论著的后记了解到,修行者投入数个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来持诵七句祈请文,累积大量的持诵次数并不是一件非比寻常的事情。

对许多西方人士而言,即使对那些受到藏传佛教吸引的人来说,莲师似乎是一个不可思议、如谜一般难解的人物。根据记录,来自乌迪亚纳(或许是位于现今巴基斯坦境内的一个地区)、身为密续佛教大师的莲师,在西元第八世纪造访西藏,因此几乎没有什么重大的理由可以怀疑莲师的史实性。然而关于莲师的传统文献,其中包括数本未经删节的传纪,充满了我们平常会联想成为传说和神话的那种奇迹。[1]让我们简短地回顾莲师重要的生平事迹,以及他和西藏及西藏人民的关系。

 
莲 师

根据西藏编年史的记载,当西藏国王赤松德赞希望在他的国家奠定佛教教法的时候,他所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即是邀请伟大的比丘兼学者寂护大师入藏。寂护大师是规模宏大的那烂陀佛学院的知名住持,在当时,那烂陀佛学院是佛教国印度的荣耀。寂护大师抵达西藏后,努力教导国王及子民。他开始在桑耶兴建寺庙,授戒第一批比丘,并且展开佛教经典的翻译工作。然而,他的努力未达成功。他遭遇来自西藏贵族和皇室大臣的强大反对力量,这些人的心和兴趣在于他们本土宗教的信仰和修行法门,而这个宗教即是西藏信仰鬼神的异教。尽管这些人具有强烈的敌意,然而寂护大师觉得,最大的反对力量完全不是来自人类,而是来自神本身。寂护大师这个外来阿阇黎的出现,打扰妨碍了西藏本地的神祇,他的教法将会废除供养他们的血祭,破坏他们与西藏这片土地和人们的连结。这些神祗发起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天灾来展现他们的暴怒。寂护大师推断,直接处理适些神祗,用魔法对抗魔法乃是唯一的解决之道。他坦承这种英勇之举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于是建议国王寻求佛教密续大师、具有无碍力量的瑜伽士莲花生大士的保护。

伟大的莲师按时抵达西藏,并且应西藏国王之请,把西藏转化成为一片佛土。如寂护大师所预测的,莲师的首要任务是调伏众神,以及顽强傲慢、统领天下的鬼灵。根据传统的说法,当莲师在西藏境内不同地方的许多场合对抗和击败这些鬼神时,并不是用摧毁或驱除的方法,而是用他的威严来压倒他们,使其顺从他的话语。据说,许多鬼神因而皈依莲师。他们进入佛法之门,成为佛教徒。其它比较不肯顺从的鬼神则受到莲师瑜伽力量的制伏,誓言护持佛法。因此,在平息鬼灵世界之后,莲师自由而无碍地传播佛教教法,尤其是金刚乘的教法。据说,为了达到传播教法的目的,莲师彻彻底底地加持西藏整片国土,其彻底的程度没有一个地方不曾被他的圣足碰触过,没有一块土壤不充满莲师的加持。

这不是人们第一次试图透过超自然的手段来改变西藏的宗教信仰。根据西藏文献的记载,在莲师应邀入藏的数个世纪前,西藏国王松赞干布曾经建造一整个寺院网络,这些寺院都座落于风水要地之上,目的在于约束难以驾驭的国家;他把西藏想象成一个伸展手脚躺在地面上的巨大女体——仰躺的食人女妖。典籍告诉我们,这个方法发挥了一时之效,佛教教法开始传布生根。然而,这些散布在西藏各地、用来「镇伏国界」的寺院难以维系。在松赞干布过世后,这些寺院荒废失修,佛教修行也开始消失式微,并被旧日的阴影入侵取代。据说,莲师为了防止他离开西藏、王朝瓦解之后可能发生的类似衰微,于是封藏伏藏教法,提供西藏未来的世代使用,而这些教法将由莲师亲近弟子的转世取出。这些伏藏教法曾经是、也仍然是宁玛派教法和修行的重要特征,也是莲师造访西藏所留下最不可思议的遗产之一。伏藏教法也扮演保护密续修行法门所仰赖的口传传承的角色,并且一直是使教法一再重振复兴的手段。

藉由莲师改变西藏人与非人居民的宗教信仰,以及藉由莲师加持的力量,他把西藏和整个喜马拉雅山区创造成为一片受保护的土地,使得经与续的研究与修行,能够不间断地兴盛一千年。在佛陀的教法在其发源地消失之后,这些教法仍然在西藏和整个喜马拉雅山区活跃达数世纪之久。在西藏历史的不同阶段,创建新学派和传承的其它伟大上师,扩展并丰富了这个虽然经历迫害和时间的流逝、却仍然保持完整的传统。这些大师即是在此既有传统的基础上,建立新的学派和传承。这些大师及其教法之所以能够繁荣兴盛,也要归功于由咕噜仁波切的加持所创造维护的环境。咕噜仁波切和西藏命运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密切,因此当咕噜仁波切为了保护西藏所设计的特殊仪轨受到忽视时(这是由于第十三世喇嘛尊者过世后、第十四世喇嘛尊者继任之前的过渡期,派系不容的情况大为恶化之故),许多西藏人视其为大难领头的前兆。[2]

我们进一步阅读咕噜仁波切传统的生平记述时,我们发现,尽管咕噜仁波切在西藏和邻近地区所展现的事迹有多么伟大胜妙,都难以道尽他的事业。根据传统的记叙和密续中的授记,咕噜仁波切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显现,是在释迦牟尼佛灭入大般涅槃后不久,他以一个美丽孩童的身相显现,坐在达那科夏湖内    一朵庄严的莲花上。他被当地国王因札菩提收养,在王宫中长大。成年时,他从阿难尊者那里领受比丘戒。在后来的阶段,他修持金刚乘的法门,尤其是大圆满教法,并且达到「大迁虹身」的成就,他的人身转化为光,永远不死。[3]等到他在西藏遇见赤松德赞和寂护大师时,按照人间的计算方式,他已经超过一千岁了。

他的事业也不局限在这个世界。据说,他曾经造访许多不同的世界体系,教导当地的众生。在他长远的生涯中,他根据众生的需求,以许多不同的形相显现,其中包括八大神变和无数小神变。最后,他在西藏完成任务后,前往罗刹居住的妙拂洲。根据古代印度宇宙观,妙拂洲师位于南瞻部洲西南方的一个附洲。南瞻部洲即是我们身处的世界,座落于宇宙中轴须弥山的南方。即使故事说到这里,仍难以道尽莲师的事迹。莲师永远记得西藏这片土地,以及散布世界各地、充满信心的弟子。莲师定期造访他们,尤其是在阴历初十和二十五日,乘着日出和日落的光芒从妙拂洲前来。

这个对咕噜仁波切生平事迹所做的简短记述,原本应该是要祥加说明,而不该因为当代人对这个议题的敏感程度而有所让步。在藏传佛教的传统中,一般人都相信关于咕噜仁波切的生平。此外,对咕噜仁波切的虔诚追随者而言,不论是宁玛巴或其它学派,他不只是一个历史人物,一个来自过去、受人怀念的英雄。他是当下的真实,时时刻刻受到人们的唤请。人们毫不犹豫、自然而然地预期他会直接介入日常生活事务。当喇嘛传授教法时,甚至于寻常人的对话中,都会提及咕噜仁波切的生平事迹。而他所展现的奇迹,以及他显现在圣哲和瑜伽士面前的种种,都彷佛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事实上,其中一些确实是最近才发生的。

对西方人士而言,面对这个活生生的传统,可能会令人感到困惑费解。对我们而言,这些事件似乎是虚构的神话,因此,当我们和那些相信这些事件是真实的历史描述的人互动时,我们会感到不安。藏传佛教徒对咕噜仁波切毫不保留的信心,对我们的思考方式是一种挑战,因此,我们可能会采取各种不同的策略来适应这种可能会令人感到不自在的情况。举例来说,我们也许会告诉自己,他的生平细节——他从莲花中出生、他的不死和超凡的力量,并不是宗教教义。它们不是需要盲目地、毫不质疑地赞同的宗教信仰。当我们专注于更重要的佛法面向时,这些肯定可以被放在一旁。我们可以把咕噜仁波切的生平记述视为一种象征,他从莲花中出生,只是一种以充满诗意的方式来表达化身的教义;而他骑乘在光线之上,事实上是指妥噶修行法门的净相等等。我们用这个简化的论点来解释被人们视为荒诞古怪、不可能是真实的事件和行为,然后将其重新公式化,使它们在知识上比较容易被人们接受。

到某个程度,这个程序是可理解的。然而,当我们把宗教的概念简化到一个层次,只用我们目前对世界的了解来加以诠释时,就会有风险。对那些把佛法当做心灵改革手段的人而言,用这种方式来稀释、删节教法,并非明智之举。这种的结果是,我们发现自己无动于衷,没有改变,并且坚信唯物主义的想法,而佛法所扮演的角色正是要转化这种唯物主义的想法。这种对咕噜仁波切的描述,明显地影响那些用开放的态度和信心接受它们的人,而我们却让自己对这种力量免疫。我们无法否认,所有过去伟大的瑜伽士和所有当今的伟大上师,都透过在一种世界观内修行而获致了证悟。在这种世界观内,他们从不觉得有必要去质疑我们之前所描述的咕噜仁波切的生平事迹。这个事实应该让我们停下来,或许让我们不急着把咕噜仁波切的生平事迹视为民间传说。这种简化的问题在于,人们试图对传统的记述有更精密复杂的诠释,但所得到的结果不是对佛法的意义有更深刻的内观,反而是产生唯物主义的修行态度。

然而,这不是我们面对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和态度。我们或许需要行走在一条介于天真轻信和自以为是的怀疑论之间的窄索上;天真轻信和自以为是的怀疑论,都关闭了我们更深入了解佛法的大门。举例来说,我们或许难以相信咕噜仁波切抵达西藏时已经一千岁,或他仍然活在须弥山西南方的一个小岛上。但是有一件事情似乎是肯定的:如果我们打从一开始就决定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就永远无法了解任何事情。当我们面对神秘而不可思议的事物时,保持一种开放探索的态度,而非以所谓现代看待事物方式的名义加以排斥,会是比较有益的(肯定比较有趣)。

想克服我们因狭窄机械的宇宙观,而不愿意赞同难以理解的事件发生的可能性,西藏传统的直接觉受无疑是有帮助的。在藏传佛教的世界中,凡俗存在的藩篱被冲破,奇迹涌现的时刻确实会发生。即使现在,仍有文献详细记录喇嘛们从岩石或湖中取出伏藏教法,或曾经造访「隐密的土地」。即使在最近几年,也有许多人亲眼目睹一些瑜伽士在他们死亡的时刻展现虹身,他们的肉身融摄入光中,只留下毛发和指甲。许多西方人士即使没有亲身体验这样的奇迹,但是他们已经感受到一个伟大的上师对他们的觉知所带来的影响。举例来说,花时间亲近甘珠仁波切,等于是进入任何奇迹都可能发生的领域。

 
上师相应法和七句祈请文

在提到上师相应法(或上师瑜伽)或「与上师之本质双运」的修行法门时,人们或许最能够领会七句祈请文的重要性。虽然在佛教教法的所有层次都提及上师的重要性,尤其金刚乘更强调寻找和服事具格的上师,乃是成功实修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上师相应法的目的是在清净和加深弟子和上师之同的关系,属于前行法之一。当修行者进入密续修道更进阶的层次时,上师相应法仍然保持其重要性;事实上,其重要性增加了。根据顶果钦哲仁波切所说的话,对上师生起虔敬心,把自己的心和上师的证悟心融合在一起,「对所有修行法门来说是最重要且最必要的,而它本身也是达致证悟最可靠、最迅速的方式。」[4]但是,上师究竟是什么?我们或许最容易从佛性的背景脉络来了解上师这个重要人物的本质和重要性。

我们常常就积聚功德与智慧二资粮来说明心朝向证悟的进展。功德与智慧二资粮相对应于世俗和胜义两种菩提心,这两种菩提心则分别是慈悲与空性智慧的修行。据说,此二资粮会带来成佛的「果」。然而如教法所强调的,我们应该了解,修道的究竟目标并不是合成的或最近制造出来的,也不是某件取得或养成的事物。或许我们说证悟是实现或发现某件已经存在于心中的事物,是比较正确的说法。

此某件事物,这个「元素」,即是所谓的「佛性」,是最秘密的心性,一直没有受到迷妄、染污和轮回痛苦的垢染。《宝性论》中举出许多例子,说明佛性为什么一直是隐藏的,长久被埋没遗忘,甚至深藏在最迷妄、最恶毒的众生心中。心朝向证悟的长久而渐进的过程,即是在去除障蔽。这些由业和烦恼所制造的障蔽,隐藏这内在的宝藏,如同一块被埋藏在地底的精炼黄金一般,这个宝藏已经是圆满无瑕,具足所有证悟的功德。佛性即心性,不会因为轮回状态而有所损坏,也不会因为证得涅槃而有所增益。

当我们思量发掘佛性的长久过程时,记住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根据佛教的教法,外在世界和观察这个外在世界的心,并非两个完全独立的领域,而是紧密相连的。简言之,众生所觉知的那种现象,极为仰赖众生之心的内在条件。就某种程度而言,世界是「心造的」这句话是真实不虚的。随着心的进化,隐藏佛性的染污障蔽透过生起正面的念头和行为而减少,我们就会从外在世界觉察出改变,佛法的征相因而开始显现。

在早期阶段,这或许只不过是短暂地注意到佛教教法的象征物品,举例来说,风马旗、一张舍利佛塔的照片、一张引人注目的佛陀图像、一篇耐人寻味、关于尊者喇嘛的新闻文章。渐渐地,我们对佛法的兴趣变得更清晰,最后,我们将有机会遇见教法。我们将会和佛教的修行者及上师相遇,而且因为他们的缘故,我们将有可能进入修道,从事修行。所有这一切并不仅仅是机缘巧合。佛法在我们的外在世界出现,以及佛性从内在增长,或更确切地说,从内在开展,这两者相互对应,如同回音一般。最后,在经过一段漫长的准备期之后(这个准备期可能会延伸数个生世),一位真正具格、具有圆满了证和证悟善巧的上师,将会在弟子所处的环境中出现。弟子因为具有大量累积的正面心灵能量或功德而产生的灵修习性,而能够觉知这样一位上师的眞正质量。之后,随着障蔽被进一步地移除,上师的慈悲和加持,弟子清净、真诚无伪的虔敬心将会相遇,并且这样的时刻将会到来:上师能够直接指出心的真实本质,弟子也能够首次认识心的真实本质,也就是佛性。在这样的背景脉络中,佛性通常被称为内在的上师或究竟的上师。如顶果钦哲仁波切所说的:

在究竟的(胜义的)层次上,上师即是我们自己的心性,其本身即是佛性,如来藏……藉由外在或相对的(世俗的)上师和他的口诀教导,我们能够为自己带来内在的或究竟的上师的了证,而其本身即是明觉。[5]

我们或许可以说,在弟子的觉知中,这样一位眞正上师的显现,乃是弟子最终、最圆满的佛性投射成为外在的觉受。这是一个漫长的、趋于会合过程的顶点,在这个过程最后,外在和内在的上师终于会合在一起。在这个时刻,弟子从内在认识心的本质,外在则体验到一种任运的、非造作的信念,相信他或她的上师确实是佛。内在上师的面容被揭露,上师和弟子的心无别地融合在一起。在过去伟大修行者的生平事迹中,我们可以发现许多关于这种非凡事件的记述。

对宁玛传承而言,咕噜仁波切是这样一位上师的典型,一位能够直接把弟子放在证悟状态中的「完美上师」。事实上,他是我们自己的佛性。伊喜措嘉会经说:「把上师观修为你明觉的光芒。」[6]毫无疑问的,这是咕噜仁波切在这个世界显现为这样一位了不起的人物的原因,完全超越凡人的限制。他内含所有自生智慧的证悟功德,即我们一直存在、超越时间与空间限制的佛性。正如在伊喜措嘉的传记中,咕噜仁波切对西藏国王赤松德赞所宣布的:

从胜妙吉祥的莲花田,

没有处所或方向,无处可寻,

一个光球,

阿弥陀佛离于生死之金刚身、语、意,

降至一朵莲花之上,

独立自存,未经雕琢,

漂浮在广大无际的汪洋,

从此有了我。

我无父、无母、无传承,

我乃胜妙自生。

我从未出生,也将不会死亡。

我是证悟者,

我是莲花生。[7]

有一些人受到佛教教法的吸引,但是尚未遇见一位完全合格的上师。另外一些已经遇见具格上师的人,或许仍然需要升华他们看待上师的方式,直到上师和弟子之间的关系变得如我们之前所描述的那般充满意义。直到那个时刻降临时,上师才会鼓励弟子把咕噜仁波切当做观修之所依来修持上师相应法。这个技巧包含观想咕噜仁波切,迎请他前来,念诵祈愿文和咒语,观想自己领受他的加持,观想自己的心和咕噜仁波切的心融合在明晰、了无概念的明觉状态中。[8]

如果修行者在今生已经对自己的上师具有足够的信心,那么他们以自己的上师为修持上师相应法的对象,观想上师平常的样子,当然是可能的,而且非常有效。但是这种信心——完全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犹豫所染污的信心,是极为罕见的。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修行者被鼓励去观想自己的上师为咕噜仁波切的身相,并且视上师和咕噜仁波切是无别的。据说,藉由如此观想,可以移除阻碍修行者把自己的上师眞正觉知为佛(不同于仅仅相信上师为佛)的障蔽和疑虑。最后但绝不是最不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上师相应法常常要求禅修者也要把自己观想为一个尊贵的身相,举例来说,观想为伊喜措嘉,以金刚瑜伽女的身相显现。[9]这么做的理由在于,上师相应法是一种圆满的上师和圆满的弟子相遇的禅修「预演」。如我们之前所描述的,在这个究竟的相遇中,修行者揭露和认识了佛性,也就是内在或究竟的上师。[10]

当咕噜仁波切在上师相应法中扮演核心角色时,我们就能够轻易地领会七句祈请文的重要性;这是胜妙且充满力量的迎请,总是能够万无一失的迎请咕噜仁波切前来。七句祈请文不是一般的祈请文,而是如同咕噜仁波切本身一般,从另一个领域显现。正如同咕噜仁波切不需要双亲的神奇自生,据说,七句祈请文也是在没有作者的情况下任运显现,是「不坏之究竟实相的本然共鸣」。空行母首先听闻七句祈请文,并且加以善用。当需求生起之际,空行母们便把七句祈请文传授给人类世界。

上师相应法(当此法以咕鲁仁波切为基础时)和七句祈请文紧密相连。正如同上师相应法在金刚乘修道的每一个次第都保持其重要性,七句祈请文在上师相应法的所有层次都显得意义重大。就外在层次而言,七句祈请文记录了咕噜仁波切的出生和起源地,庆祝了咕噜仁波切的成就,并且恳请他赐予加持。就内在层次而言,七句祈请文的每一个文字都富含意义,提炼出整个金刚乘的精华。七句祈请文如同一颗美丽动人的多面宝石,吸收并集中了整个修道的光芒,然后反射出灿烂的光辉。

至于这本论著的起源,蒋贡米庞仁波切在后记中指出,有一个事件突然触发七句祈请文的隐藏意义在他心中显现。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是什么事件引起它的突然显现,但有趣的是,米庞仁波切所使用的语言暗示着这本论著本身不是寻常的撰述,而是一部伏藏教法,尤其是一部「心意伏藏」或「贡特」( gongter)。如果眞是如此,那么这本论著本身即是咕噜仁波切所传授的教法,很久以前被封藏在他的弟子的心意中,当适当的因缘具足时,这个教法注定重新显现,不需要传统的黄色纸卷或其它物质的支持。[11]

我们无法否认这本精彩著作的优美与深奥。不论其起源的本质为何,它是以优雅和明晰的文字撰写而成,而优雅与明晰是米庞仁波切所有著作的特征。即便如此,对译者而言,这是一本困难的书籍,主要是因为它包含了许多源自密续的引言,这些密续引言以精微难解的风格闻名。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地保全这些引言的意义,并且尽可能地向博学多闻的专家请益。然而,尽管我们已经全力以赴,我们令人感到难为情的学识仍然无法捕捉一些法本的涵义;当然,我们也可能误解了一些涵义而不自知!

致 谢

在翻译本书的过程中,首先我们想要感谢祖古贝玛旺贾仁波切在许许多多其它的场合中,怀着无可估量的仁慈,为我们解释本书的意义。同样的,我们也要感谢吉美钦哲仁波切慷慨的协助与鼓励,以及堪千贝玛谢洛( Khenchen Pema Sherab)让我们再次借重他的博学多闻。不用说,我们将为所有的错误、不当的意义和风格负起全责。

本书的译者是莲花光翻译小组的成员海伦娜·布兰克雷德(Helena Blankleder)和华斯坦·弗勒契( Wulstan Fletcher)。我们感谢珍妮佛·坎恩( Jennifer Kane)为英译者导言所提供的协助。

加持雨——以七句祈请文为基础的上师相应法

我视自己为寻常人身,

在我面前的虚空中,

我看见邬金土地上无染无垢的达那科夏湖。

它极深,充满具有八种功德之水。

在此湖中央,

一朵莲花自其殊胜的花茎上绽放,

花上坐着邬金金刚持,一切皈依的体现,

闪耀咸佛相之光辉,

与其明妃双运。

他的右手挥舞金刚杵,

左手持颅杯和宝瓶。

他以丝衣、珠宝骨饰为庄严。

在一团五色光之内,

他闪耀大乐的灿烂光辉。

三根本如云般迅速地环绕在他身边。

他注视着我,

降下慈悲的加持雨。

祈 请

我怀着真诚热切的虔敬心,

充满信心、持续不断地向你不死之智慧身,一切诸佛的本质顶礼。

我的身体,我的财富,以及我在三世累积的所有功德,

我把它们视为如普贤如来之供养云,呈现在你面前。

我忏悔无始以来所累积的所有恶业和过失。

我的尊主,

你具有一切诸佛及其佛子的一切殊胜功德,

在你的生平事迹面前,

我诚挚地随喜,

虔敬地向你祈请。

我乞求你降下深广的法雨。

只要如海洋般广大的众生留存,

我将遵循你,我的尊主的步履,

积聚我自己和其它众生的所有善德,

并且将此善德回向给数量如天空般广大的一切众生。

慈心与智慧的伟大宝藏心,是一切皈依之体现,

在此堕落恶世,你是殊胜的唯一皈依——

我受到五浊引起的痛苦之折磨,

我怀着热切的虔敬心向你祈请。

请用慈爱的双眼迅速注视你的孩子。

愿你慈悲的善巧从你广大的智慧虚空满溢,

加持和强化我渴望的心。

请迅速地显示我成就的征相,

赐予我共与不共之成就。

尽可能多次地持续念诵七句祈请文

在邬金土地的西北隅之上,

于莲花、莲蕊和莲茎之上,

你获致胜妙无上的成就,

并且以莲生闻名。

众空行母环绕着你,

我们追随你的步履来修行。

我们祈请你降临赐予加持。

咕噜贝玛悉地吽。

为了回应我虔敬的祈请,从上师及其明妃的心间,以及从祂们双运之处,本初智慧的五色光芒涌出,如缕缕蛛丝般播散,融入我的心间,加持我的心意。

接着持诵咒语:[133]

嗡阿吽 班杂咕噜贝玛悉地吽

 
此座修法的结行:

从安住在上师三个中心(中译注:应该是指脉轮)的三个种子字,

散放出白色、红色、蓝色的光芒。

融入我自己的三个中心,

因此我三门的障蔽受到清净,

变成金刚身、语、意。

最后,上师及其眷众化光,

融入有种子字吽的红白明点中。

明点融入我的心间——

上师的心和我的心变得无二无别。

此时,我安住在本俱的法身之中。

阿 阿

在说这个的时候,注视伟大本初法身的面容,你自己的心性从初始以来就是不变的,超越所有的接受与排拒……

显相再次如幻相般生起。注视着所有显相,它们都具有上师的本质。回向功德,并且藉由充满善愿的祈请文,愿一切吉祥。

在七月八日,生生世世皆为莲花上师仆役的米庞南贾,从他的心湖内拟出这篇祈请文。善德!一切吉祥。


注 释

[133]在此,这个咒语是根据西藏人的发音而译。严格的梵文译法应该是:Om Ah Hum vajra Guru Padma Siddhi Hum。为了念诵的目的,我们发现用我们从西藏上师口中所听到的发音来翻译比较方便。

如果文字符串编造而成了无价值的主题,

因为障蔽心之故——

当学者们用善巧的论释来加以说明时——

可能会证明这些主题充满千千万万的不可思议,

那么我们该怎么说圆满的金刚语,

意义甚深,

从广大的知识宝库舞出如闪电般的舞蹈,

用本初智慧明晰无染之眼来观看,

一切事物任运如实地,显现在受到加持的心面前?

不负责、幼稚的心猜测,

不是保守就是过度陈述它的话语,

这样的心充满恐惧,无法论及广大的虚空。

但是那些具有顺缘、怀着信心接受此祈请文的人,

将会发现它显露如意宝之舞。

它确实能够展现经与续:所有佛法教法。

伟大的菩萨本身无法尽述其胜妙,

解释其意义。

像我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够呢?

一些见识狭窄的愚人不知道它的深奥,

宣称它言语空洞,没有深度。

「没有深度,」他们说,「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他们对这些深广的金刚偈没有赞辞。

但是当信心的星辰在胜妙心的清澈汪洋上,

投射闪亮的影像时,

我们可以看见,

兔印之月(此一胜妙的金刚祈请文)

超越所有其它的法本。

这深刻的意义如地底宝藏般隐藏,

封藏在此祈请文的字句之内,

回响在我的持诵之中,

任运显现。

在此,我发现证悟心的秘密。

在我心的中央,

在无染的明性之中,

观修吉祥圆满的莲生佛,

智慧尊文殊师利,

降临我心之内,

传授加持之传承。

我已经用文字,

把所有这一切撰写成这本论著《白莲花》。

藉由这本论著,

愿一切众生看见本初智慧,自生莲花王,

在如虚空般的心内嬉戏。

愿我及一切与此祈请文结缘的众生,

生生世世都受到贝玛的爱护。

愿我们了无障碍的闻、思、修教法,

轻安地获得自己和他人的利益。

愿胜者共的教法,

三内密续的瑜伽,

尤其殊胜的金刚心要明光教法,

在十方广为弘扬。

愿一切众生的喜悦与法财大大增长!

这本针对七句祈请文所做的论释《白莲花》,具有三个面向。就外在的面向而言,白莲的花瓣是完整盛放的,因此对文字的阐释是清晰易懂的。就内在的面向而言,其隐藏意义的滋味具有甘露的甜美。最后,透过修行,它释放出加持的无上芳香。

当我,米庞南贾,二十五岁的时候,居住在札嘉波附近。在一八七〇年铁马年的六月,一个事件发生,促使七句祈请文的隐藏意义全都突然地显现在我心中。在同一个月的十五日,我用文字全部记录下来。即使在后来,某些殊胜的转世,例如蒋扬钦哲旺波,都对我的撰述表达赞同,但是此撰述仍然因为我青涩的文字而有损完美。于是我做了一点小小的润饰,然后便搁在一旁。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后,正本就迭失了。

但是我的侍者谢洛欧瑟视我为他的主要上师,诚诚恳恳地服侍我多年,他四处寻找手稿,终于被他找着。谢洛欧瑟对咕噜仁波切具有坚定的信心,已经完成持诵七句祈请文一百三十万遍,并且承诺继续持诵。他在无数个场合行供养,请求我针对七句祈请文撰写论著。他说他需要详尽地解释七句祈请文所有内、外、密的意义。

出于我对他、所有咕噜仁波切的追随者,以及这个末法时代的一切众生的温柔,我努力精进,克服病痛,把焦点放在之前的撰述(某些部分相当冗长),并且加入许多崭新的要点加以改善。一九〇一年铁牛年六月的某一个吉祥日,我在我位于师利星哈的小小隐居所完成这本论著。师利星哈是卓千寺的经院,三乘的教法在此传扬。藉此功德,愿所有和七句祈请文结缘的众生,投生咕噜仁波切的莲花光净土。愿此论著持续为教法和众生带来利益![/b]

注释:

[1]请参见伊喜·措嘉所著之《莲师传:莲花生大士的生平故事》(The Lotus-Born:The Life story of Padmasambhava),一九九三年,美国波士顿香巴拉出版社出版(中文版:二〇〇九年由橡树林文化出版)。这本书是一个宝库,充满令人着迷的细节,并且包含一个藏文原始数据的完整清单。

[2]请参见敦珠仁波切所著《吾心忠告》(Counsels from My Heart),二〇〇一年,波士顿香巴拉出版社出版,第五十四页。

[3]根据大圆满的教法,虹身代表证悟。虹身有数个层次,其中,大迁虹身是最高层次。如祖古东杜(Tulku Thondup)所解释的,瑜珈士「把他不净的凡庸肉身转化为如彩虹般之身,而只要这虹身利益其它众生,他就能够活数个世纪不死。有时候凡庸众生看不见他,但是当传法和利益众生的机会生起时,他就会以原本的身相显现,或一再地以不同的身相显现。这虹身也就是金刚身。」请参见祖古东杜于一九八四年出版之《宁玛派之密续传统》(The Tantric Tradition ofthe Nyingmapa),第一九三页。虽然证得大迁虹身者非常稀有,但除了咕噜仁波切之外,其它上师也已经证得大迁虹身,例如无垢友尊者。

[4]顶果钦哲仁波切,《如意宝》(The Wish-Fulfilling Jewel),一九八八年,香巴拉出版社,第三页(中文版:全佛,二〇〇七年)。

[5]顶果钦哲仁波切,《如意宝》,第九页。

[6]贾瓦强秋(Gyalwa Changchub)和南开宁波(Namkhai Nyingpo)。,所著之《耶喜措嘉佛母传》(Lady of the Lotus-Born),一九九九年,香巴拉出版社出版,第一七六页。

[7]贾瓦强秋、南开宁波所著之《耶喜措嘉佛母传》,第二十页。

[8]我们在本书的末尾添加了一篇〈加持雨〉(The Rain of Blessings)的译文,做为上师相应法的一个范例。〈加持雨〉是蒋贡米庞仁波切所撰写的上师相应法,特别强调念诵七句祈请文。

[9]请参见顶果钦哲仁波切,《如意宝》,第十九页。

[10]《伊喜措嘉佛母传》描述了伊喜措嘉整个生平事迹,可以被视为说明上师与弟子之间关系的典范,也详细说明了上师相应法的意义。

[11]请参见祖古东杜所著之《西藏之伏藏教法》(Hidden Teachings of Tibet),一九八六年,英国伦敦智慧出版社(Wisdom Publications)出版,第六十一页。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6597183016354528471.jpg


#103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学习《度母赞》以后,大家也应该发愿:今后如果有能力,要在汉地造一些度母像。其实汉地在建筑方面是有能力的,关键是看高僧大德们有没有意乐。藏地有很多供奉二十一度母的度母殿。今年我们学院重建了喇嘛小经堂,我们也准备在经堂里供奉释迦牟尼佛、度母和莲花生大士。末法时代,众生很需要强有力的本尊,所以,希望大家在汉地造一些度母和莲师像,依靠这些本尊的加持,个人和佛法的很多违缘都会被遣除,顺缘自然而然会具足。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04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http://www.zhibeifw.com/news/list.php?id=12919
[b]

日食通知:学院僧众共修“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

(2014年4月29日,藏历三十)日食开始时间约为上午11时52分,食甚时间约为14时03分,日食结束时间约为16时14分。

在出现日食或月食期间,若能积累资粮、净除罪障,功德会成万上亿倍增长。故学院寺管会决定,明天全学院将共修“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望大家把握良机,与学院全体僧众一起,共同祈祷世界和平,吉祥圆满。

智悲网络部

2014.4.28 [/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05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莲师七句祈请文释义(2007-11-05 13:41:40)

祖古东珠著

土登华丹译

《莲师七句祈请文》是我们修行中常常念诵的,我们很多人都可以熟练的背诵下来,那么它的意义是什么呢?

本章归纳了藏传佛教宁玛派著名大智者弥庞南嘉(1846-1912)撰写的关于《金刚七句祈请文》的注释《贝玛嘎波(白莲花)》。弥庞的原著极为甚深、难解难译,我于此章总结了他的论著中的基本要点。

《金刚七句祈请文》是宁玛传承最殊圣最重要的祈祷文。此简短的祈请文包含了佛教密乘外、内、极密等诸多法要。根据某特定层次的法要而修习此《金刚七句祈请文》,将会证得相应的成就。

本章总结归纳了五层释义,即(1)总义或共同义;密义道包括了以下三层:(2)解脱道之义、(3)圆满次第之义、(4)大圆满宁提法门(任运顿超)之义,以及(5)证果之义。于此诸多层次中,持诵此金刚祈请文之行者应根据自己的根器选择适合自己的释义来加以修学。

我作此总结归纳是希望读者能够了知此简要的祈请文具足了诸多层次的意义和修法,因许多宁玛学人虽然熟悉《金刚七句祈请文》但却常常不知其甚深义理。但为了全面理解把握此祈请文之深义,我敦请诸位读者去拜读弥庞仁波切的原著。

在西藏,宁玛巴们在念诵其它祈请文、进行禅修或举行法会前都会念诵三遍《莲师金刚七句祈请文》。许多信众念诵此祈请文数以十万遍计,终日持诵不辍,将起视作自己主要的祈请文,与呼吸、生命及禅修融为一体。

【此处略去英文版中关于编辑、字体等一段说明文字,因为中译本不复出现此等问题。】

《金刚七句祈请文》来源

据闻,此偈颂为金刚空行母为迎请莲花生大士(贝玛桑巴哇)降临会供之祈请文。(会供会众包括持明、成就者、勇士、空行等圣众。)

往昔,有精通声明与因明之外道,至那烂陀寺,辱骂佛法。那烂陀寺之佛教学者却无力驳斥他们。之后诸佛教学者同于梦中获寂护空行母授记:“汝等将无力击败这些外道。若汝等不去邀请住于黑暗尸林的吾之兄长多杰陀准嚓(金刚骨鬘力,莲师名号之一),正法将被摧毁。”“黑暗尸林路途艰辛,我们如何能迎请他来?”众学者问。空行母道:“可先于寺顶预备丰盛供品,焚香奏乐,再一齐念诵金刚祈请颂即可。”空行母随即传授了此《金刚句七祈请文》。众学者依教作了祈请,莲师顿时以神通现身虚空中,领导众学者以声明及因明辩胜外道。当外道以神通威吓莲师时,莲师开启了狮面空行母所赠之宝箧,中有十四字咒(啊嘎萨玛嚓沙达 萨玛雅呸),莲师念诵此咒,降下闪电诛灭外道邪恶咒师。其余外道徒众,则由莲师领入正法之门。据闻此祈请文即是由此开始传出。

后来莲花生大士于八世纪到西藏时,将此祈请文授与王臣诸弟子。为利益堪能调服的后世诸弟子,莲师将其埋入众多伏藏中。在过去一千多年中,此《金刚七句祈请文》为宁玛巴百位大掘藏师再三反复地发掘开启,并被视作祈请、教授、与修持的心要。

金刚七句祈请文
【藏文音译】 【意译】 【罗马字母读音】
吽! 吽! HUNG!
鸥坚耶戒讷向参 邬金刹土西北隅 ORGYEN YUL-KYI NUP-CHANG TSHAM
班玛给萨东波拉 莲茎花胚之座上 PEMA KESAR DONG-PO LA
雅参秋革怄哲尼 希有殊胜成就者 YA-TSHEN CH’OG-KI NGODRUP NYEY
班玛炯内意色扎 世称名号莲花生 PEMA JUGNE ZHEY-SU TRAG
扣德卡昼忙布够 空行眷属众围绕 KHORTU KHADRO MANGPO KOR
切戒吉色达折吉 我随汝尊而修持 KHYED-KYI JEYSU DAG-DRUB KYEE
新吉漏些谢色索 为赐加持祈降临 CHIN-KYEE LAB-CH’IR SHEGSU SOL
格日班玛思德吽 咕噜贝玛斯德吽 GURU PEMA SIDDHI HUNG

(一)共同义
甲、根本义
吽:祈请莲师之意

  1. 邬金刹土西北隅
  2. 莲茎花胚之座上
  3. 希有殊胜成就者
  4. 世称名号莲花生
  5. 空行眷属众围绕
  6. 我随汝尊而修持
  7. 为赐加持祈降临
    上师【格日】莲花生【班玛】请赐予【吽】(我们)成就【思德】。

乙、注释
(1)概要

《金刚七句祈请文》在“共同义”这个层次的修持,与莲花生大士在此世界显现化身有关。实际上,莲花生大士与最初圆满解脱之自生法身普贤王如来无二无别。不离于法身界,而任运成就具五种圆满之报身(清净色身之受用身)。亦以大悲返观而自显种种化身相(不净色身之化身)。此即是莲师安住与显化之真实方式。亦是诸佛之示现──他们都可被视作莲师的种种示现。

在释迦牟尼佛大般涅槃后八年(一说十二年),为了利益这个世界上具有善业的众生,莲花生大士于邬金刹土达那郭夏海中从莲花上化生。他修学了诸多密法并获得诸如大迁转虹身等众多成就。他显现了诸如莲师八变等种种化身,利益了天竺、邬金刹土和西藏的信众。这个层次的解释是指我等普通弟子向莲师这个殊胜的信心对境作祈请。

(2)释义
念诵种子字
祈请文一开始的“吽”字,是一切诸佛之意的自生种子字,念诵“吽”字是祈请莲花生大士觉悟的“意”。

祈请对境
第一句:在南瞻部洲的西方,邬金空行刹土西部隅的达那郭夏湖,八功德水充满其中。
第二句:在莲花花蕊、莲叶和花瓣庄严的花茎上,莲花生大士诞生了。
一切诸佛身语意三密的所有功德与加持汇集于“啥”字,并融入阿弥陀佛的心中。从阿弥陀佛的心中,放射出五色光照射到莲花的花蕊上,变成了莲花生大士。莲师以莲花化生的方式降生于世。
第三句:他任运成就自他二利,并示现莲师八变等胜妙身相。他证得了金刚持位的殊胜成就,而并非仅是共同成就。
第四句:他的名号是莲花生(贝玛桑巴哇)。
第五句:他为众多空行眷属所围绕。

作祈请
第六句、行者应以三种信心作祈请,思维:“怙主!我将追随您的足迹而修持。”
第七句、“为了护佑象我一样在三苦大海中头出头没的众生,智、悲、力具足的您啊,请降临此地,以您的三密赐予我们身、语、意的加持,就仿佛点铁成金。”

祈请加持之咒
『格日』是指上师或精神导师、具足殊胜功德者、最至高无上者;『班玛』是莲师之名号;『思德』是我们希望得到的共同与殊胜成就;『吽』是祈请赐予悉地(成就)。全句即是“上师莲花生大士啊,请赐予(我)悉地!”

(3)略义
祈请对境
第一句为莲师出生之地,第二句为莲师降生之方式,第三句为莲师之胜妙功德,第四句为莲师之名号,第五句为莲师之眷属。

作祈请
第六句是发愿祈请与莲师不二之成就,或生起对莲师坚定之信心,第七句为获得与莲师无别之成就。

祈请加持之咒

密义道分三:解脱道、圆满次第以及大圆满宁提法门。

(二)解脱道
甲、根本义
吽:唤醒究竟自性、自生智慧。
(1)心性【鸥坚耶】不著【参】轮回【讷】涅槃【向】两边。
(2)它是本来清净法界【班玛】与光明金刚明智【给萨】的双运【东波】成就,并且【拉】……
(3)它是胜妙【雅参】大圆满,是金刚持位殊胜成就【秋革怄哲】的证悟【尼】。
(4)此即究竟自性之智慧,以诸佛【班玛】之法界基【炯内】而闻名于世【意色扎】。
(5)此智慧具有【够】众多显现【昼】于法界【卡】的化现妙用【忙布】等属性【扣德】。
(6)我对无二俱生智【达折吉】生起坚定胜信【切戒吉色】。
(7)为了【些】清净对俱生智【新吉漏】所显诸相的一切执着,愿我证悟【谢色索】究竟自性。
俱生智的本体即空性(法身)【格日】,自性即光明(报身)【班玛】,具足五智【吽】之大悲(妙用)(化身)【思德】周遍。

乙、注释
念诵种子字
祈请文一开始念诵代表意之种子字的“吽”字,唤醒轮涅之真如自性、自生俱生智。

祈请对境
第一句:邬金刹土是续部不共之源。就证法而言,我等自己的心性是续部不共之源,亦即邬金刹土之义。
心性或心之究竟自性远离轮涅之堕升,不著无偏于轮涅二边。
第二句:“贝玛”(莲花)象征了法界、有待证悟的自性。它并非随处而住,并且无始以来即清净,犹如莲花出淤泥而不然。
“给萨”(花蕊)象征了光明、意金刚(Rig Pa’i rDo rJe),是证悟自性的方法。任运成就、自显光明之明智、俱生智,在明光中绽放,犹如莲花之花蕊。
正如“东波”(花茎)把花蕊和花瓣聚在一起,自生大乐俱生智住于界(dByings)智(Ye Shes)双运中,并且即是心之究竟自性和心之俱生光明。
第三句:心性是自生光明大圆满、究竟自性之俱生智、第四灌顶之义,非常胜妙。它是诸佛、证悟殊胜成就以及金刚持位自然本具之基。
第四句:心性是三世诸佛之基,诸佛犹如莲花(譬喻究竟自性)绽放;因此心性即以“贝玛”(莲花,喻诸佛)之基而闻名。此句是体认“贝玛炯内”即是究竟了义佛。
第五句:俱生智中具足不可思议之证德,若分门别类,则有五种俱生智。如此,在开显的法界中,明智俱生智众多的化现妙用无有终止地以其属性显现。

作祈请
第六句、通过以不退转信心而修持,从而证悟并圆满无二俱生智(Ye Shes)之自性,此不退转信心即是“我将追随您而修持。”所显现出的大智慧(Shes Rab)。

第七句、如果行者证悟了(大圆满)见(lTa Ba),持续经历和契入究竟自性(gNas Lugs),并通过修持圆满此证悟,那他会把对不净现分的执着都转变为俱生智之清净明点。
或者,若行者尚未证悟俱生智,那为了在自己的相续中得到道加持,他作如下祈请:“愿我通过上师窍诀的加持力以及闻思力,证悟能所双泯之法性(Ch’od Nyid),就犹如波入于水。”

祈请加持之咒
俱生智本体即是空性(Ngo Bo sTong Pa)法身,它并不劣于任何可以思议的相状,因此它是最无上的『格日(咕噜)』。

俱生智的自性即光明(Rang bZhin gSal Ba),它是任运成就之报身,具有无有终止的妙用显现。然而它与法界无二无别。因此它是不为世俗相状所染之『班玛(莲花)』。

本体与自性之无二无别即是周遍之大悲,于轮涅中游戏(Rol Pa)显现,圆满所有无边众生的愿望,此即『思德(成就)』。

『吽』象征着自生俱生智,即具足无中俱生智、代表“意”的种子字。

(三)圆满次第之方便道

(四)大圆满宁提法门:任运顿超

版务注:应中译者本人要求,将中间这两段文字略去。

(五)成就果位

甲、根本义
【吽】祈请俱生智。
(1)密乘修法唤醒行者心性的密续传承【鸥坚耶】,彼【戒】心性超越轮回【讷】与解脱【向】之分界【参】,此乃通过
(2)诸佛身【班玛】、语【给萨】、意【东波】的成就,以及【拉】
(3)胜妙【雅参】的俱生智成就。此即最胜成就【秋革怄哲】金刚持位的证悟【尼】,
(4)并以自生胜义莲花生大士【班玛炯内】而闻名于世【意色扎】。
(5)此智慧具有【够】众多【忙布】化身,犹如空界【卡】无边无际,起着妙力【扣德】之作用【昼】。
(6)我安住【达折吉】于本来清净【切戒】无勤自性之证境【吉色】。
(7)为使【些】诸现有生起为四金刚之坛城【新吉漏】,愿我证得【谢色索】本初基之坛城。
这是道与智之证悟【吽】,即是最胜【格日】、无垢【班玛】之究竟成就【思德】。

乙、注释
(1)概要
『吽』即圣俱生智。

(2)释义
祈请对境
第一句:邬金刹土【鸥坚耶】是续部之源,“邬金”一词的定义是“飞行而去”。在续部,唤醒自己“意”之密续传承(sNgags Kyi Rigs Sad Pa)并从轮回能所(gNyis sNang)诸显的深渊中解脱犹如飞行一般非常疾速。
唤醒“意”已,行者通过从沉沦【讷】于轮回泥潭中解脱【向】、净除所有的烦恼并将虚幻显相消融于法界,从而超越了轮涅之分界【参】。

第二句:证悟诸声清净即语【班玛】坛城,诸念圆满即意【给萨】坛城,诸显成熟即身【东波】坛城,是为佛果之三密,并且【拉】
第三句:证悟平等一如之俱生智真胜妙【雅参】。
获此证悟即使基与果无二之成就──金刚持位之最胜成就【秋革怄哲】。

第四句:此(成就)以胜义莲花生大士【班玛炯内】而闻名于世【意色扎】。

第五句:其自性是它不偏离本初基。然而从俱生智,生起【够】无量无边【忙布】轮涅之化现【昼】,犹如虚空【卡】般无边无际,显现为其妙力【扣】。

作祈请
第六句:如果证悟了此自性之义与此成就之理体,并无有散乱安住其中,则犹如在黄金洲上找不到石头一般,如此则一切不净显现都将穷尽,唯有本来清净显现会生起。行者将从一切业力与烦恼中解脱。所有善妙功德将无勤任运成就,行者将地证得永恒的法身位。因此它是安住【达折吉】于本来清净【切戒】之证境【吉色】。

第七句:一切现有生起为自心俱生智之加持──四金刚之坛城【新吉漏些】。此成就生起为证得【谢色索】究竟真谛本初基之果位。

祈请加持之咒

这是道与智之证悟【吽】,即是最胜【格日】、无垢【班玛】之究竟成就【思德】。

修法结语

首先,根据共同义,作为上师瑜伽的《金刚七句祈请文》修法将是生起甚深俱生智的因。通过从具德上师求得解脱道、方便道或大圆满的窍诀要点并精进实修,行者将对证悟以及修法中所阐释的果获得胜信,并会抵达持明位。

怀着不可动摇的信心,观想总集一切皈依境的莲花生大士在自己头顶上方,念诵《金刚七句祈请文》猛烈地向她作祈请。从上师身中降下甘露,把我们自己身、语、意的所有疾病、恶业、痛苦变成腐败的脓血、小含生、烟雾等形色被冲刷得干干净净。最后,自己的身体犹如盐融于水般消融成液体进入地下死主阎王和其他冤家债主的口中。确信这让他们所有人都心满意足并偿清了宿债。最后观他们都消失于空性中。

复观自身为自己喜欢的本尊的光明身,于此本尊的心口八瓣莲花的中央,上师从自己顶轮降下并变成金刚不坏的俱生智无二明点,其后安住于大乐俱生智中。

后得(出定)时应如是观修:一切诸显观为本尊之清净刹土,饮食观为供品,行、坐之时观为转绕与顶礼。睡眠时,应观上师于自己心中。在全部日常事务中毒应尽力无有间隙地把所有一切都转变为具有功德的修持。观想上师在自己前方虚空中,向他献供、赞叹、向他的意作祈请并领受其身语意的加持,这很重要。这是因为总增上生与决定胜、与别深道证悟诸善妙功德的生起,唯一依赖于上师的加持融入自己的相续。

为了在自己心相续中证得胜义俱生智,行者必须熟悉经部与续部所传的总法门以及直指(Ngo 'Phrod)义智慧(Don Gyi Ye Shes)的别窍诀。并且,根据自己的觉受、证悟和根器,选择适合自己的解脱道或方便道而加以修持。如此而行,则将获得暂时与究竟安乐之果位。[/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06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
莲师七句祈请文,是藏传佛教世界最广为人知的祈愿文,字字句句充满不可思议的力量及深刻意义。
White Lotus:

an Explanation of the Seven-Line Prayer to Guru Padmasambhava

白莲花

莲师七句祈请文阐释

蒋贡米庞仁波切 著

莲花光翻译小组 英译

项慧龄 中译

橡树林 出版


南摩 咕噜 贝玛 文殊师利 班杂 提须 纳亚

金刚持,

您真乃三世一切诸佛,

于此世界,

湖生主显现为三世一切诸佛之化身,

无死智慧身,金刚总持,

喔,吉祥莲花光,[12]

请保护我这流浪者。

我具有三重信的心莲,

转向有如白昼星辰的伟大降伏者,

在他加持的灿烂光辉下绽放。

愿此论著之蜜露甜美地降下,

满足具顺缘者的愿望!

在针对乌迪亚纳[13]伟大吉祥的上师——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一切诸佛之体现,所做的所有祈愿文之中,由七句金刚偈所构成的祈请文最为无上。它任运生起为不坏究竟实相的本然共鸣,同时也是加持与成就的巨大宝藏心。在贝玛噶旺吉美玉壤林巴(Pema Garwang Chimé Yudrung Lingpa)[14]取出的伏藏「七句祈请文」的仪轨中,莲师对西藏国王赤松德赞及其伴侣宣布:

当我,莲花总持,[15]

专注于一境地安住在广大的本初虚空中。

我被金刚声,究竟实相的嬉戏,七句文的自生旋律唤起。

于是我在报身的无限庄严中起身,

展现诸佛及其具有五了义[16]之遍在佛土。

然后五位究竟虚空之尊胜母,

用一首七行歌恳请我利益众生。

因此在极乐佛土的乳白汪洋之内,

在一朵挺立于花茎的莲花上,

我显现为颅鬘力。

我的生平行谊超乎想象。

一亿位空行母异口同声地对我呼喊,

说我可以弘扬密咒教义,

用七行歌恳请我前来这个世界,

这片释迦牟尼调伏的土地。

在邬金的土地,咒语的摇篮,

一朵胜妙的莲花自其花茎挺立于达那科夏湖(中译注:也译为「达那科夏海」),

我从极乐净土前来,

显现于莲花之上。

因此我以「湖生金刚」(中译注:也称为「海生金刚」)闻名。

我显示不可思议之神妙,

我拥有数量无限之妙相。

对该湖的空行母与空行,

我传授秘密教法之密意:

《莲华幻网》(Magic Net of Padma)之一亿密续、阿含和论议,

根据众生不同的习气,

来利益他们及所有未来之众生。

这些教义全都由我浓缩精炼在仪轨中,

上师——我乃三根本之体现。

七句祈请文是所有这些仪轨之根本。

在「基」之内,此七句代表七识;[17]

在「道」之上,它们代表证悟七支;[18]

当赢得「果」时,它们圆满成为究竟七圣财。[19]

因此,如果你用此金刚声的旋律呼唤我,

我,莲花,不得不前来你面前。

我将给予你我的加持,

将赐予你伟大本初智慧之灌顶。

三根本的本尊众将如云般聚集,

赐予共与不共的无碍成就。

你将在清醒时,或在禅修时,或在你的梦境中与我相见。

你将看见盘旋之虹光,

闻到甜美之香气,

听见天乐和轻拍手鼓的声响。

你的身、语、意充满加持,

你将在一跃之间了证。

藉由你明觉力量之善德,

骄慢之天龙八部将听从于你。

因此,所有与我结缘者,

将得到我所加持的力量。

你将迅速证得金刚持的果位,

永不与我莲生分离。

三昧耶!

我乃三根本之化身,

金刚身相从湖中生起,

显现为化现之幻网。

如果你按照你的愿望向我祈请,

我将赐予相应之成就。

对于身为国王和臣民的你们,

以及我未来的弟子们,

我怀着慈心传授我的心要。

此时此刻,此深奥玄妙之宝藏必要隐藏而不揭露。

在恶世降临之际,

我的弟子将会出现,

在那时,具有智慧的他将透过毘卢遮那祈愿的力量,[20]

显露这闪烁种子字光芒的善巧方便来调伏众生。

因此,此利益流浪众生之根源将广为流传。

三昧耶!

如历史所记录的,七句祈请文之所以闻名,乃是因为金刚空行母用它迎请莲师前来参加她们的盛宴。

再者,很久以前,五百位非佛教大师、声明学和因明学专家聚集在那澜陀佛学院,意图终结佛法。当事实证明,佛教学者无法与这五百位非佛教徒竞争辩论时,寂胜空行母显现在大多数佛教学者的梦中,用以下的授记提醒他们:「你们怎么能够击败非佛教徒?」寂胜空行母大声叫喊,「如果你不邀请我现在居住于黑暗尸陀林的哥哥颅鬘力金刚,佛教教法将会完全覆灭!」

[b] 「但是前去黑暗尸陀林的路途艰难,」他们说,「我们无法做出邀请。」

「到寺院的屋顶上去,」寂胜空行母说,「准备胜妙的供品,焚香奏乐,并且如我教导你们地用深刻的虔敬心一起祈请。」[/b] 佛教学者念诵寂胜空行母教导的七句祈请文,在那个剎那,莲师显现在天空中,带领五百位佛教学者,运用推理(因明)并求助经典专家(声明),辩胜五百位非佛教学者。到了比赛神通力的时候,狮面空行母给莲师一个皮制宝盒,并且要他克服外道。之后,天空降下闪电,歼灭所有怀有邪恶意图的非佛教徒,其它则皈依佛法。因此,七句祈请文乃广为流传。

后来当莲师入藏并在藏地建立佛陀的教法时,他把七句祈请文赠与具有善缘领受祈请文的西藏国王及臣民。莲师也非常挂念未来的世代,其挂念的程度到没有一个伏藏教法不包含莲师七句祈请文。直至今日,七句祈请文仍然是眞正加持和成就的巨大宝库。

简言之,七句祈请文可以从三个层次加以阐释。外在的层次解释其字面意义;内在的层次揭开金刚语的隐藏涵义;最后的层次则阐明七句祈请文如何应用在修道上。[/b]


注释:

[12]莲花光和莲花生都是咕噜仁波切的名号。在藏文中,两者都被翻译为「贝玛永那」(pad ma 'byung gnas)。我们或许可以从两方面来了解这个名号:[莲生」(Lotus-Born,这是比较常见的诠释),或「莲源」(Lotus-Source)。第二个诠释出现在本论释比较后面的部分,请参见英文版原文书第五十五页。也请参见一九九五年由美国波士顿香巴拉出版社出版之《智慧之光》(The Light of Wisdom),第四十五至四十六页。

[13]乌迪亚那(Oddiyana),空行母之境,传统上是位于印度次大陆的西北边,或许位于现今巴基斯坦境内的斯瓦特河谷(Swat valley)地区,与克什米尔相邻。在回教徒抵达之前,这个地区以密续佛教传统闻名:这个事实可以从其丰富的考古学遗产得到证明。「乌迪亚那」是梵文名称,当地人称其为「乌帝恩」(Udyan),西藏人显然从这个字衍生出他们的「邬金」(Orgyen)。在本书的翻译中,我们的方法向来是使用梵文和藏文两种版本,因为这两者是通用的。但是我们偏爱使用「墉金」,因为这是修行者最熟悉的形式。许多修行者用藏文来向咕噜仁波切念诵祈请文。

[14]这是赐给蒋贡康楚罗卓泰耶(一八一三至一八九九)的名号,用以显示他身为德童或掘取伏藏师的能力。

[15]这是贝玛昆度羌(pad ma kun tu’chang)的字面翻译。贝玛昆度羌是莲花生大士的一个称号。

[16]报身五了义是指上师(例如不动佛)、他的眷属(十地菩萨)、教法(密咒)、处所(不动佛的妙喜净土),以及时间(超越时间、永远相续之轮)。

[17]七识是指六种感官识(心被认为是第六感官),以及怀有「我」这个概念、受到染污的第七识(末那识)。

[18]在通往证悟的三十七个要素(三十七觉支)中,七支(七觉支)是「见道」(the path ofseeing)的七个要素,即正念(念觉支)、正觉察(慧觉支或择法觉支)、精进(勤觉支)、喜(觉支)、轻安(猗觉支)、禅定(定觉支)和平等(舍觉支)。

[19]究竟七圣财是指证悟之身、语、意、功德、事业、究竟虚空和本初智慧。

[20]据说,毘卢遮那后来转世成为蒋贡康楚,即掘取出这本伏藏法本的德童(掘藏师)。这里提及毘卢遮那,乃是咕噜仁波切的授记,指定毘卢遮那为传授伏藏教法的媒介。此授记「不只是对未来将发生什么事情所做的预测,也具有使预测成真的力量,而此力量乃是咕噜仁波切真言的力量」。请参见祖古东杜,《西藏之伏藏教法》,第六十八页。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07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
《白莲花:莲师七句祈请文阐释》之针对七句祈请文外在字面意义所做的阐释

莲师七句祈请文,是藏传佛教世界最广为人知的祈愿文,字字句句充满不可思议的力量及深刻意义。
White Lotus:
An Explanation of the Seven-Line Prayer to Guru Padmasambhava

白莲花

莲师七句祈请文阐释

蒋贡米庞仁波切 著

莲花光翻译小组 英译

项慧龄 中译

橡树林 出版


针对七句祈请文外在字面意义所做的阐释

我,乌迪亚那的大师,三世一切诸佛之体现,无别于自生本初法身之普贤如来。从本初以来,普贤如来就已经完全解脱。在法身的虚空内,我自然而任运地显现为五传承的报身。报身本然光辉显现为化身不可思议的展现。此乃诸佛之领域,此乃除了诸佛之外无有他者之领域。

这段撷自莲师金刚语的引言中显示,莲师三身的展现是无限的。在释迦牟尼佛的佛土之内,在我们称为「堪忍」的三千宇宙体系(中译注:即三千世界或三千大千世界)之内,[21]在这个宇宙体系内的一亿个净土中,在每一个六道轮回以及位于上方和下方的三十六个宇宙之内,在四大方位上,莲师以各种不同的身相,用各种不同的名号显现。在我们所身处的世界南瞻部洲之内,莲师具有八变,[22]二十种其它不同的化现等等,连同数量不可思议的次要化现。他弘扬佛陀的教法。在目前的时代,莲师在位于妙拂洲中央铜色山上的莲花光越量宫上、中、下层,以三种不同的身相显现。[23]莲师不同的化现,拥有各种为人所知的名号,这些化现居住在妙拂洲周围二十一个魔国内。简言之,正如同法界是无限的,莲师的事业也是无限的。

莲师也在过去诸佛住世的期间显现。据说在我们目前的时代,也就是在释迦牟尼佛统御的时代,大多数在印度和其它地方博学多闻的成就者,都是莲师的化现,所有教法的持有者都受到他的加持和指引。在印度、中国、香巴拉、[24]印度尼西亚和其它地域,莲师的化身都为了教法和众生的利益而努力。

在西藏,莲师的足迹遍及各地,加持西藏整片土地。他隐藏许多甚深的伏藏教法,并且预示这些伏藏将在不同时代陆续被掘取出来。他让鬼神发下金刚誓戒,并且承诺只有佛法留存,他的化身将保护西藏的土地和子民。他托付十二坚牢地母保护西藏国土,抵御西藏不受到外道的入侵。在未来,当西藏受到野蛮势力的威胁时,将如塔香桑腾林巴(Taksham Samten Lingpa)在他的秘密授记所预示的:「我,莲花生大士,将持有『忿怒转轮』的名号;[25]我,传承之王,以及我的二十五位弟子、国王和臣民,将受到我的军队护卫。」于是莲师预示,他将降伏蛮人,弘扬密咒教法。莲师也预测,在西藏这片凉爽的土地,大多数新、旧译派的不分派运动持有者,都会是他的化身。他显露面容,赐予绝大多数博学多闻、具有成就之圣者无数的加持和教导。在这些圣者的传记中,都明显地指出这一点。

莲师也曾说,在未来,当弥勒成为这个世界的佛时,他自己将显现为菩萨。他将成为众生的上师,广为传布密咒的教法。事实上,他承诺会在此贤劫千佛的每一个佛住世的同时,在这个世界显现。只要有有情众生,莲师将会安住在他不死不坏的智慧身之中,而此智慧身乃是他化现的基础。他的化身将如时空般无限,为未来众生的利益而努力。如他自己在其金刚语所说的:

我以「莲花自显」闻名,

尊贵观世音之语的灿烂光辉,

散放自无量光阿弥陀佛的心间。

空行母之兄,空行之王,

我乃三世诸佛之行。

我乃伟大之普贤如来,盖世无双之金刚持,

我化现之相雄伟慈悲。

我的事业宏大,

依众生所需给予协助。

我是实现众生之愿的如意宝。

莲师也说:

对于拥有强烈虔敬信心的众生而言,

我的悲心比所有其它诸佛更迅捷。

在轮回三界的众生空尽之前,

莲花生的悲心将不会竭尽。

这些是莲师不可思议的辉煌事迹。如七句祈请文所记录的,其中一个辉煌事迹是他在这个世界显露其化身的方式:

在邬金土地的西北隅之上,

于莲花、莲蕊和莲茎之上,

你获致胜妙无上之成就,

并且以莲生闻名。

众空行母环绕着你,

我们追随你的步履来修行。

我们祈请你降临赐予加持。

咕噜贝玛[26]悉地吽。

七句祈请文以吽字为起始,「吽」是一切诸佛心意的自生种子字,唤起莲师本身的证悟心。

我们身处的世界南赡部洲,座落于须弥山的南方。南瞻部洲具有六大省份,在最西边的地区是持明者的国度,这个国度即是鸟迪亚那或邬金,空行母之土。在其西北边境有一片绵亘的水域,此水充满八种殊胜功德,了无一切瑕疵。这片水域即是达那科夏湖,是空性的象征,具有无上的功德,乃是究竟虚空之后。在每一方面,此湖都圆满无瑕,甚至连凡夫俗子都能够明显地觉知。湖中充满莲花,最大的一朵莲花生长于湖心,其花瓣和莲蕊皆美丽绝伦。[27]从这朵莲花的花茎生长出其它莲花,因此总共有五朵。每一朵莲花的颜色各异,相对应于五种证悟传承,象征五智。位于中央的莲花是红色的,代表莲花传承。

无尽结(中译注:又称吉祥结或盘长结,是八吉祥之一)[28]是阿弥陀佛殊胜珍贵、无垢无瑕的心要宝藏,充满种子字「啥」,闪耀出五色光芒。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无数诸佛三秘之所有加持与功德的精华。当莲师利益众生的时刻到来时,来自十方的无数诸佛菩萨撒下花朵,空行母、空行、护法和佛土的护卫一起表演金刚舞,吟诵金刚歌。为了给轮回三界的众生带来喜悦和舒慰,种子字「啥」降至中央红色莲花的莲蕊之上,转化成为持明者之王,伟大而无畏之咕噜。他壮伟崇高,具有许多非凡的胜妙功德,在三界之中,无人能与之匹敌。透过他巨大的功德,他的身体是利益众生之源;[29]藉由他的教法,他用语来利益众生;藉由他的明觉智慧,他用心来利益众生。他运用不可思议的神通力量,带领众生达至解脱。

他以无垢无染之自生身相显现自己,饰以佛之大人相随形好。国王因札菩提立其为子,但是后来他放弃王国,成为瑜伽士,在八大尸陀林从事修行,修学外乘与内乘的无数教法。[30]他的生平事迹超乎想象。他展现八种幻变,用无往不胜的力量歼灭恶魔、罗剎、邪灵,并且降伏世界上骄慢自大的灵体。他带领许多众生走上大秘之道,达至成熟解脱之境。在整个三界中,他是最令人惊叹赞颂的对象。当我们读到尊主莲师,也就是第二佛的胜妙生平时——被描述于值得信赖的长传和短传经典中,我们对他生起信心。此外,莲师这个伟大的人物不只拥有「共」的成就,同时也是圆满而本初证悟的:证得稀有成就,即伟大金刚持的双运状态。在无边无限的佛土中,他以莲生的名号闻名。

我们把莲师及其眷属视为三皈依的化身,究竟无欺的保护,而能够怀着全然的信心向他祈愿。这位至高无上的持明者,受到非凡出众的密咒乘弟子的陪侍。众多空行母和空行环绕莲师;空行母和空行的数量无限,有如开启的芝麻荚内的芝麻子。事实上,莲师受到数量如无边汪洋般的三根本本尊和护法的环绕。但是由于这群眷属是莲师自身智慧的幻现,根据众生的需求来利益众生,因此他和眷属是无分别的,都是我们祈愿的共同对象。

我们怀着全然的信任向咕噜仁波切祈请,对他有如如意宝般的无上功德怀着强烈的渴望和信心,我们用言语和行为,透过祈愿文和大礼拜来表达我们的虔敬。我们了知这样的皈依是无欺的,我们放弃这个世界上了无价值的事物,怀着强烈的信心和信任,追随咕噜仁波切的步履,不止息的修行。因此,我们对咕噜仁波切说:

在这个剎那,真实可靠、充满无限悲心的尊主,不要背离我们和那些像我们这般将要在三苦[31]汪洋中溺毙的众生。我们祈愿,请赐予加持。如同炼金术把铁转变成为黄金一般,请用你证悟身、语、意不可思议的三秘,加持我们凡庸之身、语、意。我们对你怀抱希望,飞向你寻求皈依。请你从铜色山前来,或从你驻锡的任何一个本然化身佛土前来我们身侧,[32]让我们置身你悲心的胜妙善巧之中。

在唤请咕噜(即莲师)的加持之后,我们持诵他的咒语。

咕噜是「充满圆满功德」者,即无上的老师(上师)。[33]贝玛是伟大的邬金大师名号的第一个部分。悉地是指共与不共的成就,也就是我们的目标。最后,我们用吽来唤请珍贵殊胜的上师,恳请他赐予成就。

这是我们向一切诸佛之体现、伟大的邬金大师祈愿的方式。七句祈请文的第一句揭示他的出生地;第二句说明他出生的方式;第三句显示他胜妙的非凡本质;第四句特别显露咕噜仁波切的真实名号;第五句提及咕噜的眷属空行和空行母。我们也向空行母和空行祈愿,但事实上,他们都是莲师悲心的展现,根据众生的需求而给予协助。第六句告诉我们应该如何祈愿。在见到咕噜仁波切的功德后,我们心向仁波切,怀着不退转的信心祈愿,用身体和言语表达我们的虔敬——渴望我们最后变得无别于莲师。第七句连同咒语显示,藉由这样的祈请,我们的心受到加持,我们将证得成就。如果我们具有虔敬心,如果我们向住在本然法身佛土之不死智慧身的咕噜仁波切祈愿,他悲心的加持肯定会立即进入我们之内。

在咕噜却吉旺秋掘取出来的伏藏《七句心要》[34]中,咕噜仁波切自己描述我们应该如何充满信心地向他祈愿:

我向本尊顶礼!

如果你,我高尚的孩子,一个未来世代的安乐后裔,

要把我,邬金主,当做你的皈依,

那么独自留在僻静处,

让你的心充满对这个正在消逝的世界所生起的悲伤,

厌离轮回——这是重点。

然后,把你的意,你的心,你生命的重要命脉交付给我,

把我,邬金主,

视为你寄托希望的对象,你圆满的皈依。

带着你所有的希望和悲伤依止于我。

不需要财富,不需要供养和赞文!

只要怀着你虔敬的身、语、意,

用七句祈请文向我祈请:

在邬金土地的西北隅之上,

于莲花、莲蕊和莲茎之上,

你获致胜妙无上之成就,

并且以莲生闻名。

众空行母环绕着你,

我们追随你的步履来修行。

我们你请祢降临赐予加持。

咕噜贝玛悉地吽。

如此一再地向我祈请,

怀着深刻的虔敬心,热泪盈眶。

当你的心因为强烈的信心而了无念头时,

发出一声「哈」来呼气,

然后安顿在明晰的状态中,

了无散乱地观看自在无垢的清净!

我需要说的是,

我护卫如此向我祈愿的子女!

他们成为三世诸佛的后裔。

他们的心获得明觉的灌顶,

他们的禅定安住在稳定的力量中,他们的智慧盛放。

藉由自生之胜妙加持的力量,

他们将会达至成熟之境;

他们将驱除众生的痛苦,

成为他们的护卫。

他们自己有所转化,

也将改变其它众生的觉受,

进而带动佛之事业。

所有的功德将会在他们身上圆满。

愿我的心子遇见并显露法身胜妙证悟状态之成熟自在的大善巧。

七句祈请文,是一个极为甚深、具有非凡加持的修行法门。愿这个将由却吉旺秋发掘出来的秘密教导,我的心要宝藏,充满悲心和智慧。

根据这个教导,我们应该清晰而稳定地观想无上莲花王在我们面前的虚空中,坐在邬金国达那科夏湖中一朵无染莲花之上,由空行母和空行组成的眷众环绕他的周围,他们的数量多如芝麻荚内的芝麻子。这构成了「念诵」的阶段。我们虔敬地向咕噜仁波切祈请,怀着成就我们身、语、意三金刚[35]的愿望,则是「近诵」的阶段。念诵和近诵两个修行法门,构成了生起次第。

在结行的部分,如同铁片受到矿脉的吸引般,住于十方、数量无限的诸佛菩萨前来,融摄入咕噜仁波切及其眷众之中。后者融入光中,然后融摄入我们之内。这构成了「成就」的阶段(或「修成」的阶段)。

众生究竟的状态,也就是我们和咕噜仁波切所在的「根基」(或「基」)原本是无别的,换句话说,「基」即是注定没有散乱念头活动的自生本初智慧,被指称为「咕噜」。因为迷妄的觉知本身是本初清净的,所以「道」了无一切造作,「果」则如同盛放的莲花般任运展现。因此,「道」本身被称为「贝玛」或莲花。而「果」不是在后来阶段所产生的修行结果。在自生而任运显现的究竟虚空中,自明觉(self-awareness)之本初智慧已经清晰地展现,称为「悉地」或成就。虽然就概念的分别而言,自生本初智慧或许可以被分类为基、道、果,但是在本质上,基、道、果三者是无别的,直接被自我觉察的明觉所觉知,并以种子字「吽」为代表。这是指修行的大成就阶段,而「成就」与「大成就」两个阶段则构成了圆满次第的修行。[36]

这其中的涵义在于,我们应该持诵七句祈请文,并且同时永远不离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双运的修行。七句祈请文的前五句描述观想,因而构成「念诵」的阶段。第六句表达修行者对咕噜仁波切的信任与信心,因此是「近诵」的阶段。在第七句中,我们与咕噜无别地融合在一起,这是「成就」的阶段。当我们持诵咒语、我们的心无别于咕噜的时候,我们看见了胜妙法身的面容,[37]这是「大成就」的阶段。因此,念诵与成就的四个阶段都在七句祈请文中完成。

如果我们按照以上所描述的方法,努力持诵七句祈请文,例如事先准备好修行的时间;[38]如果我们怀着专一的虔敬心,了无散乱,这就构成了「念诵」的阶段。当我们开始感受到咕噜加持的力量,这即是「近诵」。当我们获得了证的征相(不论在清醒、禅定或睡梦之中),我们继续努力地对咕噜持诵祈请文,便是「成就」的阶段。最后,当我们的身、语、意受到加持,了悟咕噜和我们的心是无别的,此即是「大成就」。

如那日仁今所掘取的伏藏《八大嘿噜嘎化身持明者之外仪轨》[39]所说的:

此七句祈请文乃满足一切之至尊。

藉由祈愿的力量,

你将直接看见咕噜的面容。

持诵此祈请文七日或二十一日,

成就和加持将如雨般降下;

你将离于一切障碍。

咕噜仁波切自己也承诺:

如果你用渴望的旋律吟唱此七句文,

用颅鼓的敲击声热烈的唤请我,

从噶雅的吉祥山,邬金国的我将加持你,

彷如无法抗拒爱儿眼泪的母亲。

这是我的誓言,

否则我将下地狱!

在未编目的法本《秘集上师》[40]中,咕噜仁波切说:

在那一日,

猴年猴月的第十日,

以及在每个月的第十日——像这些充满力量的时期,

我将散放出化身,充满世界,

丰盛地赐予共与不共的成就。

如果你用一辈子的时间成就上师,

当死亡的时刻降临,

你将融入我,邬金上师的心间。

《成就上师秘密指引》[41]说道:

当你从事任何仪轨的生起次第时,

你清晰地观修,

我就会在你的面前。

当你献曼达,

摆设食子和供品时,

不要怀疑,

我将会前来。

同一本法本也说:

观修莲花生大示显现光身,

而非血肉之躯,

并且对其具有大信心。

又说:

我定会前来,无法抗拒,

当你怀着虔敬心,

用坚定热切的祈请文向我——邬金之莲生祈请,

我将来到你面前。

又说:

因此,如此一再地向我祈请:

「在喜与悲,在顺与逆,

在生与死,在今生和来世,

在当下和究竟的每一个情境,

在善或恶的时候,

你是我的希望,我了知的皈依。

我没有其它可以寄托的希望。

喔,邬金的上师,了知的你,我信任你。」

又说:

证得我的果位,你就证得所有其它诸佛的果位;

你在我之中看见所有其它诸佛,

因为我是一切善逝之体现。

又说:

我留在那些具有虔敬心的人身边,

永不与其分离。

又说:

虚空延展之处,

皆有情众生;

业与染污存留之处,

就有我迅捷之事业。

在《秘集上师修行注》[42]中写道:

如果你希望迅速圆满积聚二资粮,

证得无上果,

那么观修上师,

胜于密咒金刚乘的密续及其论著!

同样的,《甘露泉密续》[43]也说:

相较于观修十万本尊,

观修独一无二的上师最为无上。

在惹那林巴(Ratna Lingpa)掘取出来的伏藏《第十日之迎请》[44]中,包含莲师的这些话语:

透过我莲生——

透过我对其他众生之利益所生起的善念,

掘藏师、化身将会在不同的时代显现,

取出甚深之宝藏……

简言之,过去所有的概念都是我利益众生的善巧方便,

来自邬金上师的仁慈是巨大而非微小。

每一个地区,都有一个位于高处的洼地,

在那里,有纪念邬金的纪念碑。

在每一个边境都有一个发掘出来的宝藏。

这也应该是纪念邬金的标记。

同样的,据说在每一个村庄,密咒乘的僧众和在家众修行者,都会修持降伏邪恶势力的不同仪轨和法门,而这些也都是纪念邬金上师的物品。法本又说:

如果简单来说,我利益众生的方式皆是过去的想象,

那么所有都是纪念我邬金大师的纪念物。

在未来,

当人们渴望我,

怀着渴望的爱忆念我时,

看,我就会站在他们身侧。

所有在新月十日忆念我的人,

与我将永不分离……

我乃莲花生大士;我不说诳语。

因此,怀着虔敬心者,应当喜乐……

我对西藏的国王、廷臣和追随者说,

在新月十日,

我保证自己会前来,

莲花生大士不欺诳……

当你用七句祈请文祈愿,

我的加持源源不绝地流泄;

当我的加持降下,当你的禅定燃炽闪耀,

你就知道这是我现前的征相。

然而,事实上,对我而言没有来去。

当你的业与障蔽皆获清净时,

你我将会相遇。

根据那些我可能教导的人所念诵之祈请文

和所拥有的相对觉知,

我确实居住在罗剎之土。

然而,因为我不间断的慈悲之流,

我时时刻刻在那些具信者面前显现……

因此,在每月的第十日,

热切地向我祈请,

了知你已经落入轮回。

给我你的意,你的心,你的生命。

这些只是一些咕噜仁波切不变的金刚誓言,尙还有许许多多。

在《莲花史诗》[45]中,咕噜仁波切对公主说:

在此佛陀调伏的崇高土地上,

上师的化身就在每一个众生面前。

在之前的时代,我是无量光阿弥陀佛,

在普陀山上,我是观世尊,[46]

在达那科夏湖上,我是莲花生大士。

我看似拥有这三种身分,

但事实上,它们从未彼此分离。

在法界的普贤如来,

在密严净土的大金刚持,

在金刚座的世尊:[47]

他们全都是无别的,

在本质上,他们全都是我莲花生大士。

我利益众生的加持是胜妙的……

我的二资粮是具足的,

我所有的功德是圆满的。

我是诸佛佛子中最胜妙者,

我的化身不可思议,

在所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

在十方树立和设置教法的旗帜。

在《祈愿文七品》(Prayer in Seven Chapters)[48]的跋中,咕噜仁波切给予伊喜措嘉以下的忠告:

我受到所有法身佛的加持,

我领受所有报身佛的灌顶,

我接受所有化身佛的嘱咐和命令,

在南瞻部洲弘扬佛陀的教法,

用密咒果乘的教法引导众生。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我在殊胜湖面的莲茎之上,

以自生的化身身相显现。

因此,所有具善业和信心者,

怀着深刻热切的渴望唤请我,

透过他们连结因果的祈请文,

我对他们的慈心比其它诸佛更迅捷。

因此,措嘉,怀着信心不息地向我祈请。

在《莲花史诗》中,当咕噜仁波切受到公主的恳求时,他回答:「根据个人、祈请文的本质而得到不同的结果,向我祈愿,你的愿望和需求将会实现。」在《成就上师指引》(Guide to Accomplishing the Guru)[49]中写道:

在猴年猴月的第十天,

在西藏每一个地区,

来自邬金的我将会显现,

这是肯定的,这是我的誓言和承诺。

在每个月的第十日,

我将前来,

我的化身将充满西藏。

这是我神圣的誓言。莲生无力欺诳。

所有具虔敬心者,将你们的心专注于我。

制作食子有如灿烂珠宝,饰以一根燃香,

用音乐和颅鼓的敲击声呼唤我。

念诵七句祈请文,

用热切的旋律唤请我。

邬金的我将如同无法抗拒哭泣爱儿的母亲那般,

从噶雅山前来,赐予我的加持。

这是我的誓言,若有违背,将下地狱。

咕噜仁波切立下许多无欺的金刚誓言。

在惹那林巴掘取出来的法本《口传宝藏》(The Jeweled Treasury of the Oral Transmission)[50]第四品中,咕噜仁波切给予伊喜措嘉以下的建议:

偶尔前往令人愉悦的处所,山巅或人迹罕至的山谷,大声向我祈请——大声到彷佛你的头要爆裂了。你的心充满虔敬,让对轮回的厌离、对脱离轮回的渴望,在你的心中满溢,直到泪水泉涌而出。这是一个重要的教导,因为它将冲刷走你许多的业障。禅修的觉受将自然生起。

在持明者德达林巴(Terdag Lingpa)的伏藏《忿怒莲师》[51]中关于史实的部分,记录咕噜仁波切所说的话:

如果你希望获得迅速成就和特殊加持,

那么你要行供养,观修我莲生。

正如同那些在如意宝面前祈愿的人,

所有的需求和愿望都会任运实现,

无数的诸佛将会视你如独子般给予加持和保护。

立誓者和空行母们将会降下成就:

世间骄慢的恶灵将听令于你;

你自己的任运事业将会是一切有情众生自在解脱之源。

因此依止我,将会带来这些利益。

抛弃你的疑虑;精进修行!

喔,国王和臣民,如果你受到欺骗,

那么莲花生可真是软弱!

我们应该把所有这些无谬的金刚誓言牢记在心中,我们应该将咕噜仁波切视为我们的如意宝,一切皈依的自圆满体现。我们应该把至高无上的七句祈请文视为主要的修行,怀着稳定、平稳的虔敬心来念诵,不要太紧张,也不要太松弛。如《水晶山》(Crystal Mountain,来自《上师智慧精华》的证悟身密续)[52]所说的:

在一片无染湖面的盛放莲蕊上,

坐着贝玛金刚策,不受出生为人之染污,

在他身侧乃赐予加持之后曼达拉娃。

他们是善巧方便与智慧,空性与大乐,跳着无上之舞。

他是一切胜者的本质和体现,

以众多化身显现。

如之前所说的,我们在座上修法时,应该观想咕噜仁波切,以及由空行母和空行组成的眷众。我们应该用专注于一境的禅定来唤请咕噜仁波切,并且一再地领受他的加持和灌顶。我们应该竭尽所能地把这个修法当做我们的正行。在座下修法期间,我们应该把一切现象(诸法)视为咕噜仁波切的展现,应该修学净观、悲心与菩提心。在之前提及的法本后面说道:

如果你观修悲心和菩提心,你的心将会受到加持。如果你把居住之地视为乌迪亚那,你的邻里将会受到加持。如果你把房屋观想成为一座无量宫,你的房子将会受到加持。如果你视其它人为本尊,他们将会受到加持而成为智慧本尊。最后,把你所有的食物和饮水视为甘露,你将加持它们成为供养物。这是加持的五种面向。除此之外,尙有其它不可思议的加持。

如果我们依上述之言来修行,将证得共与不共的成就。[/b]


注释:

[21]我们的宇宙之所以称为「堪忍」,乃是因为在此宇宙中的居民忍受巨大的烦恼和痛苦,在这个宇宙中的菩萨则忍受艰辛、怀着勇气来修行。请参见龙钦耶喜多杰(Longchen YesheDorje),甘珠仁波切,《殊胜功德宝藏》(Treasury ofPrecious Qualities),香巴拉出版社,第三九五页,批注二六〇。

[22]莲师八变分别是莲花生(贝玛桑巴瓦)、爱慧上师(洛登却瑟)、莲华王(贝玛嘉波)、太阳光(尼玛欧瑟)、狮子吼(桑给札多)、释迦狮子(释迦桑给)、怖畏金刚(多杰多罗)和邬金金刚持。

[23]这三种不同的身相,分别是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和莲花生大士。

[24]北方的香巴拉是位于我们人类世界中的秘土。香巴拉的国王们是证悟化身,《时轮密续》的教法在此受到保存和修行。

[25]忿怒转轮是香巴拉未来「传承王」的名号,他的军队将消灭野蛮人,结束堕落的末法时代,展开一个崭新的黄金时期。请参见批注[24]。

[26]在此保留梵文的拼法Padma似乎较好。但读者们应该注意,西藏人和大多数藏传佛教的修行者把它发音为贝玛(pema)。

[27]就植物学而言,藏文「给萨」(ge sar)有点不精确,纯粹是指花的中心。而西方科学则用不同的词汇加以分析:雄蕊、花药、雌蕊等等。印度莲花引人注目的特征在于,在一圈金黄色、饱含花粉的雄蕊中央,也是金黄色的雌蕊形成一个上方扁平的杯状种子荚。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莲花够大的话,这杯状的雌蕊可以构成一张绝妙的座位。

[28]无尽结的格子结构象征证悟心。如堪布永登江措(Khenpo YontenGyamtso)在他针对吉美林巴之《殊胜功德宝藏》所做的论著中说道:「位于心间的法轮被称为无尽结,乃是因为其甚深虚空之故。」

[29]光是见到咕噜仁波切(或他的化身),即是利益众生之源。

[30]外乘是因乘,由小乘和大乘的经部构成。内乘或果乘则是密咒乘或金刚乘。

[31]三种痛苦是苦苦,也就是身心的痛苦;坏苦,即眼前的快乐迟早会转变成为痛苦;行苦,即每一个合成的行为所内含的、不可避免的痛苦。

[32]本然化身佛土。根据堪布永登江措的说法,本然化身佛土乃是本初智慧内在明光之任运明灿的展现。

[33]「无上」是藏文「喇嘛」的字面意义,等同于梵文的「咕噜」。

[34]《七句心要》是咕噜仁波切的一个仪轨。

[35]三金刚是指证悟之身、语、意三种不坏的状态。

[36]此处的背景脉络是生起次第的背景脉络。仪轨的修持是通过四个阶段:念诵、近诵、成就和大成就。在此,后面两者构成生起次第之内的圆满次第。

[37]这是指大乘两个较高层次的真谛的无别双运,即一切现象(诸法)之清净与平等的无别面向(也就是它们的世俗谛与胜义谛)。我们一定不可以把胜妙法身仅仅理解为空性的面向。

[38]有三种方法可以累积持诵祈请文或咒语的数量:(1)持诵祈请文或咒语,直至累积到预先决定的时间期限:(2)直至累积到预先决定的持诵数量:或(3)直至成就的征相出现为止。

[39]藏文bka’ brgyad yongs 'duskyi rig 'dzin phyi sgrub。

[40]藏文bla ma gsang 'dus them med。

[41]藏文bla ma sgrub pa’i gsangthem gnad yig。这本法本最有可能属于《秘集上师》的一部分。

[42]藏文bla ma gsang ba 'duspa’i sgrub pa lung gi byang bu。

[43]藏文bdud rtsi 'byung rgyud。

[44]藏文tshes bcu bskul thabs。

[45]藏文pad ma bka’ yi thangyig。莲花生大士的传记被封藏为伏藏,由邬金林巴(Orgyen Lingpa,1323~?)掘取出来。

[46]即观世音菩萨。

[47]这句话和前面两句话是指三身或成佛的三个面向:在法界的法身面向或普贤如来:在密严净土的报身面向或金刚持;在印度菩提迦耶金刚座的化身面向或释迦牟尼佛。

[48]藏文leu bdun ma。这是咕噜仁波切在离开西藏之前,给予弟子的最后教法。这个著名的教法被封藏为伏藏,后来由仁津果登(Rigdzin Godem,1337-1408)掘取出来。

[49]藏文bla ma sgrub pa’i gnadyig。

[50]藏文snyan brgyud nor bu’i mdzod khang。

[51]藏文bla ma drag po。

[52]藏文bla ma dgongs 'dussku rgyud shel gyi ri bo。这是一部被封藏为伏藏的教法,由桑杰林巴(Sangye Lingpa,1340-1396)所取出。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08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白莲花:莲师七句祈请文阐释》之词汇解释

莲师七句祈请文,是藏传佛教世界最广为人知的祈愿文,字字句句充满不可思议的力量及深刻意义。
White Lotus:

An Explanation of the Seven-Line Prayer to Guru Padmasambhava

白莲花

莲师七句祈请文阐释

蒋贡米庞仁波切 著

莲花光翻译小组 英译

项慧龄 中译

橡树林 出版


词汇解释

[一划]

一切有部(梵文Vaibhashika,藏文bye brag smra ba):小乘佛教教义体系的第一个体系,视物质的各个粒子和意识的各个剎那为究竟眞理。

[二划]

二谛(Two Truths,藏文bden gnyis):现象的两种状态:相对层次的显相,以及究竟层次的本俱空相。针对二谛所做的诠释,乃是区分佛教教义体系各种层次的标准。

[三划]

三昧耶(梵文Samaya,藏文dam tshig):在金刚乘中,三昧耶是指给予灌顶的上师和领受灌顶的弟子之间所建立的神圣连结和誓戒。三昧耶也存在于同一个上师的弟子之间,以及弟子们及其所从事的修行之间。

三界(Three Realms,藏文khams gsum):此三界一起构成一个世界体系,分别是欲界(由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饿鬼道和地狱道等轮回六道构成)、色界和无色界。

三界(Three Worlds,藏文khams gsum):请参见上述之「三界」。

三皈依(Three Refuges,藏文skyabs gsum):即佛、法、僧。僧或僧团是由已经证得了证之基的修行团体所构成。

三根本(Three Roots,藏文rtsa gsum):密续教法所指的三种皈依对象,即上师——加持的根本,本尊——成就的根本,以及空行母——证悟事业的根本。密续之三根本平行于佛经教法的三皈依。

口诀教导(梵文Upadesha,藏文man ngag):请参见「阿含」。

[四划]

五种证悟传承(Five EnlightenedLineages,藏文rigs Inga):分别是佛部、金刚部、宝部、莲花部和羯摩部。这五种证悟传承由毘卢遮那佛、不动佛或金刚萨埵、宝生佛、阿弥陀佛和不空成就佛等五佛为代表,此五佛构成成佛的五种面向。他们被视为五蕴的本质,也相对应于五种烦恼被清净转化后所生起的五智。

五蕴(Five Aggregates,梵文skandha,藏文phung po Inga):当「人」在寻找自我、进行分析探究时,发现五种成份,其中有一种肉体的成份和四种心理的成份,分别是色、受、想、行、识。这五蕴聚集在一起,就产生「我」的印象。

内密续(Inner Tantra,藏文nang rgyud):请参见「无上密续」。

化身(梵文Nirmanakaya,藏文sprul sku):请参见「身」。

天龙八部(Eight Classes of Gods and Demons,藏文lha‘dre sde brgyad):天龙八部把世间的灵体分为八种类别:竞、杜、参、夜叉、罗剎、玛魔、罗睺罗、龙众。就内的层次而言,天龙八部相对应于八识,即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怀有「我」的想法、受到染污的末那识,以及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是心的基础,也是业种子和串习的储藏库。

手鼓(梵文Damaru,藏文da ma ru):一种修法时使用的小鼓。传统上是用两片头盖鼓制成,背对背地绑在一起。

文殊师利(梵文Manjushri,藏文’jam dpal):十地菩萨,一切诸佛智慧的化身。

[五划]

四金刚(Four Vajras,藏文rdo rje bzhi):此四金刚乃是不坏之证悟身、语、意和本初智慧的象征。

本初智慧尊(梵文Jnanasattva,藏文ye shes sems dpa’):或智慧萨埵。在修持生起次第时,本初智慧尊从法身的智慧虚空中生起。然后本初智慧尊融摄、安住在三昧耶尊,也就是修行者所观想的本尊心间。

[六划]

伊喜措嘉(Yeshe Tsogyal,藏文ye shes mtsho rgyal):莲师最重要的弟子兼西藏明妃(佛母)。她本身是一个伟大的上师,在封藏伏藏教法的过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关键角色。请参见她的自传《伊喜措嘉佛母传》。

伏藏(Terma,藏文gter ma):字面意义为「宝藏」,主要是莲师封藏的教法和经过加持的圣物,当它们在未来能够为世界和世人带来更多的利益时,会由掘藏师取出。

如来(梵文Tathagata,藏文de bzhin gshegs pa):「佛」的同义字。

如来藏(梵文Tathagatagarbhs,藏文de gshegs snying po):请参见「善逝藏」。

成就(梵文Siddhi,藏文dngos grub):在修道过程中所证得的成就。成就有两种:具有各种神通力量的「一般」成就,以及无上的成就,即证得佛果。

[七划]

佛之三秘(Three Secrets of A Buddha,藏文gsang ba gsum):即证悟之身、语、意。也被称为「三金刚」(three vajras)。

劫(Kapla,藏文bskal pa):根据古代印度的宇宙观,劫是一个宇宙经历成、住、坏循环的时期,继此之后是一段空白的时期。

妙拂洲(梵文Chamara,藏文mga yab):根据佛教的宇宙观,妙拂洲是位于南瞻部洲(即我们的世界)西南方的一个附洲。莲师净土吉祥铜色山即座落于此。

妥噶(Thogal,藏文thod rgal):大圆满的修行法门,专注于究竟实相任运显现的「明晰面向」。相反的,彻却(trekcho)则专注于本初清净的面向。

贝玛噶旺吉美玉壤林巴(Pema Garwang Chime Yudrung Lingpa,藏文pad ma gar gyi dbang phyug chi med gyung drung gling pa,1813-1899):即蒋贡康楚的伏藏师名号,被认证为西藏首位和首席大译师毘卢遮那(Vairotsana)的转世。蒋贡康楚是推动西藏东部利美运动的功臣。他是博学多闻、著作丰富的作家,具有高深证量的大师,也是一位德童或伏藏师。

身(梵文Kaya,藏文sku):根据大乘佛教的说法,佛的证悟功德一般被分为「法身」(空的面向)和「色身」(显的面向)。法身是成佛本身的状态,只有诸佛能够有所觉知。色身是善巧方便,因此非佛者能够觉知佛。色身可再分为「报身」(乐受身,明晰的面向),了证第十地的大菩萨能够觉知报身,以及一般凡庸众生能够觉知的「化身」。

那日仁今(Ngari Rigdzin,藏文mnga’ ri rig 'dzin,1487-1542):或众所周知的那日班禅贝玛旺杰(Ngari Penchen Pema Wangyal)。他是伏藏师,也是学者,以针对三戒所做的论释闻名。在此论释中,他详细说明和护卫宁玛派的地位。

那澜陀(Nalanda):中世纪印度最重要的佛学院之一。那澜陀佛学院座落于菩提迦耶北方、舍利弗的出生地(即现今印度的比哈省),距离佛陀阐释般若智慧教法的灵鹫山不远。那澜陀佛学院扩展的规模宏大,享誉全亚洲,许多大乘佛教最伟大的大师皆出身此佛学院,并且掌理该佛学院。那澜陀在第二世纪创建,于一二三五年被穆罕默德的军队摧毁。那澜陀拥有一千年的历史。

[八划]

咒语(梵文Mantra,藏文sngags):修行者在从事正确的观想时所念诵的种子字或用语,使修行者的心免于凡俗的觉知。咒语是修行者对本尊的祈愿,也是本尊以音声形式的展现。

果乘(ResultantVehicle,藏文’bras bu’itheg pa):即金刚乘或密咒乘。金刚乘不把「心的清净本质」视为在未来某个时候要达成的目标,而是当做眞实的修行道路。

波罗密多(梵文Paramita,藏文pha rol tu phyin pa):超越的圆满或善德,可以带领修行者成佛的修行法门。有六波罗密多,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

法身(梵文Dharmakaya,藏文chos sku):纯粹是指成佛之空性的领域。另一方面也表示空性与明光本初智慧之双运。

法性(梵文Dharmata,藏文chos nyid):用来指「空性」的另一个词汇,即现象的本质(诸法的本质)。

法轮(梵文Dharmachakra,藏文chos kyi 'khir lo):字面意义为「实相之脉轮」。请参见「脉轮」。

空行母(梵文Dakini,藏文mkha’ 'gro ma):以女相呈现的智慧象征。空行母有数种,其中包括全然证悟的智能空行母,以及拥有各种修行力量的世俗空行母。根据佛部、金刚部、宝部、莲花部和羯磨部等五种证悟传承,智慧空行母被分为五种类别。请参见「五种证悟传承」。

空行或勇父(梵文Daka,藏文dap’ bo):字面意义为「英雄」。在密续中,这个头衔被用来指男菩萨,等同于空行母。请参见「空行母」。

金刚(梵文Vajra,藏文rdo rje):一种类似坚石或钻石的物质。有时候被指称为雷电或霹雳,象征无可摧毁(不坏)。在法器的形式中,金刚通常用于密续法会,象征善巧方便,即悲心。而与金刚(杵)一起使用的铃(梵文ghanta,藏文dril bu),则象征空性的智慧(空慧)。

金刚持(梵文Vajradhara,藏文rdo rje 'chang):金刚持是结合五种证悟传承的报身佛的名号。金刚持有时候等同于普贤如来。

金刚乘(梵文Vajrayana,藏文rdo rje theg pa):请参见「果乘」。

长传(Kahma,藏文bka’ ma):或教传教法。从佛陀往下传授给他的弟子,一直流传至今的口耳传承教法。

阿含(梵文Agama,藏文lung):是指阐明密续的秘传教法。在宁玛派的密续类别中,内密续被分为三种: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在同一个体系内,这三种瑜伽也被称为「噶玉」(rgyud)、「龙」(lung)、「曼噶」(man ngag),即梵文的密续、阿含和论议,其中,玛哈瑜伽被视为密续(噶玉),阿努瑜伽被视为阐释(龙),阿底瑜伽被视为口诀教导(曼噶)。

阿弥陀佛(梵文Amitabha,藏文’od dpag med):字面意义为「无量光」。此佛属于莲花部佛,象征一切诸佛之语。

[九划]

南瞻部洲(梵文Jambudvipa,藏文’dzam bu’I gling):在古代印度的宇宙体系中,南瞻部洲是我们身处世界的名称。

却吉旺秋(Guru Chokyi Wangchuk,藏文gu ru chos kyi dbang phyug’1212-1270):五大「德童王」之一。此五大德童王乃是最伟大的伏藏师。

持明者(梵文Vidyahara,藏文rig 'dzin):字面意义为「持有明觉者」或「持有知识者」。在金刚乘中,持明者具有高深的证量。根据宁玛派的传统,有四种金刚乘相对应于佛经教法的十种(或十一种)了证层次。

降伏死魔的甘露(梵文Amrita,藏文bdud rtsi):是不死之甘露,也是智慧的象征。

食子(Torma,藏文gtor ma):一种法会的供养,有着比较繁复或比较不繁复的设计,通常用面团制成,但有时候使用陶土。

毘卢遮那(Vairotsana,藏文ba’i ro tsa na):生于第八世纪,是莲师和寂护大师的第一批西藏弟子之一。毘卢遮那在寂护大师跟前受具足戒,并且领受毘卢遮那这个法名。他也是中国大师师利星哈的弟子,并且在净观中,直接从噶拉多杰那里领受教法,是穿针引线地把大圆满教法引进西藏的首批人物之一。他也是西藏翻译佛经和密续最早期和最伟大的译师之一。

[十划]

乌迪亚那(Oddiyana,藏文o rgyan):根据现代学者的说法,乌迪亚那是位于斯瓦特河谷的一个古代王国。斯瓦特河谷座落于现今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的省分,以「密咒教法的摇篮」而闻名,在西藏文献中,常常被指称为「空行母之土」。

[十一划]

曼达(梵文Mandala,藏文dkyil 'khor):字面意义为「中围」,具有众多涵义。最基本的意义是指呈环状排列的供养,比较甚深的意义是指生起次第的修行所观想之本尊的清静坛城。最后,曼达也可以指本初智慧本然任运呈现的虚空。

坚牢地母(Tenma Goddesses,藏文brten ma bcu gnyis):与西藏山峦有关的十二位地母,她们在莲师面前立誓保护西藏的宗教和人民。

基、道、果(Ground,Path and Fruit,藏文gzhi lam 'bras bu):每一个佛教体系根据这三重结构来表达其整体的见地。一般来说,「基」是现象(诸法)的眞实状态,「道」是在「基」的见地架构内所从事的禅修,「果」则是修行的最后结果。在密续的体系中,基、道、果被了解为「形成一个单一的相续」(这即是密续这个字的字面意义)。换句话说,道与果的质量已经呈现并包含在基之中。

密咒乘(Secret Mantra,藏文gsang sngags):金刚乘的另一个名称。请参见「果乘」。

密续(梵文Tantra,藏文rgyud):字面意义为「相续」。阐释心之本然清净的金刚乘佛教法本。请参见「阿含」。

密续本尊(Yidam Deity,藏文yi dam):以男相或女相呈现,代表成佛的不同面向。本尊可能是忿怒尊或寂静尊,个别的修行者按照自身的本性和需求来观修。

净土(Pure Land,藏文mkha’ spyod):请参见「佛土」。

净土或佛土(Buddhafield,梵文buddhakshetra,藏文zhing khams):一般用来指称佛居住的范围或领域。佛土按照三身来分类,这些佛土只有具有相对应之证量的众生才能够感知得到。除此之外,尙有诸佛和拥有非常高深证量的菩萨所化现出来的净土,具有适当的业和功德的众生才能够进入这些净土,并且能够无碍地在修道上有所进展。这些净土类似化身净土,并且根据所在位置来分类,无论是在天空、地表,甚至地底。莲师的吉祥铜色山净土、观世音菩萨的普陀拉净土、隐藏的香巴拉净土等等,都被视为这个种类的净土。

[十二划]

报身(梵文Sambhogakaya,藏文longs spyod rdzogs pa’i sku):请参见「身」。

普贤如来(梵文Samantabhadra,藏文kun tu bzang po):普贤如来,从未落入迷妄的本初佛,明觉的象征化身,心之遍在明性。

无上密续(梵文Anuttara Tantra,藏文bla na med pa’i rgyud):根据新译派为密续所做的四种分类中,无上密续是第四种密续,也是最高深的密续。无上密续相应于玛哈、阿努和阿底三内密续,相对于宁玛派六种密续中的事部、行部和瑜伽部三外密续。

善逝(梵文Sugata,藏文bde bar gshegs pa):字面意义为「已经前去和进入大乐之中」,是「佛」的同义字。

善逝藏(梵文Sugatagarbha,藏文bde gshegs snying po):字面意义为「善逝的本质」,心的明性和空性,是如来藏的同义字,即存在于每一个有情众生之内的佛性。

须弥山(MountMeru,藏文ri rab):根据古代印度的宇宙观,须弥山是位于宇宙体系中央的一座大山。

[十三划]

塔香桑腾林巴(Taksham Samten Lingpa,藏文stag gsham bsam gtan gling pa):十七世纪宁玛派著名的大师和德童。在他掘取出来的伏藏中,以伊喜措嘉的自传为主。这本自传的英译本为《伊喜措嘉佛母传》(Lady of Lotus-Born)。

惹那林巴(Ratna Lingpa,藏文rat nag ling pa,1403-1478):伟大的伏藏师,也是宁玛派密续的首位编纂者。

新译派(New Tradition,藏文gsar ma):新译派是指在把梵文法本翻译为藏文后期所创建的藏传佛教教派。在同一时期,藏人也着手复原在十一世纪被藏王朗达玛迫害的教法。

经量部(梵文Sautrantika,藏文mdo sde pa):小乘佛教教义体系的名称,以繁复的逻辑(因明)和知识论而闻名。

邬金(Orgyen,藏文o rgyan):乌迪亚那的藏文。请参见「乌迪亚那」。

[十四划]

宁玛派(Nyingma,藏文rnying ma):请参见「旧译派」。

彻却(Trekcho,藏文khregs chod):请参见「妥噶」。

铜色山(Copper-Colored Mountain,藏文zang mdog dpal ri):莲师净土的名称。请参见「妙拂洲」。

[十五划]

仪轨(梵文Sadhana,藏文sgrub thabs):字面意义是修行法门,是一种系统化的生起次第修行,由许多步骤构成,其中包括与本尊之身、语、意相关的瑜伽。

德童(Terton,藏文gter ston):或掘藏师。莲师具有成就的弟子们的转世,他们发现和取出由莲师及其佛母伊喜措嘉封藏的伏藏教法。

德达林巴(Terdag Lingpa,藏文gter bdag gling pa,1646-1714):敏林德千局美多杰(Minling Terchen Gyurme Dorje)的另一个名号。他是一位著名的德童,也是敏珠林寺的创建者。敏珠林寺是西藏中部主要的宁玛派寺院。德达林巴汇编宁玛派口耳传承的长传(或「教传」)教法,并且汇集所有早期的岩传(或短传、伏藏)教法。

撒拉哈(Saraha):第十世纪的印度大成就者,或具有高深成就的大师。他是三套著名证道歌的作者。

莲花光(Lotus Light,藏文pad ma 'od):位于莲师净土妙拂洲吉祥铜色山的宫殿名称。请参见「妙拂洲」和「吉祥铜色山」。

莲师八变(Eight Manifestations of Guru Rinpoche,藏文guru rin po che’i mtshan brgyad):莲师八变是莲师在其充满神秘色彩的传记中,所描述的八种著名化现的名号,分别是莲花生大士、洛登秋瑟(又称「爱慧上师」)、贝玛嘉波(又称「莲花王」)、尼玛欧瑟(又称「太阳光」)、桑给札卓(又称「狮子吼」)、释迦桑给(又称「释迦狮子」)、多杰卓罗(又称「怖畏金刚」)、鸟迪亚那金刚持。

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藏文’jam dbyangs mkhyen brtse dbang po,1820-1892):在萨迦派和宁玛派的近代历史中,他是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也是西藏东部利美运动,即不分派运动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是伟大的伏藏师,并被认为是五大德童王的最后一位。

贤劫(Fortunate Kalpa,藏文bskal pa bzang po):是我们目前所在的劫的名称,之所以称为贤劫,是因为有一千个佛将在此劫显现世间。释迦牟尼佛是此贤劫千佛中的第四佛。

轮(梵文Chakra,藏文’khor lo):字面意义为「轮」或「脉轮」。脉轮的结构有如轮辐或花瓣,形似轮子,由中脉支撑。依照密续的说法,有四种或六种脉轮。法轮是指位于心间的脉轮。

轮回三界(Three Dimensions of Existence,藏文sa gsum):一般来说,这三界是指地上、地表和地底。这个词汇偶尔用来指称佛教宇宙观的三界(three realms)。请参见「三界」。

[十六划]

噶雅(Ngayab,藏文rnga yab):请参见「妙拂洲」。

[十七划]

弥勒(梵文Maitreya,藏文byams pa):意为「慈氏」。弥勒是十地菩萨,目前在兜率天内担任佛陀的摄政。当释迦牟尼佛时代结束之际,弥勒将在这个世界化显为此贤劫千佛的第五佛。请参见「贤劫」。

[十八划]

旧译派(Old Translation,藏文rnying ma):或宁玛派。从第八世纪以来,旧译派是藏传佛教教法的原始传统,被称为旧译派,以用来对照在第十二世纪创建的新译派。

罗剎(梵文Rakshasa,藏文srin po):一种危险的肉食恶魔。

罗睺(梵文Rahu,藏文sgra gcan):神话中的一种恶魔。人们认为罗睺吞食日月,因而造成日蚀和月蚀。

[二十五划]

观世音菩萨(梵文Avalokiteshvara,藏文spyan ras gzigs):被视为一切诸佛慈悲的体现,也被视为三身中的报身。阿弥陀佛被视为法身,莲师则被视为化身。[/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09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第一节课

思考题
1、刚开始学习密法时,先要注意什么?这有什么必要?倘若有人一学佛就高攀甚深大法,你打算怎么劝导他?
2、七句祈祷文是莲师所造吗?它是如何形成的?按照《七句祈祷文修法》的观点,持诵它哪些功德?
3、很多人念七句祈祷文的发音或音调不同,这有影响吗?为什么?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从今天(2009年9月25日)开始,我想利用几堂课的时间,介绍一下莲师七句祈祷文的功德。
关于七句祈祷文,麦彭仁波切有个注释叫《白莲花》,里面分了几个层次:前面讲外修法;后面讲内修、密修、极密修,都是甚深的内容。而我们这次,只是简单讲一下外修法的部分。
这个内容也属于密法,听的人最好得过灌顶,即使没有得过,也一定要对密法、对莲师有信心。如果你持有“密法是邪道,修学密宗恐怕不合理”的邪知邪见,那最好不要听受,否则对你的相续不一定有利。

。。。。。。

下面对麦彭仁波切的《七句祈祷文释·白莲花》,字面上作个简单介绍。我想没必要引用很多教证、理证,有智慧的人学了之后,自会感受到圣者金刚语的殊胜加持。
造论之初,有一个祈祷莲师的梵文顶礼句:
那莫革日班玛曼则西日班则德恰雅!
三世真佛金刚持,此刹化现海生尊,
无死智身持明王,具德莲师救护众。
三世诸佛的本体金刚持,于此刹土中化现为海生金刚——莲花生大士。他拥有无死智慧,堪为成千上万持明者之王,对于如此具德的莲花生大士,祈求您救护吾等末法时代的可怜众生。
越是虔诚祈祷莲师,他的加持就越猛厉,融入我们的心之后,修行必定会顺利成功。否则,末法时代邪魔外道极其猖狂,内心的邪执分别念也层出不穷,若不依靠强有力的后盾,单凭自力很难以完成修道。因此,我也再三祈请各位金刚道友:希望你们随时以虔诚的信心,猛厉祈祷莲花生大士。若能这样做,你的修行一定会圆满,善始善终。
如来加持之日轮,开启三信之心莲,
善说蜂蜜甘美味,具善缘者请分享。
此处用了一种形象化比喻:如来的加持犹如日轮的光芒,开启了作者麦彭仁波切三种信心的智慧莲花,撰著了下面这部如甘美蜂蜜般的善说,请具善妙缘分者共享。

莲花生大士有不计其数的祈祷文,但一切祈祷文之王,就是这七句祈祷文。它并不是莲师自己所造,而是十方诸佛祈祷莲师的祈祷文。犹如虚空中出现《一子续》一样,它是三世诸佛的加持与智慧积聚一体时,自然发出的声音,故为一切加持、一切功德、一切悉地的来源或大宝藏。
你们读了下面的功德就会知道,不说内和密的甚深意义,单单是外义,功德都大得不可思议。这一点,有智慧的人肯定会明白。正因为如此,藏地108位伏藏大师的伏藏品中,无一不有此金刚七句。而且,以宁玛巴为主的所有寺院,在共同大修任何法之前,都会先念诵三遍莲师七句祈祷文。
要知道,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以诚挚的信心来祈祷,莲花生大士与十方诸佛、三根本 、护法神等圣尊,都会云聚在你面前,对你赐予加持、灌顶。就像街上流浪的一个乞儿,当他淹没在茫茫人海中无人照料时,若以哀号声呼唤母亲,母亲自会循声前来维护,给他带来安全感。同样,在这黑暗的末法时代,我们凡夫人靠自力很难修行圆满,故而,祈祷上师、本尊、护法,尤其是莲师十分重要。

。。。。。。

《七句祈祷文修法》的教证,以上我作了简单介绍,这次就不广说吧,只是让你们对密法有信心的人,字面上了解一下,看七句祈祷文到底有什么功德。这节课讲完以后,很多人可能不管是走路、吃饭,天天都会念这个祈祷文。我就是这样,乍看到一本书,暂时有特别大的信心,不过凡夫人总是不太稳定,过一段时间又容易变。但不管怎样,假如你从根本上理解了,即使有一点点变化,大的方向也不会改变。
末法时代,祈祷莲师的确很重要,这一点希望你们好好思维。并不是因为我学藏传佛教,就非要把它夸得天花乱坠,在我看来,佛教也好、外道也好,只要对众生最有利益,就可以平等地弘扬。这是我唯一的目标。
当然,对众生今生来世最有意义的,到底是什么法?这值得每一个人去观察、思维。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10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http://www.zhibeifw.com/fjgc/ptsx_list.php?id=12973

[b]莲花生大士可满足众生愿

持明德达朗巴的伏藏品《上师猛修法历史》中记载:“尤其欲求速成就,谁修行供莲花我,犹如摩尼宝珠前,祈祷自生诸所需。”在末法时代,尤其若想获得佛菩萨加持而迅速成就,顺利承办息、增、怀、诛的一切事业,必须以猛厉、虔诚之心,一心一意祈祷、供养、观修莲师,如此则定能如愿以偿,犹如在摩尼宝前虔心祈祷,它虽没有分别念,却可满足你的一切所需。

大家都知道,在过去,人们需要财富时,于摩尼宝前祈祷,就会降下财富;需要名声、地位时,于摩尼宝前祈祷,也都能一一获得。同样,我们之所以称莲师为“如意宝”,就是因为他能赐予一切悉地,后学者有什么样的愿望,祈祷莲师皆能满足,就像地藏王菩萨能满足一切所愿一样。

尤其在末法时代,众生成就比较慢,修行时什么感应都得不到;做事情的效率也特别低,想承办一件重要的事业,始终都是违缘重重,此时若能祈祷莲花生大士,他必定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昨天,有位萨迦派的堪布来到我家,求一个《文殊静修大圆满》的传承。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给他念传承,但还是在大圆满的境界及见修行果上,彼此作了一些探讨。在探讨的过程中,他说自己在修行或弘法利生时,经常遇到各种违缘,很多事情刚开始比较辉煌,慢慢就成了虎头蛇尾,最后什么事都无法成功。

他问我有什么解决方法。我说:“我也不知道,仅凭凡夫的分别念出主意,也不一定准确。不过我个人认为,祈祷莲师绝不会有任何欺惑。我从小时候起,就一心一意专注于祈祷莲师,至今从未改变过,也从未放松过。还没读书时是这样,直到现在仍是这样。这么多年来,我的心比较专一,不是今天喜欢一位本尊,明天就不喜欢了……”他对此也表示认同,觉得祈祷莲师极有必要,否则,许多违缘很难以避免。

比如,他自己在家乡办佛学院,前七年都很顺利,但后来身体就不好了;他宣讲五部大论,刚开头也不错,后来眼睛就看不清经书了……我以前认识他。早年法王去印度时,印度南方萨迦派的布惹寺住持,曾请法王去传法,他当时也在场。在我的印象中,那时候他很年轻,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的他也和我一样,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还有很多方面的变化。

在座有些道友可能也像他一样,希望很快修成一个法门,即生中不要出现违缘,但却一直难以善始善终,其实这也跟前世、今生各方面的因缘有关。所以,你们平时除了小心谨慎地护持修行以外,还应当依止诸佛总集的莲花生大士,尤其是末法时代五浊炽盛,祈祷这样的如意宝非常有必要!

那么,祈祷莲师有什么功德呢?如云:“佛海加持护如子,空行悉地降如雨,现有鬼神行嘱事,事业任运救有情。彼等依我而出生,除疑精进而实修,若欺我劣诸君臣!”以莲师的发愿力,只要你诚心祈祷,浩瀚如海的诸佛菩萨都会前来加持、摄受你,犹如母亲慈爱自己的孩子般,会特别地哀愍你。不同空行刹土的无量空行母,会为你遣除修行的一切道障,就像天降甘霖一样,自然赐予共同与不共的悉地。世间和出世间的一切鬼神,也会遵照曾于莲师等持明上师前所承诺的那样,帮你顺利展开一切利生事业。

我们作为大乘佛子,利益众生是最大的责任,若能祈祷莲师,这样的事业便可任运自成,如愿救度有缘众生。很多人特别想帮助众生,然而因未得到莲师等诸佛菩萨的加持,即使有一颗利益众生、弘扬佛法的心,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实际操作中难免常常碰到违缘。因此,在末法时代,对每个人来讲,祈祷莲花生大士极为重要!

诸佛菩萨、空行护法的加持,全部都依靠莲师而获得。所以大家在实修时,也不必胡思乱想,应当遣除一切疑惑,全心全意祈祷莲师。莲师从不欺惑任何人,如经云:“佛语至诚,终不欺人。”佛的语言最为诚实,即使天垮下来,佛陀的语言也不会骗人。因此,我们一定要相信莲师。只要修成了莲师,其他本尊、护法自然也就修成了。

其实,这个道理也不难理解。就像世人要承办一件事情,跟最高领导已经说通了,下面的人就没问题了。同样,若能把莲师的智慧与加持融入自心,那么各教各派的大德及护法、本尊等的加持,自然也就获得了,因为莲师是一切诸佛的总集。所以,我们务必要一心祈祷,即使你对莲师生不起信心,也千万不要随意诽谤。

现在大多数的佛教徙,可以说已步入正轨,但在七八十年代,相当一部分人出来诋毁莲师,当时我们特别惊讶,觉得这些人太可怜、太可怕了!莲师是三世诸佛的总集,其智慧、悲心、能力的万分之一,他们都望尘莫及,竟然还敢那样诽谤?当然,如果你有特殊的密意,这就另当别论了;但如果没有,一般的凡夫人,包括著名的学者和法师,也千万不能这样做。你要诋毁的话,必须要有充分理由,但你若来藏地深入细致地学过莲师伏藏法,看过莲师的传记,相信你绝对提不起诽谤之心。

不过,现在有些人被邪见覆盖了相续,不仅信口诽谤密宗,对净土宗、禅宗、华严宗也大放厥词。这些人的胡言乱语,根本没有任何可靠依据,对此我们也没必要去辩驳。但真正懂道理的人,应当学会以理服人,即使你对莲师法门生不起信心,也千万不要去诽谤,这一点务必要切记!

总之,对于莲师永不欺惑的这些金刚语,我们应当铭记在心。这次讲完金刚七句之后,再过两三年,你若对莲师法门不起信心,甚至诽谤,这是不行的。真正有智慧的人,年轻时所得到的法门,到了白发苍苍时,还是记忆犹新。就像有些高僧大德,一个窍诀用了一辈子,如此对生生世世都受用无穷。

所以,学了这些内容以后,我们应将唯一的皈依处总集,认定为莲师如意宝。无论是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药师佛,还是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或是舍利子、目犍连,这些我们常祈祷的皈依境,皆可摄集于莲师一体,莲师就是一切圣尊,只要观修他,一切诸佛菩萨都可以修成。

明白这一点后,我们应怀着无比的信心和欢喜心,以迫切的心情唯一受持此祈祷之王——七句祈祷文。要知道,末法时代众生业力深重,烦恼重重,违缘也是多之又多,在这样的环境中修行,唯有依止如暗夜明灯般的莲师。诵持他的七句祈祷文,其加持最为殊胜、最为迅速,因此,每个人切莫等闲视之,一定要经常念诵。

索达吉堪布开示[/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11

随喜功德


#112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http://www.zhibeifw.com/fjgc/zbfy_list.php?id=7360

[b]《疯智》
——邱阳创巴仁波切的一生
《Crazy Wisdom》
节选自纪录片《Crazy Wisdom》
(a film about the life and times of ChogyamTrungpa Rinpoche)
制片人:Johanna Demtrakas


那是1968年,在喜马拉雅山间的一处岩洞里,一位年轻的西藏僧人,写下了在禅观中看到的这个世界,以及由此而来的一切可能性。他说:“虽然我活在这个污浊的暗世,虽然我在这个物质主义横行的世界中蹒跚而行,禅修的传统正在消隐,人们沉醉于精神的狂妄中……”

他是邱阳创巴仁波切。他这一生的角色,是把佛法带到西方,带到全世界,对此他感到非常紧迫。

在这个浊恶的时代,“智慧”一词某种程度上在褪色。地狱似乎已出现于人间,悲伤常常伴随着人们,思想中充满抑郁。然而仁波切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人,他为每个人指示生而为人的所有潜能,所有希望和恐惧的特质藉此转化为疯智。

疯智为藏文的直译,即疯狂的智慧,与智慧伴随的疯狂。所谓的“疯狂”,并非通常人们所言,有悖于自私、习惯或传统的某种行为。“智慧的疯狂”意指一个人达到某种证悟境界,流露出不受限制、无须勤作、光明而慈悲的能量。


邱阳创巴仁波切十八个月大时被认定为活佛转世,从伟大的成就者手中接受了圆满完整的佛法教育。仁波切的上师是堪布——岗夏,他名字的意思是所有一切的怙主。堪布非常深入地体悟人性。喇嘛们经常拿着念珠念咒,“嗡玛尼贝美吽,嗡玛尼贝美吽。”一次堪布走过来,从喇嘛手里抢过念珠,把它扯断,说:“嗡玛尼贝美吽好胜,嗡玛尼贝美吽执著,嗡玛尼贝美吽无明。”他以这样的举动为弟子削弱烦恼。仁波切在年纪尚轻的阶段,禅修和佛法训练各方面已趋于完善,那时的他看起来已经坚强而有力。那是西藏传统的最后一代。

创巴仁波切曾说,我把自己奉献于为西方指示觉悟的见解和道路这一工作。这个世界并不是单纯地靠宗教拯救,我们还可以通过世俗中的觉醒来拯救世界。现状如此糟糕,这个世界迫切需要大家帮助。所以我以这个世界的名义,请求大家做一些有用的事情。这当中最基本的要点是,对于此生,不要怯懦,不要害怕面对,甚至害怕承认我们其实是相当不错的。

仁波切旨在创造一个觉醒的社会。他的学生说,这需要大家有足够的信心,你不可能在半信半疑中从事这个工作。加入到这个行列的每个人,并不是因为自己相当不错,令人惊叹,而是因为仁波切对于这个世界本有的智慧,有发自内心的一种感恩。

公元800年,莲花生大士授记说:“当铁鸟飞行时,佛法将会传入红色人种的土地。”

1963年,邱阳创巴仁波切获得一份在英国学习的资助,就读于牛津大学。那时他还穿着僧袍,是一位年轻的喇嘛,看上去非常年轻,像一朵美丽的花,似乎任何时候都可能消融于光中。一位故人回忆说:“我现在已记不得他说了什么,但他的出现完全征服了我们,也许这像一个幼稚女孩的表达,但是他确实有非常不同的特质。”

佛法旨在开启人的心性,认识万法实相。在牛津的那段时期,仁波切努力探索和检验自己如何展开佛法的传播。他还不太清楚,西方人最适合以什么样的方式接受佛法。因此为了熟悉西方文化,仁波切参加了很多课程。他努力积累经验,切切实实体会西方人的痛苦。

为了得到这种感觉,仁波切好像端起一碗痛苦,细细品尝,然后说:“哦,这就是他们正在经历的痛苦。”仁波切是这样来寻找合适的字眼,可以和人们沟通的准确词句。

1967年,仁波切和阿贡仁波切在苏格兰创办了桑耶林,这是西方第一个藏传佛教中心。杂志上介绍了桑耶林,有一张整页的照片,创巴仁波切和阿贡仁波切站在最前面。

一位学生回忆说,他看到那张照片后,觉得一定要和他们在一起,于是放弃了工作和房子,前往桑耶林。他在深夜到达小镇,镇上没有公共车去桑耶林,只好走路过去,大约七十英里,走了将近六小时。

仁波切改变了他内心深处的灵魂,这是最主要的变化。没有禅修,就不会进步。仁波切的教导会时时发生,在交谈中,在他的房间里,有时还会持续到深夜,那是学生收获最多的时候。


然而仁波切最终决定离开桑耶林。他脱下僧袍,换上一般人的衣服,这样走在伦敦的大街上。他说他喜欢电影院,因为在那种昏暗的地方,让他回忆起从前西藏的温暖,虽然现在已经逝去。

仁波切筹划了一次去不丹和印度的旅行。在不丹,仁波切去了莲师的岩洞虎穴,在那里禅修。仁波切说:“在这个地方莲花生大士扔下他的水晶念珠,变成了如今的瀑布。”

仁波切曾回忆说,在虎穴并不是一个印象深刻的开始,似乎是选择了一个错误的地方,不清楚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在其它什么地方还有一个真正的虎穴,但它确实是一个充满能量和加持的地方,情形逐渐好转,突然之间思想打开了,毫不费力地。仁波切花了五个小时把它们记录下来。

“虽然我活在这个污浊的暗世,虽然我在这个物质主义横行的世界中蹒跚而行,禅修的传统正在消隐,人们沉醉于精神的狂妄中……佛法被用作个人的游戏,物欲之流倾泻而来,物质主义统宰了一切……”

当这些出现在他的思想中时,这是一种证悟。仁波切写下了对于这个暗世的体悟,我们可以看到,精神价值已经丢失,物质主义引发了人类对这个星球造成多大的破坏。伪善是相当可怕的!创巴仁波切带着在虎穴禅观中写下的仪轨返回了苏格兰。

十四
1987年4月4日,加拿大哈利法克斯(Halifax)。
哈利法克斯电台报道,港口四分之三的海面上有冰川,向大海延续了八英里。这个季节有冰层很正常,但它们很少到达哈利法克斯。

萨姜米庞仁波切回忆说,整个海面看起来冻结了,十分寒冷,也许是他和我们的感觉吧,他即将离开我们。

仁波切的秘书回忆说,我无法相信,我去了医院,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仁波切。我走到床边,知道他听不到我说话,但也许还可以表达我的想法,也许会得到一些答案。可是就像一个电视屏幕,他在我面前,一动不动地静止着。

仁波切睁开眼,每个人都等待那个时刻。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和大家说话,就在这个时刻。这一时刻,是最后一次了,仁波切会留下最后的话,给每个人,大家都有这这样的感觉,都在等待。

该如何结束呢?一起唱香巴拉赞歌吧!这是大家给仁波切最后的供养。

在苍天青龙雷声隆隆
老虎之闪电遍驰四方
狮子之鬃毛延展青云
大鹏金翅鸟横跨三界

无畏无惧,香巴拉勇士
庄严金刚座上,利格登王
萨姜结合苍天与大地
萨姜王母收获和平

无畏号角弘扬回响
全胜之旗帜尽飞扬
凡圣光辉普皆扩张
欢庆!那东方大日升起

仁波切睁开眼,看着周围的人们,慢慢地呼吸,等着大家结束。每一次呼吸,大家都在期待发生什么,因为不知道是否这是真的。

仁波切圆寂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再不可能问什么问题。
萨姜米庞仁波切望向大海,冰层已开始慢慢退去,第二天早晨便全部消失。天空是晴朗的蓝色。

在美国佛蒙特里,三千多人参加了创巴仁波切的荼毗。顶果钦哲法王从印度赶来主持荼毗仪式。噶玛巴的法子们也从锡金赶来。

转世了。有一些奇迹,在云彩里,在天空中。

十五
萨姜米庞仁波切说,我看到老师们,上师们,试着赶上创巴仁波切,也许这在头几年是有趣的,但是每一年,每一天,二十四小时,他们说不知道仁波切是如何做到的,也许他是疯狂的,也许这是令人惊奇的“疯智”。

附:邱阳创巴仁波切的诗一首

登极

父母是非常慈爱的,
而我太年少未能体会。
高原的崇山与深谷美丽无比,
未曾见过低地的我,何其愚昧。


努力汲取心灵的滋养,
淬砺智慧的剑锋,
我寻得永恒的父母,
令我再也难忘。


无人左右我的思想,
我显露本我的自性。
现出少年王子的凤仪,
此皆唯一上师之所赐。


我为利他之行而忙碌。
般若,穿透所有障碍,
将王子变成年老而睿智,
对任何人都无所畏惧。


跃舞太虚,
云彩为衣,
掌中握月,撷日为食,
星辰是我的扈从。


赤裸的孩子美丽且尊严。
红花开满天空。
可笑那不成样的舞者,
随着无人吹奏的喇叭起舞。


在红宝石砌的宫殿里,
听着种子字的念诵,
幻相的舞蹈赏心悦目,
现象的迷人姑娘们。


无佩剑的战士,
骑着彩虹,
充耳是超凡喜悦的无尽笑声。
毒蛇变为甘露。


以火为饮,以水为衣,
紧抓着风的鬃毛,
吐纳着泥土,
我是三界之君王。

翻译:释传明
校对:吉祥海[/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13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莲师传》之第二章:尸陀坟林修密行 空行加持莲花生

自我入灭后八载,我将重现于乌迪亚纳国土中,具有莲花生之名。我将为密咒教主。
——释迦牟尼佛,《圆满聚集殊胜续》

THE LOTUS-BORN: The Life Story of Padmasambhava
莲师传:莲花生大士的生平故事

伊喜·措嘉/記錄撰寫
娘·讓·尼瑪·沃瑟/取藏
郭淑清/中译


[b]第二章

|尸陀坟林修密行 空行加持莲花生|

这位化身显现的王子认为,若他将来要治理王国,便无法利益众生。因此,他做了些瑜伽密行来转化国王与大臣们对他的贪爱。他用骨饰装扮自己裸露的身体,手上拿着象征乐空合一的手鼓向上猛推,还握了一把象征毁灭三毒者的三叉卡杖嘎,接着开始在皇宫的屋顶上跳舞。

许多民众因而聚集围观。有一天,他让三叉卡杖嘎从他手中滑落,击中了大臣中最具权势的嘎玛拉铁之子的头部,并使其一命呜呼。❿

无论谁违反了王国的法律,都必须受到制裁。所有大臣们齐聚一堂,对国王说道:「尽管这个男孩被立为储君,但他的行为举止却不恰当。他杀了一位大臣之子。现在,王子必须受到刺刑的惩罚。」

国王回答道:「我不知道王子是否为非人的孩子,抑或他本身是个神变化身。杀他并不妥当;就让他被放逐外地吧。」

大臣宣判王子流放国外。国王因此变得非常哀伤而充满悲痛。尽管如此,由于必须强力执行王国的法律,他不得不将王子流放。于是他召见王子,并以各式各样的美食与美酒来款待他。之后,国王以这些富有诗意的话语开口说道:

珍贵海中莲花上,化身男孩你出现,无有父亲无有母。我无福份拥子嗣,在皇宫立你为王。然而王子举止致,大臣之子已丧生。大臣依法判汝罪。既然汝将受驱逐,今可到汝所欲处。

国王说完这些话,泪珠便从眼中滑落。王子将最好的食物拿给他的父王,并说道:

在这世上,父亲母亲实珍贵。您们一直、为我双亲赐王位。由于业债,大臣之子故丧生,依父严法,应被流放方正确。然我无畏,因这心不知生死。不执家乡,流放不会令我惊。恒住快乐,我的父亲与母亲。由于业缘,未来我们将再逢。

王子礼敬双亲之后,接着也掉下了眼泪。双亲心里想道:「他真的是一位化身!」由于心中感到极不快乐,他们掩面而躺下就寝。

大臣们引领王子离开,并护送他到大尸陀林「寒林坟」(大清凉腐尸林),就位于乌迪亚纳国往东的方向。那是个最令人胆颤心惊且恐怖至极的地方,充满了非人魔灵、死尸、以腐肉为食的鸟类,以及凶猛的掠食性动物。

依照当地宗教习俗,死去的人被带到那个尸陀林并留置该地时,每具死尸都会以一块棉布包裹当作衣服,并附带一蒲式耳(brushel,译注:谷类与水果的容量单位,一蒲式耳相当于八加仑)的米粥当作食物。王子现在的言行举措就像个密咒乘的瑜伽士一般,他以尸衣作为下襬,并以尸食作为食物。他保持在称为「如如不动」的三摩地境界,因此住于极大的快乐中。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该地爆发了大飢荒,大部分的人都因而丧命。无数被带入那尸陀林的死尸都未以布料包裹,也没有米粥为食。因此,王子剥下人皮当作衣服,并把尸肉当作食物。经由这般,他让所有居住于尸陀林的玛姆空行母都服从他的指挥,并持续修持瑜伽密行。

这段时期,在乌迪亚纳的「高修」地方,有个名为夏夸惹贾的邪恶国王。他强迫领地里的人民步上错误的道途,他们也因而来世堕入下三道。王子认为,除非透过降伏与忿怒的事业,否则无法让他们归顺。莲师用毒蛇来绑发、人皮为上衣、虎皮当下襬,手握着五支铁箭,以及一把弯弓,到了那满是恶行的国度。王子解脱了所遇的一切男子,吃喝他们的血肉,并和所有的女性结合。他让每个人都听命于他,并修持双叨让摰膬x式。因而,他被称为「罗剎魔」(罗剎王)。

邪恶的国王聚集了当地的人民,密忠侥沟孬C杀罗剎魔。国王自己带着他那把塔惹玛西剑。一位来自当地、技艺高超的弓箭手被安排在尸陀林较低的那端负责看守,而其他人则扛着他们的盔甲与武器,开始从尸陀林较高的那端追猎。罗剎魔以一支弓箭射杀了守卫而逃走。于是,他就被称为「逃脱童子」。

而后,莲花生大士到了萨诃国,他在那里的大尸陀林「悦林坟」(大欢喜腐尸林)修持,同时依靠死尸过活。在此地,他受到空行母「降魔」的灌顶与加持。

在那之后,他又到位于乌迪亚纳以南的尸陀林「索萨洲」。他在那里修持瑜伽密行,并得到空行母「寂命」的灌顶与加持。后来,他回到先前他从一朵莲花中诞生的海中岛屿上。藉着修习密咒乘的空行标志语,他吸引了居住于岛上的四部空行母。所有天道上的海龙众与曜星神灵都允诺要成为他的仆役,并受誓言的约束。

在这之后,他于乌迪亚纳的尸陀林「粗林」(粗犷腐尸林)修持,并亲见金刚亥母,且得到了金刚亥母的灌顶。四部空行母与三境勇父和空行母,都授予他成就与传承。所有的空行母都给予他加持,并教导他佛法。因而,他成为一位具有威力的瑜伽士。空行母给予他多杰.札波.杂的秘密名字,意为「金刚忿怒力」。

这是莲花生大士精确无误的生平故事之第二章,陈述他如何在尸陀林修持并受到空行母的加持。[/b]

注 ❿:尊者听列.诺布仁波切仁慈补充道:「我们不该将莲花生大士视为具有二元分别观点的凡夫俗子,而是要将他视为圆满证悟的佛。他的行止既具有象征性,又不可思议,因为他解脱了大臣之子的心。除此之外,这个举止本身也是莲花生大士所显的善巧方便;他不只创造了让他被驱逐出境的情境,也让人们不再认为只有皇族才能修持金刚乘。对那些心受虚无主义(断见)所綑的人们来说,佛的事业是难以理解的。」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14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第三章

|追随上师受法教 莲花生示修心法|

莲花生大士接著便到了印度的金刚座(佛陀成道处)。有时,他将自已转变为好几百位比丘而向佛壇献供;有时,他则是化为好百几位瑜伽士进行各种修持。因此,人们便问他上师是谁,对此他回答道:

我无父亲无母亲。
我无老师无上师。
我无种姓无名称。
我乃一位自现佛。

每个人闻罢皆抱持怀疑,并说道:「一个展现神通却无上师的的人,必定是个魔。」

莲花生大师深思道:「尽管我是个自生化身,但为了向后人表明上师的必要性,我必须表现得像是我要从印度博学而成就的上师那儿,寻求密咒乘所有的外内法教。」

想到这点,他便前往释迦光尊者(扎巴哈德)的住处。在路上,他遇见了释迦美赤(释迦慈)与释迦米叉(释迦友)这两位比丘,他们正要去向释迦光尊者求法。莲花生大士向他们礼敬,并请求法教。

那两位比丘心想:「罗刹魔已经回来了!」他们因此而变得惊恐不已。

莲花生大士说道:「我不会再做出任何邪恶的行动了;请接纳我。」

他们回答道:「如果真是如此,那首先要把你的武器交给我们。」于是,莲花生大士便把弓与铁箭交出来。比丘说道:「我们还没到教导你的时候。你到我们上师释迦光尊者所住的红岩金翅鸟窟去吧。」

他到了释迦光尊者跟前,在大师那儿受戒,并得到「释迦狮子」的法号。大师教导他瑜伽续(Yoga Tantra)的三大部:《如是智慧续》(Sundha Jnanaya,一说《森达加那亚瑜珈续》)、《瑜伽密行续》(Yogacharyava,一说《臧亚瓦瑜珈续》)以及《一切如来真实摄经》(Tattvasamgraha,《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略作《摄真实经》,一说《达塔萨札哈瑜珈续》)。尽管在大师授予经典的刹那,便能理解其涵义,他仍旧假装要净化障难而研读了这些经典十八遍。同时,即使在尚未修持的情况下,他也亲见了瑜伽续的三十七圣众。

释迦狮子认真思考道:「我将修持玛哈瑜伽的法教,并成就长寿(寿自在)持明与大手印殊胜持明这两种果位。」如此思惟之后,他便前往玛拉雅山并见到伟大的上师妙吉祥友。

他向大师请求开示,然而,大师却说道:「现在还不是我教导你的正确时机。你必须到尸陀林檀香园(梅檀腐尸林),尼师昆噶嫫(普喜母比丘尼)就住在那儿。她是一位具有伟大加持力的智慧空行母,并精于授予外在、内在和秘密的灌顶。到那里去,并请求灌顶。」释迦狮子得到了上师上述指示。

于是,释迦狮子便到了尸陀林檀香园,并在那里遇见了正在取水的女仆「青春姑娘」。释迦狮子出示了请求授予外、内与秘密灌顶的信。由于他并未得到回应,便问道:「你忘了我的来意了吗?」尽管如此,青春姑娘仍旧不发一语,因此,莲花大师便运用他的定力,将青春姑娘的水桶与横杆粘在地上。

由于青春姑娘无法举起水桶,她便自腰间拔出一把水晶刀,并说道:「你颇有一些本领,不过我还能做出更令人惊奇的事!」大声说完这些话后,她便剖开自已的胸膛,露出她上半身的四十二尊寂静本尊与下半身的五十八尊嘿鲁嘎忿怒本尊,从而清楚显示了百位寂静与忿怒圣众(静忿百尊)。

「她必定就是那位尼师。」莲花大师心想,因此便开始向她礼敬,并绕匝她周身而行。

然而,青春姑娘却说道:「我只不过是个女仆罢了。到屋里去。」

莲花大师走进屋里,见到了尼师昆噶嫫,她就坐在法座上。两侧有勇父护卫,身上佩戴著骨饰,手里拿著一个颅骨杯与一只木鼓。她身旁有三十三名少女围绕,而她正在进行会供。释迦狮子先向昆噶嫫献上一个曼达供养,对她顶礼跪拜、并绕匝她周身而行,之后,便请求外、内和秘密的灌顶。接著,昆噶嫫将释迦狮子转变为种子字「吽」,并将释迦狮子吞进肚里,在她自已的身壇城之中授予他灌顶。她将「吽」字经由秘密莲宫射出后,昆噶嫫便净化了释迦狮子身、语、意的障碍。

昆噶嫫传授释迦狮子的外在灌顶为阿弥陀佛,并给予他获证长寿持明位的加持。传授他的内在灌顶为尊贵的观世音菩萨,并给予他获证大手印持明位的加持。传授他的秘密灌顶为吉祥的马头明王(马面金刚),同时,昆噶嫫并加持他能对所有的玛姆空行、世间鬼神、傲慢魔灵等施行怀爱事业。最后,昆噶嫫也给了释迦狮子一个秘密名号,称为爱慧。

爱慧上师回到妙吉祥友(八大持明之一)面前,跟著他研读所有文殊师利菩萨的内在与外在法教。其后,他亲见了文殊师利菩萨。在这之后,他便到大师吽噶拉(八大持明之一)那儿,并研读所有吉祥真宝尊(清净嘿鲁嘎)的法教。爱慧上师从伟大的释迦光尊者(八大持明之一)那儿,领受了全部的普巴金刚橛教法,并亲见了普巴金刚本尊。后来,他前往伟大上师龙树尊者(八大持明之一)那儿,并学习全部的因明(法相乘法)以及莲花语的法教。他到了伟大上师佛密跟前之后,研读了所有静忿本尊大幻化纲的法教。之后,他旅行到伟大上师大金刚(八大持明之一)那儿,领受了甘露功德的全部法教。他又到伟大上师本母持明(八大持明之一)跟前,学习了关于世间玛姆的所有法教。接下来,他到了伟大上师供赞持明(八大持明之一)跟前,向他学习世间供赞的全部法教。他到了伟大上师寂藏(八大持明之一)跟前之后,他领受了猛厉密咒的全部法教,以及佛法守护者的威猛与降伏咒语。后来,他旅行到伟大上师师利·星哈(吉祥狮子)那儿,向他学习神圣大圆满的所有法教。他立即理解了这些法教,并在不需修持的情况下,亲见了所有的本尊。如今,他以爱慧上师的名号名闻遐迩。

这是莲花生大士精确无误的生平故事之第三章,陈述他如何追随他的上师、领受法教并展现修心的方式。[/b]


注:13在《殊胜伏藏取藏记》中(原书第四十七至第四十九页),龙钦·冉江解释道,莲花生大士后金刚亥母处领受了此一授记:「善缘者,即身成就佛果的真实教法独一无二,并非每个人都能了悟。它住于师利·星哈的金刚心中。你当在粗恶坟中,获取证悟。」

莲花生大师经由他的神变力,顷刻间便低达了不可思义的粗恶尸陀林,并于该地对向伟大的上师师利·星哈躬身行礼,乞求被接纳而成为他的弟子。于是,师利·星哈完整教导了莲花源上师《大圆满三部》:也即心部、界部、口诀部。包括《等虚空大圆满续》。特别是,在接受甚深精髓一切外、内、密的法教之后,莲花生大士请求道:「伟大的上师,我恳求您赐于我诀窍,让我能使肉身于此生消散,并成就报身净相,且于法身界觉悟而达致佛果。」

师利·星哈回复道:「善哉,尊贵的儿子!我拥有一种诀窍,它是一切法教之顶、一切见地之甚深。它胜过一切法乘,也是所有空行母心髓,它是比一般秘密更为秘密的极密之法。它是光明金刚藏的伟大法乘,超越思惟,离于知识,而属于分别妄念的范畴之外。它并不落于存在或不存在的界限之内,也超越了见地与禅修,生起与圆满的范围。它是所有三世胜者之母,一切伟大持明者的捷道,也是究竟且无比优越的诀窍,经由它,你便能在三年内证得佛果。我当将它传授于你!」

于是,师利·星哈便授予莲花生大士《大圆满空行心滴》;也即《佐千康卓宁礼》(Dzogchen Khandro Nyingtig)的灌顶、众多的修持诀窍典籍,以及作为基础法教的如下十八部大圆满续:《札·塔久(应成)根本续》、《妙吉祥续》、《普贤心境续》、《炽燃灯火续》、《金刚萨埵心境续》、《自现觉性续》、《庄严宝珠续》、《直指心性续》、《普贤六界续》、《无子续》、《圆满狮子续》、《珠鬘续》、《自度觉性续》、《宝积续》、《光耀舍利续》、《日月双运续》、《自生圆满续》、《普贤佛母明空大日续》。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15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第四章

|神通度众降外道 广大利益佛法教|

其后,爱慧上师沉思道:[藉著密咒乘,我如今将成就长寿持明位,超越生死。我必须帮助所有乌迪亚纳与印度的人们都趣入佛法。]

阿夏达惹王有个女儿,名叫曼达拉娃花儿,她是一位天生拥有具格好相的十六岁少女。莲花大师对她施以怀爱,并将她迎纳为[印侣](明妃。修依手印母),意为修持法侣与修行支助。

在尊贵观世音菩萨普陀山宫殿的南边,有个名为玛拉帝卡的洞穴。玛拉帝卡洞穴面朝南方,经常飘落阵阵的花雨,其上还有彩虹的穹顶,并且猕漫燃香的芬芳,更有一片檀香小树林,受到三部怙主的加持。大师与他的印侣来到此处,开设无量寿佛的壇城,并进行长寿持明的修持。

三个月后,他们亲见无量寿佛。无量寿佛将装满甘露的长生宝瓶置于莲花大师和他的印侣顶上,并把甘露倒入他们口中,令他们的身体成为超越生死的金刚身。无量寿佛加持莲花大师成为勇父马头明王,而他的印侣则成为金刚亥母。因此,他们便达致了寿自在持明的成就。

为了帮助萨诃国的人民趣入佛法,莲花大师便与他的印侣到城市乞食。当他们这么做的时侯,民众对他们生起忌妒并说道:[这就是那位流浪的异族化缘僧,往昔,他杀害了男子,并与女性结合。现在他拐走了国王的女儿,并杂混了皇族种姓。他将再度造成浩劫;他必须被纠正!]

如此说完后,人们便收集檀香木,每一捆木材都配上一升油。其后,民众便在一座村落的中央⒁,将莲花大师与他的印侣送入火堆。

一般而言,当人被火焚烧时,烟雾在三天后便会停止,然而如今,即使过了九天,烟雾仍未止息。当人们走近而仔细端详时,火烟突然熊熊烧起,焚毁了整座皇宫。那些油则早已转变为一座湖泊,内部且为莲花所覆盖。在湖泊中央一朵绽放的莲花上,莲花大师与他的印侣神采奕奕且泰然自若地端坐其上。至此,国王与他的臣子,满怀惊奇而献上了如下的赞颂:

吽,尊之身乃不变金刚身。
尊之语乃不变梵天音。
尊之意乃不变虚空心。
尊身、语、意无死金刚身。
我等礼赞莲花金刚尊。
宽恕我等无明不义行。
祈尊仁慈令吾国祥和。

藉由这般的祈请,城镇里的火势平息了下来,而每样事物变得甚至比从前更为美妙而令人愉悦。其后,大师被取了莲花源上师与莲花大士的名号。

他让整个萨诃国都信奉佛法,并使每个人都立于不还的果位。

接著,大师心想道:「现在,我必须让乌迪亚纳国土的每个人都趣入佛法。」大师与他的印侣便到了乌迪亚纳王国,并开始乞食。

当地民众认出了他,并说道:「往昔,这名男子违反王法而杀了我们大臣的儿子。他将会再度造成伤害;他必须受到惩罚!」

儿子被杀害的那位大臣, 联合多位镇民,将莲花大师与他的印侣捆绑起来。他们收集了檀香木,每一堆木柴都淋上一升油,接著将大师与他的印侣送入火堆。从前,经过七天的燃烧后,烟雾便会停止,然而如今,即使过了二十一天,烟雾仍未止息。国王叫他的大臣前去调查此事,但谁都没勇气前去探看。往日曾为莲花大师之父的国王,心生怀疑而想道:「如果大师确实为神变化身,那么他应该不会烧起」。

国王带著随从,亲自前去探看。在那油所形成的湖泊中央,一片余烬所生的巨大穹顶之中,莲花大师与他的印侣端坐于莲花上,神采奕奕、泰然自若 ,并由于露珠而闪闪发亮。由于他们是以慈悲来度众,故有颅骨所成鬘环为装饰。国王与众人心中都充满了惊奇,而对大师顶礼跪拜并绕匝他周身而行,并献上这首赞颂:

获无上成就, 尊身乃为大幻化。
已超越生死, 尊自莲花苞中生。
戴颅骨鬘环, 尊以慈悲度轮回。
致莲花金刚, 我等赞扬尊身相。

国王将莲花大师双足奉于自已顶上,并请求他成为宫延的殊胜崇敬对象,然而大师却答道:

入轮回三界,如身处苦难地牢。
虽为护法王,不过是喧闹散乱。
若不知自心,即是那无生法身。
断轮回不成,你恒流转不停歇。
致伟大国王,观照空、明本性吧!
如是当即到,能获致圆满证悟。

就在莲花大师说话的同时,国王证得了自已的心即为法身。了悟与解脱同时发生,而这位父王,连同他的随从,都达致了「无生法忍」 ,(于自性无生之真谛得以安忍)之境界。于是,国王献上了这首赞颂:


大妙者,你获无上胜成就,
因由您、非凡无比之了证,
您揭示、如来诸教大奥秘,
我向您,献上顶礼与赞扬!

由于大师穿戴一串颅骨鬘环,在这首赞颂之后,他便被称为 「贝玛,托天,杂」,意为「莲花颅鬘力」。由于他先前曾为国王之子,因此便被称为莲花王。在这之后,他便一直作为他父王宫延的殊胜崇仰对象达十三年之久,并将整个乌迪亚纳王国安于佛法之中。因札菩提王、后妃与大臣,以及五百位商人皆获致了大手印殊胜持明位。

莲花大师接著便前往贾兰达惹的死陀林修行。此时,有几位外道师召唤了四位大幻术师,要到金刚座的四面找人辩论。每位幻术师的身边都有五百名追随者围绕。

外道说:「如果我们这些非佛教徒辩赢了,那你们应当信奉我们的教义。倘使你们这些佛教徒辩赢了,那我们应当成为佛教徒。」

在金刚座守门的四位班智达以及其他的班智达心想:「尽管我们在辩论上能得胜,但我们却无法在神幻力方面赢过他们。」一思及此,便无人敢开口说话了。

正当金刚座的班智达在国王的宫殿里举行会议之际,一位肤色微蓝,手上拿著破损棍杖的女子出现了。她说:「唯有我的兄长来此,你们才有可能赢得比赛。」

他们问她,「他的兄长是谁,他又待在何处?」

「我的兄长名为莲花金刚,他正在贾兰达惹的死陀林修行。」

接著,他们便问道,「既然如此,我们要如何才能邀请他来呢?」

她回覆道:「你们无法派个使者就把他请来此处。换个方法,你们要聚集在大菩提经堂,安排一场盛大的供养法会,接著祈请。我必然前去迎请他。」⒂

说完这些话之后,女子便消失无踪了。所有的班智达都聚集在经堂,如女子所指示地安排了一场供养法会,并以如下的言词祈请:

三世诸佛现身、那金刚座前方,
已有外道魔徒,掀起一番论战。
我们尚缺救星,能送敌人远走。
祈请保护我们,胜士、人中之狮!

他们这般祈祷。在拂晓的第一道曙光露出时,莲花大师抵达了金刚座的宫殿,他就像鸟儿般自空中飞落树枝。大师安住于全然战胜恶魔势力的三摩地中,并击打著木鼓(楗槌)。

于四个方位,具有顺风耳(声明)的四名外道说:「今天早上有一种令人不悦的声音,不同于过去的任何声音。」

当被问及那个声音所代表的含意时,东方的那位顺风耳外道说:「令慈爱菩提心之大鼓发出鸣声,能打倒狐狸般狡猾的外道。」

南方的那位顺风耳外道说:「令悲悯菩提心之大鼓发出鸣声,能降伏不实导引者的恶魔徒众。」

西方的那位顺风耳外道说:「令喜乐菩提心之大鼓发出鸣声,能消来好逞口舌的成群野蛮人。」

北方的那位顺风耳外道说:「令平等菩提心之大鼓发出鸣声,能化解一切黑暗势力成为尘土。」

当太阳升起时,异教徒与佛教徒开始了论战。莲花大师自已仍待在金刚座的宫殿里,沉浸在全然战胜恶魔势力的三摩地之中,同时,于四个方位展现出四种不同的示现。他加入了论战,身旁围绕著五 名班智达。在佛教徒嬴得论战后,那四位外道师,连同几位拥有神变力的侍者,便飞上天空。莲花大师向他们施展蝎子般的威哧印(期
剋印),并在空中快速转动火轮,而让那四位外道师逃窜入自已的城堡中。四位外道师所有的追随者,皆信奉了佛法法教。

接著,那四位外道师便说:「或许在逻辑与神变上你比较历害,尽管如此,我们必让你在七天内死亡!」这么说完之后,他们便开始念出邪恶的咒语。

莲花大师进行了空行母会供并祈祷。拂晓时分,空行母「降魔」将一只犀革钉铁宝箧放入大师手中,并指示大师调伏所有魔与外道的方法。在犀革箱中,大师发现了空行母的降伏咒语,包括幻化轮(降伏寿命)、冰雹暴与霹雳电的指示。接著,莲花大师便将一道流星雨打落在外道师的住处,他们被彻底被烧尽并化为尘土。因此,莲花大师给予佛法教极大的恩泽。金刚座的所有班智达,皆视他为顶冠上的宝石,并称他为「狮子吼声」。

这是莲花大士精确无误的生平故事之第四章,陈述他如何以神通来度化人们,调伏外道并并广大利益佛法教。[/b]

注释:

⒁此地据信为雷瓦萨,座落于北印度喜玛偕雨省曼迪郊外一小时车程之处,目前以[措,悲玛],亦即莲花湖之名著称。

⒂在《白莲花》一书中,米  仁波切描述,该空行母也教导班智达们这首著名的上师实莲花生大士祈请文-七支祈请文:

吽,邬金净土西北隅,
降生莲花胚茎上,
胜妙悉地成就尊,
称扬盛名莲花生,
围绕如海空行眷,
我愿随尊而修行。
祈尊降临赐加持。
咕噜 贝玛 悉地 吽

释迦牟尼佛, 普陀山, 观世音, 彩虹, 莲花生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16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第五章

|因修真实、普巴尊 证得大手印持明|

莲花大师接著便深思道:「我已获致长寿持明位:现在,我必须成就大手印殊胜持明位。」

接著,莲花大师便前往扬列雪岩穴,是位于印度与尼泊尔之间的半路上。那是个非常吉祥且受到加持的地方,即使到了冬天,花朵也一样不会枯萎。在此地,莲花大师迎纳了尼泊尔国王善德的女儿释迦德薇,做为他的修持印侣与修行所依。

首先,莲花生大师揭示了吉祥真实九灯的壇城,然而,却有三种障碍生起。龙众炯波、夜叉果玛卡与空界洛玛振开始制造障碍。整整三年的时间,天空连一滴雨都未落下。由于这个缘故,地面生不出蔬菜,也长不了谷类。饥荒、疾病、瘟疫就如鸟云般聚集,遍及印度、尼泊尔与藏地各地,夺走了人类与牛畜的性命。莲花大师细细思量道;「这些情况不可能自然发生,当地的非人必然想阻挠我获致大手印的成就。」

莲花源上师将一升金粒送给他尼泊尔籍的两名弟子吉拉吉萨和昆拉昆萨当礼物,派遣他们到往昔他在印度的上师那儿。那两名弟子受到指示要传达这样的信息:「有三个魔灵准备要阻挠我获致大手印的成就,我请求您们送来一部教法,以便清除这些阻碍。」

印度的班智达们回覆道:「释迦光尊者拥有普巴金刚的教法,能对治障碍。前往他那儿请求这部法。」

他们前往释迦光尊者那儿请求这部法教。释迦光尊者从普巴金刚教法《普巴布度达玛十万部》中,拣选出《降伏怨魔事业法》等雨大叠降伏敌怨和阻力的仪轨。那两名弟子便带著这些经籍踏上回程。

当那两名弟子抵达扬列雪岩穴的那一刻 ,三个阻挠的魔祟已被平息。水菡气自海上升起,土壤变得暖和,云层逐渐在空中聚集,而雨也开始下起来了。草地、树木、杂类和水果,全都同时成熟,而仅仅食用水果,人类与牲畜的疾病便消除了。饥馑解冻,而土地上的每个人都雀跃不已。

其后,莲花大师亲见了吉祥真实尊与普巴金刚本尊。真实尊 就像一位从事贸易的商人,收获可能非常丰厚,然而,障碍也会相对极大;普巴金刚则如一名身配武器的护卫,想要克服障碍之时,就需要他。莲花大师一思及此,便以《嘿噜嘎嘎波续》和称为《无比智慧》的《普巴布度达玛十万部》为基础,撰写了一部结合真实尊与普巴金刚的仪轨。接著,他便修持这个仪轨并获致大手印的成就。

到了黄昏,肖纳玛四姐妹向莲花生大师献出她们的命藏(生命核心),并受到誓言的约束。到了午夜,仁玛德四姐妹献出她们的命藏,并受到的誓言约束。到了拂晓时分,赛母四姐妹献出她们的命藏,并受到誓言的约束。除此之外,具有威力的赛、甲与冬等男女魔灵,也都献出他们的命藏,受到誓言的约束,并被指派为普巴金刚教法的守护者。

莲花大师以自已的身体为本尊壇城,征服了所有傲慢魔灵。他还以自已的言语为咒语壇城,吸引住所有傲慢魔灵。他又以自已的心意为法性壇城,自然而然地平息并任运自在地清除了五毒的所有散漫念头。因此,他如如不动地住于大手印的了证中。

这是莲花大士精确无误的生平故事之第五章,陈述他如何依止真实尊与普巴金刚来成就大手印的持明位。[/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17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http://www.zhibeifw.com/fjgc/ptsx_list.php?id=12111

[b]莲花生大士开示

在未来时代的末法时期,会有许多歪曲不当的行者将佛法视为交易的商品。在那个时候,所有遵从我的话语的你们,千万不要放弃十法行。

即便你的了悟已等同佛的证悟,还是要供养三宝;即便你已能掌握自心,还是要让你内心深处的目标朝向于佛法;即使大圆满的本质是这么无上殊胜,然而切莫轻蔑其他教法。

即便已经了知诸佛与有情是平等的,还是要以悲心拥抱一切众生;虽然五道与十地超越了修炼与所经之历程,但是切莫停止以佛法活动净治你的障碍;虽然资粮超越了累积或不累积,但是切莫切断有漏善或缘起之善的根基。

尽管你的心已落于生死之外,但这个虚幻的身体的确会死亡,因此要牢记死亡、持续修行;尽管你体验了杂念的法性,但是要继续保持菩提心;尽管你已得到了法身的果,但还是要与你的本尊为伴。

尽管法身别无他处,但仍要去追寻真实义;尽管佛果非于他处,但仍要将你所造的任何善根,回向给无上正觉;尽管所体验的一切全都是本觉,然而切莫让你的心偏歧到轮回中。

尽管自心的体性即是觉者,但始终都要崇敬本尊和你的上师。尽管你证悟了大圆满的本性,但是不要离弃你的本尊。那些不如此做的人,反而愚蠢地说着自夸之词,这只会伤害三宝,而且甚至连一刹那的快乐都找不到。

人类从不去想死亡这件事。人的一生就像是一堆草秣粗糠,或是山间狭路上的一根羽毛;阎魔王死神会倏然到来,如同一场突发的雪崩与暴风雨一般。烦恼犹如着火的稻草,你的寿命就像落日的影子一样衰灭。

三界一切有情众生,让自己被自身创造出的愤怒黑蛇所纠缠,他们用自己所创造出的欲望红牛角刺穿自己,让自己被自己创造出的黑暗无明所遮蔽,他们把自己监禁在自己创造的自大断见悬崖上,他们让自己创造出的妒忌骗子毁灭自己。人们毫不觉察自己并没有从烦恼的五条险路中脱身,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就只为了经历此生轮回式的欢乐。

此生在短暂的片刻中交错而过,但是轮回却是无止尽的。来生你又将会做什么呢?而且也没有人能保证此生寿命的长短,死亡的时辰是如此不确定,就像死囚被带往断头台一般,每踏出一步,你便更加接近死亡。

一切众生都不能永恒留存,皆会死亡。你难道不曾听说,过去的人们已死亡了吗?你难道不曾见过任何亲戚死亡吗?你难道没有留意到我们都会衰老吗?即便如此,你仍旧不去修行佛法,反而将过去的悲恸悉皆遗忘;你不去惧怕未来的苦难,反而还轻忽下三道的痛苦。

来源:《莲师心要建言》[/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118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http://www.zhibeifw.com/fjgc/ptsx_list.php?id=12274

[b]你的信心只是陈腔滥调

措嘉问道:修持“道”时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上师答复:最初入道的阶段,任何会让你的心落入偏歧的情况都是障碍。尤其对男性来说,女性是最大的魔障;对于女性而言,男性是最大的魔障。而在一般的情况中,衣食则是最主要的魔障。

措嘉又问:但是事业手印难道不是修持道的增上动力吗?

上师回复说:真能提升修持道的手印伴侣,比黄金还稀罕!恶业缠身的女性啊,你将你的虔诚心给了好色的男性;你将自己的净观投注在你的甜心身上;你将所积累的功德供养给你的爱人;你将你的坚忍给了家居生活;你将你的悲心投注在你的私生子身上。

你厌恶神圣的佛法;你的每日修课就是培养贪欲;你的心咒就是加入淫秽猥亵的谈话;你顶礼的姿态就是去做出打情骂俏的模样;你的绕行就是漫步到你迷恋的地方;你的毅力送给了情欲活动;你企图用下半身来摧毁自己的迷妄;你把自己的确信定见给了你的秘密爱人;你的感激之情献给了你最尽力与你性交的人;你的体验是去讨论性交的话题;你大概会和一只狗寻欢作乐,只要这只狗愿意驯服的话;你不动摇的究竟目标就是投身到激情欲望中。与其当下就得到证悟,你宁愿选择多享受一次。

你的信心只是陈腔滥调,你的虔敬并不真诚,但是你的贪婪与嫉妒却很强大。你的信心与慷慨之心微弱,但是你的轻蔑无礼与怀疑却很巨大。你的悲心与智慧薄弱,但是你的自夸与自尊却是极大。你的虔敬心与毅力很脆弱,但却擅长于误导他人和曲解真理。你的净观与勇气是微小的。你不持守三昧耶誓戒,你也无法提供适切的服务承事。你是拉着行者下堕的钩套,而不是一个可以增益修持的助手。你并非大乐的增益者,却是偏见与不幸的前兆。

期待透过贪欲来得到解脱而纳受伴侣,成了增生嫉妒与烦恼的成因。希望伴侣可以成为改善健康的支持力,只会让行者陷入破毁三昧耶的垢堕中。一位不正确持守三昧耶的女性,对于修行者来说是一个魔障。

——《莲师心要建言:第四章甘露金鬘》[/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20140108115131_z3b8.jpg


#119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b]《莲师心要建言》

前言

祖古乌金仁波切 述

《莲师心要建言》的法教,是属于一种称为“玛儿契”或直接教授的文体。玛儿契是指衷心给予的个人建议,以清楚而直接的方式来教导,显露出最私密珍藏的秘诀。通常这样的建言,一次只会传授给一位弟子。莲花生大师的直接教授,浓缩了大瑜伽部密续、阿努瑜伽部典籍和阿底瑜伽部心要教授等三者的根本意义。

有谚语说:“末法时代的火焰猖獗肆虐时,密咒金刚乘的教法将会迅速散布、光耀于外。”莲师即是密咒金刚乘的主要大师,他以这样的角色,伴随着此贤劫千佛的每一佛而出世。

我的根本上师桑滇•嘉措常说:“仔细领会莲师的伏藏教法,多么奇妙呀!比较一下伏藏谕示和其他任何论著,看看伏藏谕示的质地有多么独特。这主要乃因为伏藏教法是由莲师亲自撰作的,其行文用语的优美,令人惊奇!”

桑滇•嘉措还说:“要撰写出伏藏修持的这些行文,这部如此美妙且具足深度的文作,无人能出莲师其右。与学者的论述不同的是,伏藏教法的每一个字都可用愈来愈深奥的次第来了解。这就是莲花生大师金刚语的殊胜功德特质。”我的老师对莲师的言教总是感到惊奇!

桑滇•嘉措非常博学,而且研-读过大量的文献典籍;即便如此,他总是会在莲师的教法当中,悟出许多不同层次的意义。桑滇•嘉措说:“阅读莲师法教时,你必然会生起信心与虔诚。”他还说: “你不禁会以全然的信赖,臣服其下。”桑滇•嘉措对莲花生大师有着不可思议的信心,他常说:“没有人比莲师更伟大。当然,释迦牟尼佛是始祖根源,但莲师却使金刚乘教法得以在印度和西藏各地传扬繁盛,尤其是在西藏。”

我们在几位伏藏师的取藏中,都可以看到措辞相似的法教,因为这些法教都是从象征性文体解码而出的莲师无误之语,毋需置疑。举例来说,莲师七句祈请文的开头是:“乌金境域西北隅”,这也出现在许多不同的伏藏法中;不同的掘藏却指向同样的根源。

桑滇•嘉措说:“伟大真实的伏藏师,多么令人震慑!”“比如像是娘•让、却汪上师和仁增‘果登等大师,真的很不可思议!”前两位伏藏大师娘•让与却汪上师,被公认为“伏藏二王”,其他百位伏藏师都被描绘成是他们的随从。此外还有三胜伏藏师、八林巴、二十五大伏藏师等等,他们都同等重要。但是在共计一百零八位伏藏师当中,最主要的就是两位伏藏王:娘•让•尼玛•沃瑟,以及却汪上师。“此二位无人能及!”桑滇•嘉措说。顺带一提,所有伏藏师中,第一位为人所知的是桑杰喇嘛,但他和桑杰•林巴并非同一个人。我对于不同传记的细节并不熟悉,只知道这些伏藏师都非常卓越杰出。

当宗萨•钦哲•确吉•罗卓驻锡在锡金甘托克时,我有幸得以连续二十五天每个上午都去拜访他,请问许多不同的问题。那时他的健康安好,但由于他正在半闭关状态,因此并不接见访客;然而因为我是秋吉•林巴的子嗣之一,他对我表现出特别的仁慈,要我去拜访他。通常他都是独自一人,旁边没有任何侍者。

有一天我暴露出自己的无知,这样发问:“像我这样一无所知的人,很难判断两位伏藏王与其他一百零八位伏藏师所取出的《大宝伏藏》内,有关三根本之本尊伏藏法教中,到底哪一个最重要。我们就像在大草原上采花的孩子,试图挑出最美丽的一朵花。依您看,何者最重要呢?”宗萨•钦哲仁波切答复说:“就上师这个层面来说,没有比却汪上师《初十修行八品》更优秀的,此堪称是各式上师瑜伽法之王。就本尊的部分而言,莲师所教导《修部八教》以及娘•让的版本,是最卓越的。就空行母的部分来说,娘•让的《黑愤怒母》是最重要的。这三部伏藏法教是所有已取出的伏藏当中最重要的。”却汪上师的《初十修行八品》,是以喇嘛桑度(体现诸秘诀的大师)为基础。喇嘛桑度是莲师相之一。《修部八教》则有三个主要的版本。而在不同的空行母修持法中,就属娘•让的《黑愤怒母》——以黑色愤怒形象示现的金刚瑜伽女,最为深奥。
当我问:“我个人应该修持什么法呢?”宗萨.钦哲仁波切告诉我: “就以《修心:尽除障碍者》作为你个人的修行吧!在秋吉•林巴大师的伏藏中,《尽除障碍者》法教系列深奥得难以置信,而且被取出时毫无障碍。当障碍被消除时,成就便会自然产生。因此,专注于那个修持吧!”
“我应该视谁为上师呢?”我问。宗萨.。钦哲仁波切回答说:“祈请秋吉•林巴大师吧!这就足够了。其中一切都具足圆满。秋吉•林巴大师足以作为上师部分的代表。”

然后我问:“我应该专注于哪一个大圆满教法的修持呢?”宗萨•钦哲仁波切又说:“你应该修《普贤心滴》。现在是《普贤心滴》与《杰尊心滴》两系列法教将会对人有所影响的时期;每个时代都有特别适合当时的独特大圆满教法。稍早时代广为闻名的是《四部心滴》或《四部心髓》,接下来是仁增•果登的《直示密意》和多杰•林巴的《广博见地》,然后是杰尊•宁波《胜宝一体》的法系。每一部伏藏都在属于其本身的特定时机中出现。”

针对这一点,桑滇•嘉措也持相同意见:“莲花生大师实为崇高无比,因为他离开西藏前,为每一世纪的修行者埋藏了包含教法、珍贵宝石和神圣文物等丰富伏藏。之后,为了掘取这些伏藏珍宝而现身的伏藏师们,都受到了莲师的加持,也领受到了整个传承的灌顶和口传。现今有些知识分子持反对意见说:‘伏藏师们也许并没有持有那些得自莲师不间断灌顶及口传传承所授教法。他们只是挖出一些埋藏的东西而已!’但事实上,每位伏藏师都已籍由真实可信的方式,领受了透过莲师加持而来的完整传承,这样的传承方式远比一般常给予的、通常只是象征加持的灌顶与传承更加殊胜。所有伟大的伏藏师都是身语意被莲师亲自加持与灌顶的大师;宣称伏藏师们没有传承是很幼稚无知的,这样的说法显示出这些人对传统七种传承方法的一无所知。伏藏教法异常深奥,且被藏匿在‘四相六界限’的宝盒中。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探究的范围是非常广大甚深的。”
伟大的伏藏师从童年时期就不同于一般孩子,他与生便具有对本尊的净观,其了悟从内心满溢而出。伏藏师不像我们一般人,必须追随着次弟渐进的学习与修行之道。一般人不会有瞬间而生的顿悟。

莲师来到世间,已然经过相当多个世纪了,但是由于他的大仁慈,为了未来有情众生的利益,他在坚固的岩石内、湖泊中、甚至在虚空中埋藏了数不清的伏藏。思及如此广大无量的仁慈恩德,我们内心的敬畏不禁油然而生。然而,竟然还是有人对这份仁慈不存感激之心。
当不同的伏藏教法应该被掘出的时刻到来,伟大的伏藏师们便会出现于世间。他们能够潜入湖中、上升到一般人迹不可达的各种洞窟所在,从坚固的岩石中取出待取之物。

我的祖母是秋吉•林巴的女儿,曾经目睹这样的情景,她告诉我:“当岩石打开时,看起来就像母牛的肛门;’岩石变软后,刚好流出一个含有伏藏的洞穴。伏藏师通常会在超过一千人的面前取出伏藏,这样就不会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岩石打开时,内部变得清晰可见,我们看到洞穴中满布着闪烁的彩虹光。伏藏文物触摸起来是灼热的。有一次曾出现大量朱砂粉,量多到向外流了出来。秋吉.林巴常会随身携带织锦缎布,好把珍贵的文物放上去。伏藏物是如此地灼烫,以至于这些织锦缎布多数都有烧灼的痕迹。除了秋吉•林巴以外,没人能够手握这些伏藏物。”之后,我在秋吉•林巴的添冈(收放神圣物品的空间)中,看到了一部分这些烧焦的红色和黄色的织锦缎布卷。

祖母接着说: “然后,秋吉•林巴会把伏藏物——有时候是一座雕像,放在一个开放式坛城的织锦缎上头,让它冷却。他会向在场的人解释这个伏藏是怎样被埋藏的、现在为何会被开掘出来,以及领受其加持的利益等等。这个超过一千人的聚众出于信心与虔敬而流下眼泪,空气因众人的哭泣而嗡然作响。即便你是一位顽固的知识分子,所有的怀疑批判态度也会消失殆尽;每个人都受到了这个奇迹的冲击。”
这一定是真的,因为西藏人,尤其是东藏康区的藏人,素以强烈怀疑的态度而闻名,这些人不会无缘无故自动就相信一位伏藏师;但是秋吉•林巴却可以超脱于怀疑与争议之外,因为他一再地在无数见证人在场的情况下,掘取出伏藏。

伏藏教法是莲师的直传言教,当伏藏教法在命定的时间被取出时,有着其他任何论著皆难以匹敌的深奥性。伏藏教法拥有独特的加持力,然而这样的加持亦有赖于你的信心与虔敬心。卡塞•康楚,也就是十五世噶玛巴的儿子,有次对我说:“我举行了三次秋吉‘林巴的伏藏《修心:尽除障碍者》大修法会,每一次都出现了奇妙的成就征兆。”我问:“请告诉我有什么征兆。”有一次有大量的甘露流泄出来,非常甜美而且带有轻微酸味,就像是上好的青稞酒一样。甘露从坛城上的朵玛食子流出,一直流到寺院的入口。另外一次是坛城上的甘露与供血开始沸腾,就像煮沸的水一样滋滋作响。第三次我们还准备了法药,七日步行之距仍闻得到此药的甜味芳香。我这辈子从未看过跟那三次修法期间一样的惊人征兆。”这也可能是因为深奥伏藏法加上如此优秀的大师,两者结合所产生的结果。在秋吉.林巴的赐吉寺院中,大修法会期间甘露从坛城的朵玛食子流泄而出的故事,多不胜数。

伟大的大师蒋扬•钦哲•旺波也取出一部等同于《修心:尽除障碍者》的伏藏。在遇到秋吉.林巴,并仔细地审视比较此伏藏教法的两个版本后,蒋扬。钦哲•旺波烧掉了自己的版本,然后说:tt既然用字与意义都是一样的,哪还需要两本!您取出的是地伏藏,比起我的意伏藏更加深奥、且将更具大力。”因此,地伏藏与意伏藏两传承的加持便融合为单一之流。地伏藏属物质性,是从陆地取出的,而意伏藏则是取自证悟的无边广境中。据说地伏藏能为众生带来较大的利益,因为地伏藏通常包含莲花生大师亲自埋藏的羊皮纸,上头有着象征性的文体。
这个被称为“空行文字”的象征性文体,深奥得不可思议。引述某部密续典籍的一句话:“伏藏文字是神妙示现之‘身’,也是用以了解声音与言辞的‘语’;由于了解了伏藏文字的意义,因此它们也是‘意’。”就像这样,证悟的身、语、意全都包含在空行文体的文字中了。这个文体本身就是化身,亦即神妙创造力之身。即使上师要给予的只是一则短诵文的口传,实质的文字经典也始终不可或缺,因此以记忆背诵来复述是不被允许的。同样的,是否持有上头写着空行母文体的黄色羊皮纸,差异便是非常大。
莲师的各篇教授,最后通常会指示嫡传弟子。不要立刻传扬这些教授内容,而是将之埋藏起来,以便利益未来的追随者。这样做的理由是要保存心要教诀,使之相续不断;若不将这些直传言教以伏藏形式埋藏起来,直传言教传承很可能在世纪交换之间就灭绝了。尽管教法的始祖们可以飞渡于天或者穿透固体物质,但教法的确会消失。以伟大成就者第二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希为例,他的撰作几近百函,但今日留存的却只剩下三函,教法就这样消失无踪了。女性上师玛吉•拉准关于施身法斩断我执的修持教授,至少超过八十或九十函,但今日在哪里看得到这些珍贵的法教呢?
在宁玛传承中,绒宋巴与龙钦巴以博学多闻而著称,无人能出其右。尽管绒宋巴被公认为更有学问,然而龙钦巴却以其见地之教法而取胜。他们两位都拥有超过六十或七十函的著作辑,但今日我们也找不到这些作品了。教法的确在消失!

从另外一方面而言,伏藏教法是不会耗尽的。当一位真正的伏藏师对于象征性文体生起禅观时,每个字都能变成一整座奇妙的城市。此外,要被书写下来的教法文字会维持一种非肯定的状态(半空中),直到被正确地抄写下来为止;如果有句子滞留,那是因为伏藏师犯了拼写错误的缘故。这便是确保解码正确性的方式。
大家都公认莲花生大师与空行母益西措嘉有多么珍贵,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埋藏在湖泊与坚固岩石中的教法,并未付诸东流。在适当因缘时节到来之际,文体内容即会鲜明清晰地出现在伏藏师的体悟境界中。在伏藏被实际发现之前,伏藏师会先接收到前导经典——一部解释伏藏位置、教法目录,以及伏藏正确开掘时间的短文。在前去那个地方时,我的祖母这么形容道:“秋吉,•林巴的心与伏藏之间有一道光束,光束引导着他,直接带领他来到埋藏之地。”
莲师可以清楚看见过去、现在与未来三时,如同观看置于掌中的物件一般,因此毋庸置疑的是,莲师肯定也能看到何种类型的教法对未来世代的人们较为适切。一般来说,莲师对根本弟子益西措嘉或是西藏人的教敕,无论你刚好生在何国,你都应该将莲师教敕自动当作是对你自己的教敕,以之去除自己隐藏的过失。疑惑会阻碍利益的到来,因此千万不要当一个太阳永远照不到的朝北洞穴。当莲师指出过失由何形成、什么又会障碍证悟之道时,这样的真理不只对西藏人而言是真实正确的,对任何真心想要追随心灵修持的人来说,亦是如此。而由于我们生活在不同于八世纪的时代,你自然可以将“西藏人”这个字眼代换为“全世界的人们”。
空行母益西措嘉是莲师言教的主要汇编集结者,倘若没有益西措嘉,我们也不会拥有如此多的莲师法教。就经藏法教来说,阿难陀是释迦牟尼佛言教的主要集结者,而金刚手菩萨则集结了佛陀的密续教诀;在本质上,这些教法都是相同的。益西措嘉拥有“不忘失的记忆力”,她从不会忘记所听过的任何句子。若是听过某件事后,又完全忘了这件事,不是颇无用的吗?
莲师法教的这位汇编者,她本身即是般若波罗蜜多佛母、金刚亥母以及圣度母的化身。益西措嘉特别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到我们的世界,汇编莲师言教是她特别受命进行的任务。据说阿难陀、金刚手菩萨以及益西措嘉都拥有完美、也就是绝不忘失的记忆力。不忘失的记忆力与所谓的不散乱分心是相同的,因为遗忘与散乱分心有着同样的性质。本书呈现了益西措嘉曾听闻过、不曾忘失、编纂整理,最后并以伏藏珍宝形式为了我们而埋藏的法教。益西措嘉是一位女性,可能有某些人相信只有男性才能获得证悟,但是益西措嘉的一生恰恰证明了相反的事实。在实际的真相上,心的觉醒状态既非男性也非女性。
在《莲师心要建言》当中,莲师与益西措嘉和其他亲近弟子之间问答形式的文体,在大多数显经和密续当中都可以找到,两者型态不异而同,尤其是在开宗明义的首品中多可见到。我们可以看到,多数有关寺院戒律的律典的产生,是因为佛陀被问到要如何处置六位积习难改、无恶不作的徒众。佛陀在听过这六位比丘最新近的投机事件之后,便会制定一条僧人严禁违犯的新规定。
另外一个特点是,几乎所有的佛经都是为了回应某人的提问而产生的。某人会先针对某个主题请示佛陀,然后法教便会被授予。这类口诀教授也是如此,只有在回应提问请求时,教法才会被授予。密续也是以类似型态而阐述的:曼达坛城中央主尊会变现出一些围绕周围的随众,然后随众成员便会请求传授密续教法。简言之,问答形式是传统本具的风格。
有一则这样的预言:“佛陀教法将一步步愈来愈向北方传播。”、尼泊尔位于印度以北,而在这之后,西藏不就是在尼泊尔以北吗?“之后,法教将回到中土,然后往西方行去。”我并不确定这些话语出自何处,可能是来自莲师的某部伏藏,也有可能是佛陀亲自宣说的。但最肯定的是,真的有这则预言;我是从宗萨钦哲仁波切那听到这则预言的。“从现在起,佛法将进一步向西方传播。”仁波切说。
另外一种解释则是,既然释迦牟尼佛与莲师在十亿个世界体系里,皆以十亿个化身出现在每一个世界中,那么,他们的化现哪有什么理由尚未出现在这世界的所有国度中?有谁可以肯定地说,佛的加持尚未触及哪一个地方?我们当然得依赖史书来告诉我们佛法在何处、何时传扬宏大,但是我认为佛事业是遍及一切处、围绕着整个世界的。
举例来说,大家都告诉我,莲师参访过西藏与康区的每一处,加持了每一座山、洞穴与湖泊,并未遗漏任何地方,即使是小如马蹄的地方都毫无遗漏,这样的话,他又怎么会遗漏这世界的任何地方呢?
佛陀传授的一切法教当然都是真实的,但是不同法教差异的程度,就在于所强调的是相对或究竟意义。这两者都很重要,因为相对层次的法教借由教导正确的行为来引导我们,而究竟层次则是透过正确见地的教授来产生作用。这些法教也可以借着精要建言或是简要口诀教授的形式来授予。
一般所知的是,行者应该“见由高处降”,而“行由低处升”。“见由高处降”指的是要认识大圆满的观点,“行由低处升”则意指要依循八个下部乘来修行。在金刚乘的脉络中,这特别指的是修学密续十事。
总结来说,莲师建言的种种辑录,包含了对于见地与行止两者的教诀。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确实以法教原初的形式来呈现法教,不任意增添也不遗漏任何事物。举例而言,如果你遗漏了莲师的见地教授,而只呈现行止的教授,那么莲师的言教就会变得不完整了。在见地的究竟意涵上,你必然听过“无业、无善亦无恶”诸如此类的陈述,但是请务必以其正确脉络来了解这个说法!
没有见地,一切的教法会变成只是在行为上的权宜、表浅的教授;如果你的行止中没有见地,那么你绝不会有任何机会走向解脱;然而你的见地中若没有行止,你便会走人一条相信既没有善也没有恶、善恶皆空空如也的歧路中。若想了解金刚乘,我们就必须学习密续教法到底如何被封藏在盔显限与四相或四性之中。
不了义着眼于行止,而究竟了义则包含了见地。就如密勒日巴尊者所说的:“若是被不了义愚弄欺骗了自己,你便会丧失了悟真实义的机会。”[/b]

祖古乌金仁波切 述

阿苏拉洞窟寺

一九九三年十月[/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


s4623390.jpg


#120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作者】

出自多位大师所取出的伏藏法:娘 让 尼玛 沃瑟、却旺上师、贝玛 列哲 采、桑杰 林巴、仁增 果登、秋吉 林巴

艾瑞克 贝玛 昆桑(Erik pema kunsang)/藏译英

马西欧 宾德 舒密得(Marcia Binder Schmidt)/编辑英译版

江翰雯、孙慧兰/中译

江翰雯/审校

【目录】

英文版译序

前导法教——祖古乌金仁波切为《莲师心要建言》所写的前言

第一章 宝钉遗教

第二章 对赤松德真的忠告

第三章 小乘大乘无抵触

第四章 甘露金曼

第五章 唱予二十五弟子之歌

第六章 除障珍宝宝库

第七章 如何正确修持佛法

第八章 杖指老人

第九章 关于修持的口诀教言

第十章 回向的满愿宝

第十一章 激励心灵修持的开示

第十二章 金刚界坛城祈愿文

出处

词汇解释

第一章 宝钉遗教

给予益西措嘉的建言

我,乌迪亚纳的莲花生上师,

为了自身和他人的利益,以佛法训练自己。

至金刚座之东,

我学习并变得精通经藏法教。



到了南、西和北边,

我学习律典、阿毗达磨等法教集录,

以及波罗密多法教。

在波丝达拉,我修习事部。

在乌迪亚纳之城,我修习瑜伽部。

在沙河尔国,我修习密续的两个部分。

在颊河的土地上,我修习普巴金刚。

在星哈国,我修习马头明王。

在玛芦萨之地,我修习天母法。

在尼泊尔,我修习大威德金刚。

于金刚座,我修习甘露。



父续和母续的四个部分,

包含密集续在内,

于颊河之地,我修习这些而变得博学。

从自身本然明觉之心,我学到了大圆满。

我已了悟一切现象就如梦、如幻术一般。



在西藏的土地上,我为众生的利益作广大行。

在衰堕的时代,我将利益众生,

因此我埋葬了无数的伏藏珍宝,

这些教法将会与因缘注定者相遇。



所有与这些伏藏有因缘关系的具福者,

请你们履行莲花生的指令吧!

莲师如是说。

奇异哉!在这个时代的终末,我的伏藏法将会在雪域西藏弘扬光大。所有在那时将追随我建言的人,仔细聆听!

要了解大圆满阿底瑜伽的本质是困难的,因此,努力以之训练自己吧!这个本质就是心的觉醒境界——虽然你的身体仍旧是人身,但你的心却抵达了佛果的位阶。

无论大圆满教法是如何深奥、广大、尽摄一切,这些法教都含摄于此中:无须去禅修,或对甚至微如原子的现象加诸造作,并且连一须臾的时间也不要散乱①。

(编译注①:藏文字禅修的字面意义原本是“培养、修炼”,指的是促使某个尚未出现的事物得以现前、产生。但大圆满的训练并非是一种“禅修的行为”,也就是说,并不是要创造和牢记某件事物。——祖古乌金仁波切。)

没有真正了解上诉要点的人们会堕入一种危险,他们将这句话当成一种口头禅:“不去禅修也没有关系!”这些人的心,仍旧束缚在轮回俗务令人散乱分心的事物中。然而他们若是真正了解无修的本质,应该早已从轮回和涅槃中解脱,契入平等性了。因为证悟现前时,你必然会从轮回中解脱出来,你的烦恼自然会平息消退,并转变为本初觉性(本觉)——不能减少烦恼的证悟有什么用处呢?

然而,有些人不禅修时,便沉溺于五毒中;这些人尚未了解真实本性,而且一定会堕入地狱之中。

尚未了解的见地,不要佯装自己懂得!由于见地即是无见,因此心的体性是大空性的广境;由于禅修就是无修,因此要让你自己的体验远离执着;由于行持就是无有行,因此行持就是远离戏论造作的本然状态;由于果是无舍亦无取的,因此果就是大乐法身。这四句话是我内心真诚的话语,若是与这四句话有所抵触,你将无法了解阿底瑜伽的本质。

在未来时代的末法时期,会有许多歪曲不当的行者将佛法视为交易的商品。在那个时候,所有遵从我的话语的你们,千万不要放弃十法行。

即便你的了悟已等同佛的证悟,还是要供养三宝;即便你已能掌握自心,还是要让你内心深处的目标朝向于佛法;即使大圆满的本质是这么无上殊胜,然而切莫轻蔑其他教法。

即便已经了知诸佛与有情是平等的,还是要以悲心拥抱一切众生;虽然五道与十地超越了修练与所经之历程,但是切莫停止以佛法活动净治你的障碍;虽然资粮超越了累积或不累积,但是切莫切断有漏善或缘起之善的根基。

尽管你的心已落于生死之外,但这个虚幻的身体的确会死亡,因此要牢记死亡、持续修行;尽管你体验了杂念的法性,但是要继续保持菩提心;尽管你已得到了法身的果,但还是要与你的本尊为伴。

尽管法身别无他处,但仍要去追寻真实义;尽管佛果非于他处,但仍要将你所造的任何善根,回向给无上正觉;尽管所体验的一切全都是本觉,然而切莫让你的心偏歧到轮回中。

尽管自心的体性即是觉者,但始终都要崇敬本尊和你的上师。尽管你证悟了大圆满的本性,但是不要离弃你的本尊。那些不如此做的人,反而愚蠢地说着自夸之词,这只会伤害三宝,而且甚至连一刹那的快乐都找不到。

上师说:人类从不去想死亡这件事。人的一生就像是一堆草秣粗糠,或是山间狭路上的一根羽毛;阎魔王死神会倏然到来,如同一场突发的雪崩与暴风雨一般。烦恼犹如着火的稻草,你的寿命就像落日的影子一样衰灭。

三界一切有情众生,让自己被自身创造出的愤怒黑蛇所纠缠,他们用自己所创造出的欲望红牛角刺穿自己,让自己被自己创造出的黑暗无明所遮蔽,他们把自己监禁在自己创造的自大断见悬崖上,他们让自己创造出的妒忌骗子毁灭自己。人们毫不觉察自己并没有从烦恼的五条险路中脱身,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就只为了经历此生轮回式的欢乐。

此生在短暂的片刻中交错而过,但是轮回却是无止尽的。来生你又将会做什么呢?而且也没有人能保证此生寿命的长短,死亡的时辰是如此不确定,就像死囚被带往断头台一般,每踏出一步,你便更加接近死亡。

一切众生都不能永恒留存,皆会死亡。你难道不曾听说,过去的人们已死亡了吗?你难道不曾见过任何亲戚死亡吗?你难道没有留意到我们都会衰老吗?即便如此,你仍旧不去修行佛法,反而将过去的悲恸悉皆遗忘;你不去惧怕未来的苦难,反而还轻忽下三道的痛苦。

你被一时的境遇所追猎,被二元执取的绳索所系缚,欲望的河流将你耗尽,你身陷轮回的网缦中,被成熟业果的牢固桎梏所禁固——即使在佛法的潮水接近你时,你仍然攀执于散心消遣,而且总是这样漫不经心。难道死亡不会发生像你这样的人身上吗?我悲悯所有以此方式思考的有情众生。

上师说:当你把死亡的痛苦牢记于心时,你将会清楚了解到,一切活动都是痛苦的成因,因此,放弃这些活动吧。要切断所有的束缚,即使是最微细的束缚都要斩断,以空性的解药在僻静的兰若处禅修吧。大限到来之时,其他什么都帮不了你,所以,努力修行佛法吧。因为佛法是你最好的伴侣。

你的上师和三宝是最好的护卫者,所以诚挚地皈依吧。修持佛法对你的心境是最有助益的,要记住你曾经听闻过的佛法,因为佛法是最值得信赖的。

无论修持什么法教,都要将昏昏欲睡、呆滞以及懒惰的感受加以舍弃;反之,要披上勤奋精进的盔甲。不管你领会了什么法教,切莫让自己远离此法教的意义。

莲花生大师又说:

如果你想修持真实的佛法,就要这么做!要将上师的口诀教授牢记于心。不要让你的体验变的概念化了,因为那只会让你产生执着或是愤怒。无论日间或夜间,都要深入观照你的心。倘若你的心续中有任何的不善,都要从心灵深处由衷地放弃这个不善,而去追求善。

此外,当你看到别人在做恶,要为他们感到悲悯。你会对某些特定的感官对境感到贪爱或是嫌恶,这种情况是完全可能发生的;放弃那样的感受吧。当你对某些吸引人的事物感到恋执,或是对某些令人厌恶的事物感到反感时,要了解那是你自心的迷惑,只不过是奇幻的幻象而已。

当你听到悦耳或不悦耳的话语时,要了解这些话语是空无实质的鸣响,犹如回声一般。当你遭遇严酷的不幸与苦难时,要了解这些经历都是暂时的事件,是一种迷惑的经验。要认知到固有本性从未与你分离过。

获得人身是极为困难的,因此知道了佛法的存在后,却轻忽佛法,是非常愚蠢的。只有佛法能够帮助你,其他的一切全是世俗的欺妄罢了。

上师又说:有着低劣业力的众生,将目标投注在世间的显赫与虚荣上,行一切事时,完全不会想到业力会成熟。未来的苦难会比现在的苦难持续的更久,因此要对三界有情众生心怀慈母般的爱与悲悯。要与菩提正觉心稳定地长相为伴。要远离十不善,常行十善。

莫将任何众生视为敌人,这么做只是你自心的迷惘困惑罢了。不要透过谎言与狡诈手段来寻求食粮,虽然这一世你的肚子会饱满,然而来世你将会背负沉重难受的重担。

不要忙于生意以及赚取利润,一般来说,这只会使你自身和他人散乱分心。要淡泊于财富,因为他有害于禅修及佛法修持。

只看重粮食是造成散乱的原因,因此只要修行上的供品足够养活自己即可。不要住在会引发贪爱与嗔怒的村落或地区;当身体处在僻静之处时,心也会安居静处。要舍弃无益的闲聊并少说话,如果伤害到他人的感受,双方都会造作出恶业。

普遍说来,一切有情众生毫无例外地都曾是你的父母,因此莫要允许自己感到爱执或是怀抱敌意;要将心维持在平和的状态。要舍弃愤怒和粗暴刺耳的话语,而是要带着微笑的面容来说话。

即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报答不了父母的恩情,因此无论是思想、语言以及行为,都要保持尊敬。善德与邪恶的产生,皆来自于所感知的对境以及同伴,因此,不要和邪恶者为伴。不要在人们对你抱有敌意、或者会助长愤怒和贪爱的地方逗留;如果你这么做,只会增加自身以及他人的烦恼罢了。

要待在心境感到自在的地方,如此,你的佛法修持自然会有所进展。逗留在自己极度恋执以及厌恶的地方,只会让你散乱分心。待在会让你的佛法修行成长发展的地方吧!

如果你变得自负,善德便会退失,因此要戒除妄自尊大、轻蔑他人。如果你变得灰心丧志,要安慰自己、做自己的忠告者,于道上再次启程。

上师说:你若想要真实地修行佛法,就要去行善,即使是最微小的善行都要去实行;要弃绝恶行,即使是最微细的恶行也要舍弃。最广大的海洋是由点滴之水汇集而成的,即使是须弥山和四大洲也是由微尘原子所组成的。

无论你的布施是否像颗芝麻籽般渺小,都无关紧要。如果你带着悲心以及菩提心来布施,便会成就百倍的功德;如果布施时没有菩提心的志向,就算分送了马匹与牲口,你的功德也不会增长。

不要沉迷在谄媚奉承、非真心的友谊中。思想及行为都要保持诚实;最首要的佛法修行,就是在思想与行为上保持诚实正直。佛法修行的基础有赖于清净的三昧耶、悲心,以及菩提心;密咒三昧耶、菩萨律仪、声闻的戒律全包含于此中。

上师说:把你的食粮供给和财富都用在善行上吧。有些人会这么说: “大限到来时会需要财富。”然而当你被致命的疾病击垮时,无论身边有多少帮手,你也无法用钱把这痛苦分摊出去;如果你没有这些,这个痛苦也不会变得更大。

在那个时候,无论你是否有助手、仆人、随从和财富,都没有任何差别。这一切都是造成执着的所有成因。执着捆绑着你,即便是对本尊及佛法的执着都会束缚住你。富有的人对自己拥有的成千两黄金的爱执,以及穷人对于他的缝衣针线的爱执,同样都会束缚人。现在就舍弃会阻挡通往解脱之门的执着吧。

在死亡之时,无论你的尸身是用檀香木的柴堆烧毁,或是在人烟渺茫之处被禽鸟和狗儿吞食,其实都是一样的。你会继续前行,而一路相伴的将是你生前所做的一切善行或恶行。你的恶名或是好评、你所积存的食物和财富、所有的助手和佣仆,全都会被留置身后。

死亡的那一天,你会需要一位殊胜的上师,因此赶紧找到一位上师吧。没有上师,你是不可能觉醒证悟的。因此,去追随一位具格的上师,成办上师所指示的一切吧。

上师又说:未来时代追随莲花源之语的幸运人们,朝这儿仔细聆听吧!首先,在道上修行时,你必须精进努力。因为过去你将所有心神放在迷惑经验中如此之久,无数劫以来,你所做的一切都在迷惑中偏离了正道,如今获得人身,你应该要在此时切断这个迷惑欺妄。

一切有情众生都被阿赖耶无明分的黑暗所蒙蔽。当二元相对的经验生起时,这种经验会透过对二元的执取而变得固实起来。无论有情众生在做什么,他们所做的一切皆是悲哀的行为。六道众生的迷惑囚牢是多么牢固。

获得一个人身是极为困难的。虽已得到了人身,却只有少数人听过佛的名号;听过佛的名号之后,也只有极为稀少的人会感受到信心;而即使感受到信心,进入佛法后,许多人还会像是顽固的野兽般,毁坏自己的三昧耶与戒律,往下堕落。看到这些有情众生,菩萨感到异常绝望,而我,莲花源,则感到无限哀伤。

措嘉,在佛陀教法住世之地,即使得到圆满人身的人们,无数生以来已积聚了无边功德,他们却仍然经历着六道有情十足的业力。

其中有某些人听到佛的功德特质时,由于被贪着与嗔念所激之故,还担心他人也会对佛功德感兴趣,因此在他们成为佛陀教法追随者的一份子后,竟还担心轮回会耗竭。这种贪着与嗔念即是地狱的种子,这些人来世将会投生到完全听不到三宝名号的地方。

生在现代或是出生在未来,并能正确听闻莲花源话语的人们,以下就是你们应该做的事:为了好好利用你已获得的人身,你需要殊胜的佛法。那些执着且渴望世间声望和名声、却没有实在修行佛法的人们,不过属于动物当中的最高层级罢了。

如果你对这一点感到怀疑,你可以仔细思量一下:总是渴望或挂念着身体的安适、挂念着身体能否继续存活、挂念个人的胜利功绩、挂念个人至交的得益受惠、担扰个人的仇敌会得到仁厚的回报,这些全都是世间人所具备的心思;而天空中的鸟、地上的老鼠、住在石头和岩石下的蚂蚁,也全都拥有同样的心思,一切有情众生都有这样的挂念渴求。

想要比其他众生少一些伤害自己的敌人,只能算是动物中的最高层级而已。若真想修行佛法,就必须舍弃对“地方”的执着,你的家乡即是爱执与愤怒的出生地。

只要存放一些方便取用和携带的食物及财产就可以了。要确实这样做,直到你已抛弃对食粮和穿着的贪着为止。不要保存那些会让你散乱分心的财物。要去寻找一处粗鲁无理之人不会常常出入的地方,要谨守食粮仅足够简朴地养活自己的生活形态,远离友伴地隐居起来。

首先,要净治你的罪行;接下来,要直观你的心。心的自然状态不恒常,但却投射出心念,这就证明了心是空性的。所投射的心念无阻碍地生起,这就是自心的觉知明性。莫要追逐心念的投射,也不要攀执此认知明性。放松你的注意力,并认出心的体性后,你本然的觉性(本觉)便会显明为法身。

时而要做一些净除障碍以及增上的修持,如果你能以此方式跟随我的遗教,那么你就会在当下此生达到持金刚的境界。

措嘉,大约在释迦牟尼教法终末之时,将会出现某个有着暗褐色愤怒形貌的人;因为此人的缘故,你要把我的这些话语藏进褐色犀牛皮制的小盒中。

上师如此说道。

乌迪亚纳的莲花生大师,传名为《宝钉》的遗教,就此圆满。

这是长了秃鹫羽毛的持明者——仁增·果登,在朝向东方的白色珍宝埋藏物中所掘出的伏藏法。

附注:镇魔金刚示现化身掘藏理由相的 仁增·果登 ,诞生于藏历第六饶迥(14世纪),从12岁起头发中开始长出三五根羽毛,从扎桑山和藏北桑桑拉扎德木巴山掘得《大圆满彻明普贤意》等伏藏法,造就众多实现虹身成就的法脉,创建宁玛派六大寺院之一的图登多吉扎寺,讲经修法,名扬四方。

三昧耶,封印,封印。

愿一切转为善。

愿一切转为善。

愿一切转为善。

吉祥圆满![/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胜义不变光明金刚基,圆满有寂利乐增福德,
以无迁变常有殊胜智,恒赐照见万法之智慧。
一切导师如来所说道,圆满三乘佛法如意宝,
教主法王上师大尊主,祈愿恒时长久住于世。
无漏清净不坏精华命,诸长寿佛尊定会加持,
犹如十力尊主长寿佛,众生顶戴尊者愿久住。
极具大悲智慧与威力,已得以承续如来果位,
凭借威势能胜伏四魔,尊者超胜十方祈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