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请上师仁波切传讲《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121

至今为止,《楞严经》的讲解有多少版本?
楼主的贴中提到的有:
1。 上宣下化老和尚讲述的
2。 憨山大师讲述的
3。 圆瑛法师讲的《楞严经讲义》
还有吗。。。


#122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quote=“Yue, post:121, topic:62705”]至今为止,《楞严经》的讲解有多少版本?
楼主的贴中提到的有:
1。    上宣下化老和尚讲述的
2。    憨山大师讲述的
3。    圆瑛法师讲的《楞严经讲义》
还有吗。。。[/quote]

Yue师兄您好,以下是已经收入大藏的《首楞严经》的注解:

中国撰述·方等部疏(0243-0447)
繁体版整卷下载:第0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卷
简体版整卷下载:第0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卷

X0268_11_0165 楞严经集注,(十卷排科冠上并附宗印述之楞严经释题一卷),〖宋.思坦集注〗

X0269_11_0705 楞严经熏闻记,(五卷),〖宋.仁岳述〗

X0270_11_0776 楞严经要解,(二十卷),〖宋.戒环解〗

X0271_11_0886 楞严经笺,(二十卷),〖宋.惟愍科可度笺〗

X0272_12_0001 楞严经合论,(十卷),〖宋.德洪造论 正受会合〗

X0273_12_0097 楞严经正脉疏科,(一卷),〖明.真鉴作〗

X0274_12_0162 楞严经正脉疏悬示,(一卷),〖明.真鉴述〗

X0275_12_0187 楞严经正脉疏,(十卷),〖明.真鉴述〗

X0276_12_0482 楞严经摸象记,(一卷附诸经),〖明.袾宏述〗

X0277_12_0509 楞严经悬镜,(一卷),〖明.德清述〗

X0278_12_0515 楞严经通议提纲略科,(一卷),〖明.德清排订〗

X0279_12_0532 楞严经通议,(十卷附补遗一卷),〖明.德清述〗

X0280_12_0662 楞严经臆说,(一卷),〖明.圆澄注〗

X0281_12_0688 楞严经圆通疏,(十卷),〖元.惟则会解 明.传灯疏〗

X0282_13_0001 楞严经玄义,(四卷),〖明.传灯述〗

X0283_13_0044 楞严经秘录,(十卷),〖明.一松大师说 门人灵述记〗

X0284_13_0196 楞严经玄义,(二卷),〖明.智旭撰述 道昉参订〗

X0285_13_0220 楞严经文句,(十卷),〖明.智旭撰述 道昉参订〗

X0286_13_0383 楞严经如说,(十卷),〖明.钟惺撰〗

X0287_13_0501 楞严经疏解蒙钞,(二十八卷),〖明.钱谦益钞〗

X0288_14_0001 楞严经证疏广解,(十卷),〖明.凌弘宪点释〗

X0289_14_0268 楞严经合辙,(十卷),〖明.通润述〗

X0290_14_0448 楞严经直指科文,(一卷),〖〗

X0291_14_0461 楞严经直指,(十卷),〖明.函是疏〗

X0292_14_0603 楞严经击节,(一卷),〖明.大韶撰〗

X0293_14_0610 楞严经悬谈,(一卷),〖明.观衡撰〗

X0294_14_0614 楞严经说约,(一卷),〖明.陆西星述〗

X0295_14_0624 楞严经述旨,(十卷),〖明.陆西星述〗

X0296_14_0674 楞严经截流,(二卷),〖明.传如述〗

X0297_14_0684 楞严经圆通疏前茅,(二卷),〖明.传灯述〗

X0298_14_0709 楞严经直解,(十卷),〖明.广莫直解〗

X0299_15_0001 楞严经讲录,(十卷),〖明.乘旹讲录〗

X0300_15_0140 楞严经纂注,(十卷),〖明.真界纂注〗

X0301_15_0218 楞严经精解评林,(三卷),〖明.焦竑纂〗

X0302_15_0293 楞严经略疏,(十卷),〖明.元贤述〗

X0303_15_0339 楞严经贯摄(即楞严经说通),(十卷),〖清.刘道开纂述〗

X0304_15_0558 楞严经观心定解科,(一卷),〖清.灵耀述〗

X0305_15_0586 楞严经观心定解大纲,(一卷),〖清.灵耀述〗

X0306_15_0602 楞严经观心定解,(十卷),〖清.灵耀述〗

X0307_16_0001 楞严经指掌疏悬示,(一卷),〖清.通理述〗

X0308_16_0012 楞严经指掌疏,(十卷),〖清.通理述〗

X0309_16_0347 楞严经指掌疏事义,(一卷),〖清.通理述〗

X0310_16_0370 楞严经势至圆通章科解,(一卷),〖明.正相解〗

X0311_16_0373 楞严经势至圆通章疏钞,(二卷),〖清.续法集〗

X0312_16_0392 楞严经势至圆通章解,(一卷),〖清.行策撰〗

X0313_16_0395 楞严经序指味疏,(一卷),〖清.谛闲述〗

X0314_16_0412 楞严经宝镜疏科文,(一卷),〖清.溥畹撰〗

X0315_16_0427 楞严经宝镜疏悬谈,(一卷),〖清.溥畹述〗

X0316_16_0437 楞严经宝镜疏,(十卷),〖清.溥畹述〗

X0317_16_0635 楞严经正见,(十卷),〖清.济时述〗

X0318_16_0749 楞严经宗通,(十卷),〖明.曾凤仪宗通〗

http://www.fodian.net/xzj/09-23-fangdeng/xzj-v09–23.htm

其中末学比较熟悉的几位大德是:

莲池大师;
憨山大师;
蕅益大师;

以下是末学所了解到的近代几位大德的注解:

宣化上人;
圆瑛法师;
南怀瑾先生;

No. 313-B 大佛顶经序指味疏缘起

详夫此经。由来无序。先哲以会解之序移置经端者。喜其文义周足。经旨炳然故也。夫以疏序为经序。可谓美善双尽矣。第序与经时甚悬殊。是以笺释者寡。今夏予受沪上龙华之请。将欲敷演斯经。法众不下二千余指。然皆肤学居多。尚不谙字义句节安求理趣。时同学有请以此序。裂句分章。略事训释。以便初机拾级临高之助。既不获辞。乃仿法华弘传意。为之编科列目。命笔疏通。原始要终。不日成帙。遂定名曰指味疏。意谓。阅全经。犹䬸大锅之膳。研是疏。如尝一指之味也。众皆合十称善。予曰。斯稿虽就。殊为草率。自知下里巴歌。未敢闻诸郢客。惟望诸君弗惮繁琐。必玩索而后得之。未始非供养海中之一滴耳。或谓。初习教乘者流。既经义全疏。罔知底蕴。疏亦奚裨。予曰。子是何言欤。岂不闻慧学者。务期宿见。博问者。贵在先知。兹稿正为。初心入手时。易得全经纲要。使关节一清。无致问桥之叹。亦安患为太早计耶。唯冀潜修上士。同志高人。先请熟读经文。然后安心观法。览斯疏而通会。忘言象以冥符。愿一旦常光显现。使根尘识消。则佛法身心。尚为余事。况此妄识依通。岂非剩语者哉。


光绪癸巳夏五端阳日台宗晚学卓三比丘谛闲搁笔故书

No. 313

大佛顶经序指味疏

古吴师子林天如禅师 唯则 撰序

黄岩台宗裔孙比丘 谛闲 述疏

将释此序大科分二。初释题。二释文。

初又二。初合释二。离释。

今初。

大佛顶首楞严经叙。

此序以单法立题。只一法字。义含十双。谓教义。性修。事理。境智。止观。正助。行位。因果。体用。六即也。初言教义一双者。教。谓能诠。即经叙二字。义。谓所诠。即大等六字。此一是通义。九双是别义。二就所诠义中言性修一双者。性。即大佛顶。修。即首楞严也。意欲令人悟大佛顶法。即心自性。始知从性起修故。三就修中言事理一双者。谓梵语首楞严。华言一切事毕竟坚固。今言事。即一切事。谓阴入处界也。理。即毕竟坚固。谓妙觉明体也。既知从性起修。必知全修在性故。四就事理中言境智一双者。谓上之事理。皆可为境。依境修观。观名为智。以境发智以智照境故。五就境智中言止观一双者。谓境是所观。智是能观。所观。即一境三谛。能观。即一心三观。亦即一心三止。亦名圆顿止观。以止观不二故。六就止观中言正助一双者。圆顿止观是正行。即二十五门是。如其理障惑强。止观功微。务须加持神咒。故有三七建坛。经云。更以异方便。助显第一义。正助并行。收功。弥速故。七就正助中言行位一双者。行有进趣之功。能趣。即三渐次。所趣。即五十五位。行必入位故。八就行位中言因果一双者。行位未极。总属因心。圆满菩提。方称果觉。因必克果故。九就因果中言体用一双者。自行因果是体。化他因果为用。体必发用故。十就体用后言六即一双者。以自他具有六即义故。谓六。分因果之事殊。即显凡圣之理等。明六义。不生上慢。明即义。不生退屈。约性约理。则知六而常即。言修言事。则知即而常六故。今言大佛顶者。非因非果之妙性也。首楞严者。通因彻果之妙修也。是故出世行人。先须悟大佛顶理。了知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本如来藏妙真如性。然后于阴入处界等诸法。随拈一法。无非即空即假即中圆三谛理。皆得为所观境。依境修观。能观之智。即一心三观。亦名一心三止。照真谛理。即空观。照俗谛理。即假观。照中谛理。即中观。空观。即体真止。假观。即方便随缘止。中观即息二边分别止。又三止。即空观。三观。即假观。止观不二。即中观。在因曰止观。在果曰定慧。止观功成。即名首楞严王妙三摩提。以此为因。即名如来密因。修此一行。具足菩萨万行。大佛顶。是所庄严。首楞严。为能庄严能所不二。为妙庄严。故曰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具诠诸义。即名经。悬述纲要。名为叙也。合释竟。

二离释二。初释别题。二释通题。

初又二。初释大佛顶。二释首楞严。

今初。

大佛顶三字。事释。理释。古今疏解。不啻盈栋。兹不暇录。今直就一切众生现前一念心性而发明也。以吾人现前一念之心。本非肉团。亦非缘影。实无方隅。亦无分剂。是故不在内。外。中间。无有前后。并无时劫。是故不属过。现。未来。然此心非一切法。一切法不能收摄。而此心即一切法。一切法莫可逃遁。离即离非。是即非即。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不得已强名曰大。非对小言大。以对小言大。则大有分量。非真大故。亦非先小后大。以先小后大。则大有始终。非本大故。要之十方无尽。三际莫穷。故言曰大。大有三义。一。离过绝非义。即体大。二。竖穷横遍义。即相大。三。具足恒沙义。即用大。以吾人现前一念之心。灵明不昧。了了常知。故名曰佛。佛者。觉也。觉有三义。一圆明独照义。即自觉。二随缘照了义。即他觉。三彻照心源义。即满觉。以吾人现前一念之心。量绝边涯。体尊无极。故名为顶。顶有三义。一最尊义。一切诸法莫可比拟故。二不可见义。四过咸离百非俱绝故。三放光现化义。随缘普应不染诸尘故。一字具三。三三具九。若细分之。义应无量无量妙义。唯是一心。故言一心为大佛顶。乃众生之性德。为当经之正体。仍遍为一切诸大乘经之体。以如来所说一代时教。皆是称性之谈。故曰佛说上下法唯是一心作。作是说者。名为正说。若他说者。即波旬说。

○复次若能悟斯大佛顶义。便能遍达全经妙义。兹当不避繁文。撮其枢要。略为点示。经初阿难请妙奢摩它。三摩。禅那。最初方便。悟大义。是禅那之方便。悟佛义。是奢摩之方便。悟顶义。是三摩之方便。又体大。是禅那之方便。相大。是奢摩之方便。用大。是三摩之方便。又奢摩。是自觉。三摩。是他觉。禅那。是满觉。又禅那。是最尊。奢摩。是不可见。三摩。是放光现化。又三即一。是奢摩。一即三。是三摩。非一非三。而三而一。是禅那。又即常住真心性净明体。性明。是奢摩。即相大。性净。是三摩。即用大。常住。是禅那。即体大。佛顶各三。乃至三一一三。非一非三。而三而一。如上说。七处?招奈闹小U破叽ο谭恰<聪啻蟆E韵云叽允恰<从么蟆S腥μ崦桌阊贤酢<刺宕蟆H灰蝗酥练鸲ジ魅H缟纤怠J婕闹小7杂兴挂褰衤云涠V饔肟铡>闶窍啻罂陀氤尽>闶怯么蟆=晕薅浴<刺宕蟆V附允俏铩N奘羌摺<聪啻蟆N⑾阜⒚鳌N薹羌摺<从么蟆T瞧刑崦罹幻魈濉T坪斡谥杏惺欠鞘恰<刺宕蟆<爰挡⑺胂唷H缧榭栈疚匏小<聪啻蟆1臼敲蠲魑奚掀刑峋辉舱嫘摹M铡<坝胛偶<从么蟆4思霸怠T瞧刑崦罹幻魈濉<刺宕蟆H灰蝗D酥练鸲ジ魅H缟纤怠K目莆闹小P哉娉V小G笥谌ダ疵晕蛏懒宋匏谩<聪啻蟆;猛葡唷<从么蟆F湫哉嫖罹趺魈濉<刺宕蟆F叽笪闹小V鼙榉ń纭<聪啻蟆P陨婵铡P钥照嫔Q捣⑾帧<从么蟆G寰槐救弧<刺宕蟆4笾谠参蛭闹小P谋槭健?杖缫段铩<聪啻蟆8改干怼H绯救缗健<从么蟆N锛疵钚摹P木<刺宕蟆H缋床亍R磺芯惴恰<聪啻蟆R磺芯慵础<从么蟆@爰蠢敕恰J羌捶羌础<刺宕蟆6迕潘壑场R灰唤跃咴餐ǔH媸翟舱媸怠<聪啻蟆Mㄕ媸怠<从么蟆3U媸怠<刺宕蟆N寤嵘裰洹Cも蚨嗖р騿4嗽拼蟀咨「恰0住<聪啻蟆I「恰<从么蟆D<刺宕蟆Aノ弧5谌ゴ挝闹性啤R磺腥缋疵茉簿幻罱韵制渲小T病<聪啻蟆>弧<从么蟆C堋<刺宕蟆7且环侨6弧H痪悴豢伤家樵幻睢H灰蝗D酥练鸲ジ魅=匀缟纤怠B缘闳拇笾季埂�

二释首楞严。

首楞严三字。直指一切行人全性起修之性定。乃大定之略名也。具足应云大佛顶首楞严王。首楞严。云一切事毕竟坚固。今谓事言一切。者即总收十法界之根身器界。所谓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七大也。言毕竟坚固者。毕竟。即彻底义。坚固。即常住义。所谓彻法底源。无动无坏也。意谓。行者既悟大佛顶性。便能了知一性一切性。一切性一性。是故阴处界等一切诸法。一一无非大佛顶性。故曰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也。经云。色心诸缘。及心所使。诸所缘法。唯心所现。汝身。汝心。外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用真精妙心中所现物耳。了知全性起修。自然全修在性。非离性外别有修也。以性无外故。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23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24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卍续藏第 11 册 No. 0269 楞严经熏闻记

No. 269

首楞严经集解熏闻记卷第一

吴兴沙门 仁岳 述

归命如来藏 显秘修多罗 教主释迦文
尘刹遍知者 文殊阿难等 菩萨贤圣僧
惟以无缘慈 证明及加护 谁昔诸法师
疏兹首楞义 而我尝撰集 授彼持经人
注释或未详 流通犹寡益 是故今覆述
助发于来蒙 愿同观世音 熏闻成正觉

解说首题已如别卷今释经文文句分三一序分二正宗分三流通分初东晋安法师立此三分判释众经至有唐奘法师译佛地论而西域亲光菩萨判佛地经果有三分一教起因缘分二圣教所说分三依教奉行分乃与序正流通辞异义同则知安师所立冥符亲光之说也今经从如是我闻至提奖阿难及摩登伽归来佛所为序分阿难见佛至第九卷若他说者即魔王说为正宗分即时如来将罢法座下为流通分。

就序分中复分为二一从如是至文殊师利而为上首为证信序二从时波斯匿王下为发起序此二亦名通序别序通序通诸教别序别一经且初证信序者言如是等令闻者不疑故涅槃后分云佛垂涅槃阿难问佛如来灭后结集法藏一切经初安何等语佛言当安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某方某处与诸四众而说是经智度论云三世诸佛经初皆称如是语准兴福释经序文为六一指所闻法二叙能闻人三陈说教时四标垂化主五彰演法处六述同闻众资中以此六事合为二门一说经时处二引众同闻至于长水亦复承用今谓合前五事以为一门于义太略处中而判当分三句一传法时二感佛处三同闻众初传法时者谓如是我闻一时也智论亦将此六字作一章释之今故例彼原夫晋魏以前译经多云闻如是或曰我闻如是至后秦罗什翻法华经云如是我闻自此相㳂以为定式。

▲注孤山者圆师所居也向下真际长水等皆以处目人具如说题出其疏钞。

▲所传之法者谓结集家传佛能诠所诠之法也能诠之文与佛不异故曰如所诠之理无非真实故曰是又文如其理故云如理如其文故云是然理通四教则如是之法偏圆不同具如天台诸经疏分别其相今简偏取圆唯一如来藏心是经法体部属开显讲者悉之。

▲能传之人者阿难自谓也智论问曰佛法中言一切法空无有吾我云何佛经初言如是我闻答曰佛弟子辈虽知无我随俗法说我非实我也闻者耳根不破声至可闻处作意欲闻根尘意和合得闻也孤山约四教义明四种我闻一我我闻闻二我无我闻不闻三无我我不闻闻四非我非无我不闻不闻前三种我闻是昔所闻方便之义后一我闻是今正意末学肤受以广为烦故集解销文从略而示也。

▲会机会理之时者孤山谷响钞云会合也谓今楞严之教下合现未之机故曰会机上合常住真心故曰会理机理会合一义在兹。

▲如是之经我从佛闻者依事相释也通慧生信钞云如是等者乃是阿难领诺迦叶举问之辞能举发人以曾闻之法言之即经题也岂无句逗数字耶反至所答之义且总而领会不牒其繁辞故云如是若今人之谈说领前人意则云如此同也故佛地论曰如是我闻者谓总显已闻传佛教者言如是事我昔曾闻也说教时者通指经竟为一时也如涅槃中佛言我往一时在恒河岸又云我于一时在迦尸国等其事同焉。[/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25

頂禮本師释迦牟尼佛
頂禮文殊智慧勇士
頂禮大恩傳承上師

大佛顶首楞严经
世桦出版社印行
大佛顶首楞严经叙
首楞嚴經者。諸佛之慧命。眾生之達道。教網之宏網。禪門之要關也。世尊成道以?怼N鍟r設化。無非為一大事因緣。求其總攝化機。直指心體。髮宣真勝義性。簡定真�?圓通。使人轉物同如?怼�?椫赋瑹o學者。無尚楞嚴矣。釋其名。則一切事究竟堅固。即所謂?胤ǖ自础o動無壞。而如?砻芤颉F兴_萬行。靡不資始乎此。而歸極乎此耳。考其所�?。則談圓理。以明真性。開圓行。以示真修。其性也。體用雙彰。其修也。因果一契。原始要終。了義之說也。良由諸修行人。背真向妄。不成無上菩提。或?勰钚〕恕5蒙贋樽恪;蛴┎怀P舐劤蛇^。故阿難以多聞邪染為緣。O發大教。而世尊告知曰。一切眾生。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又曰。有三摩提。名大佛頂首楞嚴王。具足萬行。十方如?怼R婚T超出妙莊嚴路。斯一經理行之大本也O。由是破七處攀緣。別二種根本。因見顯心。因心顯見,雖心見互顯。而正顯在心。如以盲人囑暗。喻見非眼。屈指非光。驗見不動。印觀河之非變。比垂手之無遺。辨於八還。擇於諸物。非舒非縮。無是無非。使誤淨圓真心。妄為色空。及聞見耳。既悟妄為。尚疑混濫。故又破自然因緣。示見見之非見。合別業同分。指見妄之所生。且以一人例多人。以一國例諸國。總顯器界根身。同一妄耳。自淺而深。自狹而?V。雖多方顯妄。而所顯為真。故又舉陰入處界。?V及七大。融會入於如?聿匦浴J刮蛭镂彝J欠且惑w。妄無自性。全體即真。凡十界依正之相。皆循業發現而已。既悟即真。尚迷循發。故又答山河大地之難,深窮生起之由。譬虛空。不具諸相發揮。顯真妙覺明。圓照法界。一多互應。小大相容。即體即用。非俗非真。至於離即離非。是即非即。則藏心妙性。不涉名言矣。?鸵甄R狂走。諭妄無因。結責多聞。勸修無漏。通而言之。皆圓理也。理解雖圓,非行莫證。故又名二決定義。初O因地發心。伏斷無明。維修行之要。此O煩?栏尽R鈸駡A根。為發行之由。於是定六根優劣。令一門深入。擊鐘驗常。O巾示結。�?二十五聖所證法門。赦選耳根。為初心方便。而又教以攝心軌則。安立道場。遂聞四重律儀。頂光神咒。通而言之。皆圓行也。乃至三增進。成就五十五位真菩提路。雖談登位。未盡行因。下而戒業習於七趣情想。防禪定於五陰魔邪。無非行鬥之事。必期於圓?M菩提。歸無所得。始得名為究竟堅固之理。立究竟堅固之行。修究竟堅固之行。證究竟堅固之理。楞嚴教旨。大抵如是。是知教行理三。悉號楞嚴。了義之說。莫此加矣。科經者。合理行為正宗。離正宗為五分。一見道。二修道。三證果。四結經。五助道。謂見道而後修道。修道而後證果。此常途之序固尔。究論上根修證。如發明藏性之後。謂不歷僧祇獲法身。請入華屋之前。謂疑惑消除。心悟�?像之�?。又豈局於常哉。大哉教乎。夫欲發真歸元。明心見性者。於此宜盡心焉。
時至正二年O午。佛成道日。盧陵沙門惟則。述於姑蘇城中師子林。

om benza satto hung. 才識淺顯,有的字不會打。如果任何功德的話,以此回向。祝上師長久住世,?V傳佛法。


#126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quote=“Yue, post:125, topic:62705”]頂禮本師释迦牟尼佛
頂禮文殊智慧勇士
頂禮大恩傳承上師

大佛顶首楞严经
世桦出版社印行
大佛顶首楞严经叙
首楞嚴經者。諸佛之慧命。眾生之達道。教網之宏網。禪門之要關也。世尊成道以?怼N鍟r設化。無非為一大事因緣。求其總攝化機。直指心體。髮宣真勝義性。簡定真�?圓通。使人轉物同如?怼�?椫赋瑹o學者。無尚楞嚴矣。釋其名。則一切事究竟堅固。即所謂?胤ǖ自础o動無壞。而如?砻芤颉F兴_萬行。靡不資始乎此。而歸極乎此耳。考其所�?。則談圓理。以明真性。開圓行。以示真修。其性也。體用雙彰。其修也。因果一契。原始要終。了義之說也。良由諸修行人。背真向妄。不成無上菩提。或?勰钚〕恕5蒙贋樽恪;蛴┎怀P舐劤蛇^。故阿難以多聞邪染為緣。O發大教。而世尊告知曰。一切眾生。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又曰。有三摩提。名大佛頂首楞嚴王。具足萬行。十方如?怼R婚T超出妙莊嚴路。斯一經理行之大本也O。由是破七處攀緣。別二種根本。因見顯心。因心顯見,雖心見互顯。而正顯在心。如以盲人囑暗。喻見非眼。屈指非光。驗見不動。印觀河之非變。比垂手之無遺。辨於八還。擇於諸物。非舒非縮。無是無非。使誤淨圓真心。妄為色空。及聞見耳。既悟妄為。尚疑混濫。故又破自然因緣。示見見之非見。合別業同分。指見妄之所生。且以一人例多人。以一國例諸國。總顯器界根身。同一妄耳。自淺而深。自狹而?V。雖多方顯妄。而所顯為真。故又舉陰入處界。?V及七大。融會入於如?聿匦浴J刮蛭镂彝J欠且惑w。妄無自性。全體即真。凡十界依正之相。皆循業發現而已。既悟即真。尚迷循發。故又答山河大地之難,深窮生起之由。譬虛空。不具諸相發揮。顯真妙覺明。圓照法界。一多互應。小大相容。即體即用。非俗非真。至於離即離非。是即非即。則藏心妙性。不涉名言矣。?鸵甄R狂走。諭妄無因。結責多聞。勸修無漏。通而言之。皆圓理也。理解雖圓,非行莫證。故又名二決定義。初O因地發心。伏斷無明。維修行之要。此O煩?栏尽R鈸駡A根。為發行之由。於是定六根優劣。令一門深入。擊鐘驗常。O巾示結。�?二十五聖所證法門。赦選耳根。為初心方便。而又教以攝心軌則。安立道場。遂聞四重律儀。頂光神咒。通而言之。皆圓行也。乃至三增進。成就五十五位真菩提路。雖談登位。未盡行因。下而戒業習於七趣情想。防禪定於五陰魔邪。無非行鬥之事。必期於圓?M菩提。歸無所得。始得名為究竟堅固之理。立究竟堅固之行。修究竟堅固之行。證究竟堅固之理。楞嚴教旨。大抵如是。是知教行理三。悉號楞嚴。了義之說。莫此加矣。科經者。合理行為正宗。離正宗為五分。一見道。二修道。三證果。四結經。五助道。謂見道而後修道。修道而後證果。此常途之序固尔。究論上根修證。如發明藏性之後。謂不歷僧祇獲法身。請入華屋之前。謂疑惑消除。心悟�?像之�?。又豈局於常哉。大哉教乎。夫欲發真歸元。明心見性者。於此宜盡心焉。
時至正二年O午。佛成道日。盧陵沙門惟則。述於姑蘇城中師子林。

om benza satto hung. 才識淺顯,有的字不會打。如果任何功德的話,以此回向。祝上師長久住世,?V傳佛法。[/quote]

随喜Yue师兄的功德,祈请上师仁波切加持您善缘增长,闻思修行顺利,早日成就与上师无二无别的果位。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27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卍续藏第 11 册 No. 0271 楞严经笺

No. 271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一(之上)

天竺沙门 般剌密帝 译

乌长国沙门 弥伽释迦 译语

菩萨戒弟子 房融 笔受

西京大兴福寺沙门 惟悫 科

皇宋首楞大师 可度 笺

大。

初释经题。大分六段。初法喻双彰对。

笺云。梵语摩诃。华言大。大者。谓所诠法也。体具含融。理极无方。非对小故。当体得名。故下文云。吾今为汝建大法幢是也。二诠之中。表诠所摄。

佛。

笺云。梵语没䭾佛陀。华言觉者。今经但存佛不言余字。盖秦人好略。又顾此方有情乐欲意趣。使闻佛者念善而生胜解。故不翻之。

顶。

笺云。梵语乌瑟尼沙。华言顶。喻也。言此首楞严所诠理旨。十地菩萨之所莫测。喻于佛顶离可见相。世尊自不见。表离自相。无遍身菩萨不见。表离佗相。六十二喻中。是第一顶无能见喻也。

如来。

二就果明因对。

笺云。梵语耶佗。华言如来。金刚经云。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约法身。又诸师解云。乘如实道。还本觉源。约报身。如成实道。来成正觉。约化身。又悫师云。如来者。顺本之玄称。此约本始义解。

密。

笺云。梵语哇呬耶。华言密。坚密也。隐覆也。虽有尘劳。曾无漏失故。

因。

笺云。梵语醯都。华言因。因者性义。是众生之本性。如来之觉源。为在尘劳未得显现。假说为因。如来果号。密因因名。

修。

三明修显证对。

笺云。梵语乞叉佗。华言修。修谓进修。然诸菩萨。起如觉心。无作妙力为修。

证。

笺云。梵语娑缚母佗。华言证。谓果证则亲获圆明体。证用具足为证。故下文云。得元明觉。无生灭性。为因地心。然后圆成果地修证。

了义。

四诠旨双陈对。

笺云。梵语萨诃。华言了义。了谓显了。直指真源。表此一经决了谈真。名之为了。声名句文四法为体。下文云。吾今已说真修行法。义犹理也。言此首楞严所诠。至极之理。寻伺跨绝。言议道断。下文云。妙性圆明。离诸名相。

诸。

五能行所行对。

笺云。梵语萨啰缚。华言诸。不一为义。

菩萨。

笺云。梵语菩提萨埵。华言觉有情。菩萨略也。欲令闻者生善。不言觉有情。得称菩萨。此是能求能行首楞严三昧之人也。

万行。

笺云。梵语拶哩。华言万行。万者数义。行谓功行。然诸菩萨。因中皆行六度万行。令求证本。须约行论。下文云。首楞严王具足万行。先指能求之人。后明所行之行。

首楞严。

六理深教深对。

笺云。梵语戍楞严摩。今言首楞严略也。总指。翻就一切事毕竟。

经。

笺云。梵语素呾览。翻就经义。又翻线义。古梵语云欲底修多罗。亦云修妒露。此翻为契。谓契理契机故。今时经论。多就新梵云素呾览。不言修多罗修妒露。但言经不言线。谓顺此方五经九经。万代常行。百王不易。此经大体。以首楞严大定为宗。顿悟渐修为趣。
[/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28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室罗筏城,祇桓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无漏大阿罗汉。佛子住持,善超诸有,能于国土,成就威仪。从佛转轮,妙堪遗嘱;严净毗尼,弘范三界,应身无量,度脱众生,拔济未来,越诸尘累。其名曰:大智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拘絺罗、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须菩提、优波尼沙陀等,而为上首。复有无量辟支无学,并其初心,同来佛所,属诸比丘,休夏自恣。十方菩萨,咨决心疑,钦奉慈严,将求密义。即时如来,敷座宴安,为诸会中,宣示深奥,法筵清众,得未曾有。迦陵仙音,遍十方界。恒沙菩萨,来聚道场,文殊师利而为上首。时波斯匿王,为其父王讳日营斋,请佛宫掖,自迎如来,广设珍馐,无上妙味,兼复亲延,诸大菩萨。城中复有长者、居士,同时饭僧。伫佛来应。佛敕文殊,分领菩萨,及阿罗汉,应诸斋主。唯有阿难,先受别请。远游未还,不遑僧次;既无上座,及阿阇黎。途中独归。其日无供,即时阿难,执持应器,于所游城,次第循乞。心中初求,最后檀越,以为斋主,无问净秽,刹利尊姓,及旃陀罗,方行等慈,不择微贱,发意圆成,一切众生,无量功德。阿难已知,如来世尊,诃须菩提,及大迦叶,为阿罗汉,心不均平。钦仰如来,开阐无遮,度诸疑谤。经彼城隍,徐步郭门,严整威仪,肃恭斋法。尔时阿难,因乞食次,经历淫室,遭大幻术。摩登伽女,以娑毗迦罗、先梵天咒,摄入淫席。淫躬抚摩,将毁戒体。如来知彼,淫术所加,斋毕旋归。王及大臣、长者、居士,俱来随佛,愿闻法要。于时世尊,顶放百宝无畏光明,光中出生千叶宝莲,有佛化身,结跏趺坐,宣说神咒。敕文殊师利,将咒往护。恶咒消灭。提奖阿难,及摩登伽,归来佛所。 阿难见佛,顶礼悲泣,恨无始来,一向多闻,未全道力。殷勤启请,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最初方便。于时复有,恒沙菩萨,及诸十方大阿罗汉、辟支佛等,俱愿乐闻。退坐默然,承受圣旨。尔时世尊,在大众中,舒金色臂,摩阿难顶,告示阿难,及诸大众: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具足万行;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汝今谛听。阿难顶礼,伏受慈旨。佛告阿难:汝我同气,情均天伦。当初发心,于我法中,见何胜相,顿舍世间,深重恩爱。阿难白佛:我见如来三十二相,胜妙殊绝,形体映彻,犹如琉璃。常自思惟:此相非是欲爱所生。何以故?欲气粗浊,腥臊交遘,脓血杂乱,不能发生,胜净妙明,紫金光聚。是以渴仰,从佛剃落。佛言:善哉!阿难!汝等当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汝今欲研无上菩提,真发明性,应当直心,酬我所问。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心言直故,如是乃至,终始地位,中间永无诸委曲相。阿难,我今问汝:当汝发心,缘于如来三十二相,将何所见?谁为爱乐?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是爱乐,用我心目;由目观见,如来胜相,心生爱乐!故我发心,愿舍生死。佛告阿难:如汝所说,真所爱乐,因于心目,若不识知,心目所在,则不能得,降伏尘劳。譬如国王,为贼所侵,发兵讨除,是兵要当知贼所在。使汝流转,心目为咎,吾今问汝:唯心与目,今何所在?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29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阿难白佛言:世尊,一切世间,十种异生,同将识心,居在身内;纵观如来,青莲华眼,亦在佛面。我今观此浮根四尘,祇在我面;如是识心,实居身内。佛告阿难:汝今现坐如来讲堂,观祇陀林,今何所在?世尊!此大重阁,清净讲堂,在给孤园;今祇陀林,实在堂外。阿难,汝今堂中先何所见?世尊!我在堂中,先见如来,次观大众;如是外望,方瞩林园。阿难,汝瞩林园,因何有见?世尊!此大讲堂,户牖开豁,故我在堂,得远瞻见。佛告阿难:如汝所言:身在讲堂,户牖开豁,远瞩林园。亦有众生,在此堂中,不见如来,见堂外者?阿难答言:世尊!在堂不见如来,能见林泉,无有是处。阿难,汝亦如是。汝之心灵,一切明了。若汝现前,所明了心,实在身内,尔时先合了知内身,颇有众生,先见身中,后观外物?纵不能见心、肝、脾、胃,爪生、发长,筋转、脉摇,诚合明了,如何不知,必不内知,云何知外?是故应知,汝言觉了能知之心,住在身内,无有是处。

阿难稽首,而白佛言:我闻如来,如是法音,悟知我心,实居身外。所以者何?譬如灯光,然于室中,是灯必能先照室内,从其室门,后及庭际;一切众生,不见身中,独见身外,亦如灯光,居在室外,不能照室。是义必明,将无所惑。同佛了义,得无妄耶?佛告阿难:是诸比丘,适来从我,室罗筏城,循乞抟食,归祇陀林,我已宿斋。汝观比丘,一人食时,诸人饱否?阿难答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是诸比丘,虽阿罗汉,躯命不同,云何一人,能令众饱?佛告阿难:若汝觉了知见之心,实在身外;身心相外,自不相干,则心所知,身不能觉;觉在身际,心不能知。我今示汝兜罗绵手,汝眼见时,心分别否?阿难答言:如是,世尊。佛告阿难:若相知者,云何在外?是故应知,汝言觉了能知之心,住在身外,无有是处。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言,不见内故,不居身内,身心相知,不相离故,不在身外。我今思惟:知在一处。佛言:处今何在?阿难言:此了知心,既不知内,而能见外,如我思忖,潜伏根里。犹如有人,取琉璃碗,合其两眼,虽有物合,而不留碍,彼根随见,随即分别。然我觉了能知之心,不见内者,为在根故;分明瞩外,无障碍者,潜根内故。佛告阿难:如汝所言,潜根内者,犹如琉璃。彼人当以琉璃笼眼,当见山河,见琉璃否?如是,世尊,是人当以琉璃笼眼,实见琉璃。佛告阿难:汝心若同琉璃合者;当见山河,何不见眼?若见眼者,眼即同境,不得成随;若不能见,云何说言,此了知心,潜在根内,如琉璃合?是故应知:汝言觉了能知之心,潜伏根里,如琉璃合,无有是处。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今又作如是思惟:是众生身,腑藏在中,窍穴居外,有藏则暗,有窍则明。今我对佛,开眼见明,名为见外;闭眼见暗,名为见内,是义云何?佛告阿难:汝当闭眼见暗之时,此暗境界,为与眼对?为不眼对?若与眼对,暗在眼前,云何成内?若成内者,居暗室中,无日、月、灯,此室暗中,皆汝焦腑?若不对者,云何成见?若离外见,内对所成,合眼见暗,名为身中;开眼见明,何不见面?若不见面,内对不成;见面若成,此了知心,及与眼根,乃在虚空,何成在内?若在虚空,自非汝体,即应如来,今见汝面,亦是汝身?汝眼已知,身合非觉。必汝执言:身眼两觉,应有二知,即汝一身,应成两佛?是故应知:汝言见暗,名见内者,无有是处。

阿难言:我尝闻佛,开示四众:由心生故,种种法生;由法生故,种种心生。我今思惟:即思惟体,实我心性?随所合处,心则随有,亦非内、外、中间三处。佛告阿难:汝今说言,由法生故,种种心生,随所合处。心随有者,是心无体,则无所合;若无有体,而能合者,则十九界,因七尘合,是义不然?若有体者,如汝以手,自挃其体,汝所知心,为复内出?为从外入?若复内出,还见身中;若从外来,先合见面。阿难言:见是其眼,心知非眼,为见非义。佛言:若眼能见,汝在室中,门能见不?则诸已死,尚有眼存,应皆见物,若见物者,云何名死?阿难!又汝觉了能知之心,若必有体,为复一体?为有多体?今在汝身,为复遍体?为不遍体。若一体者,则汝以手挃一支时,四支应觉。若咸觉者,挃应无在。若挃有所,则汝一体,自不能成。若多体者,则成多人,何体为汝?若遍体者,同前所挃;若不遍者,当汝触头,亦触其足,头有所觉,足应无知,今汝不然。是故应知,随所合处,心则随有,无有是处。

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亦闻佛,与文殊等,诸法王子,谈实相时,世尊亦言:心不在内,亦不在外。如我思惟:内无所见,外不相知;内无知故,在内不成;身心相知,在外非义。今相知故,复内无见,当在中间。佛言:汝言中间,中必不迷,非无所在?今汝推中,中何为在?为复在处!为当在身!若在身者,在边非中,在中同内;若在处者,为有所表?为无所表?无表同无,表则无定。何以故?如人以表,表为中时,东看则西,南观成北。表体既混,心应杂乱。阿难言:我所说中,非此二种。如世尊言:眼色为缘,生于眼识,眼有分别,色尘无知,识生其中,则为心在。佛言:汝心若在根尘之中,此之心体,为复兼二?为不兼二?若兼二者,物体杂乱,物非体知,成敌两立,云何为中?兼二不成,非知不知,即无体性,中何为相?是故应知,当在中间,无有是处。

阿难白佛言:世尊!我昔见佛,与大目连、须菩提、富楼那、舍利弗四大弟子,共转法轮。常言:觉知分别心性,既不在内,亦不在外,不在中间,俱无所在,一切无著,名之为心。则我无著,名为心不?佛告阿难:汝言觉知,分别心性,俱无在者,世间虚空,水、陆、飞行,诸所物象,名为一切,汝不著者,为在?为无?无则同于龟毛、兔角,云何不著?有不著者,不可名无;无相则无,非无则相,相有则在,云何无著?是故应知,一切无著,名觉知心,无有是处。

尔时阿难,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我是如来最小之弟,蒙佛慈爱,虽今出家,犹恃憍怜,所以多闻,未得无漏。不能折伏,娑毗罗咒,为彼所转,溺于淫舍。当由不知,真际所诣!惟愿世尊,大慈哀愍,开示我等,奢摩他路,令诸阐提,隳弥戾车。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及诸大众,倾渴翘伫,钦闻示诲。

尔时世尊,从其面门,放种种光,其光晃耀,如百千日。普佛世界,六种震动。如是十方微尘国土,一时开现。佛之威神,令诸世界,合成一界。其世界中,所有一切,诸大菩萨,皆住本国,合掌承听。佛告阿难: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业种自然,如恶叉聚。诸修行人,不能得成无上菩提,乃至别成声闻、缘觉,及成外道,诸天魔王,及魔眷属。皆由不知二种根本,错乱修习,犹如煮沙,欲成嘉馔,纵经尘劫,终不能得。

云何二种?阿难,一者、无始生死根本。则汝今者,与诸众生,用攀缘心,为自性者。

二者、无始菩提涅槃,元清净体。则汝今者识精元明,能生诸缘,缘所遗者。由诸众生,遗此本明,虽终日行,而不自觉,枉入诸趣。
[/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0

顶礼上师三宝!弟子亦随喜大家请转法轮!愿善知识长久住世!圣教昌隆!


#131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阿难!汝今欲知奢摩他路,愿出生死,今复问汝。即时如来举金色臂,屈五轮指,语阿难言:汝今见否?阿难言:见 !佛言:汝何所见?阿难言:我见如来举臂屈指,为光明拳,耀我心目。佛言:汝将谁见?阿难言:我与大众,同将眼见。佛告阿难:汝今答我,如来屈指 ,为光明拳,耀汝心目。汝目可见,以何为心,当我拳耀?阿难言:如来现今征心所在,而我以心推穷寻逐,即能推者,我将为心。佛言:咄!阿难 !此非汝心!阿难矍然,避座合掌,起立白佛:此非我心,当名何等?佛告阿难:此是前尘虚妄相想,惑汝真性 。由汝无始,至于今生,认贼为子,失汝元常,故受轮转。

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佛宠弟,心爱佛故,令我出家。我心何独供养如来,乃至遍历恒沙国土,承事诸佛及善知识 ,发大勇猛,行诸一切难行法事,皆用此心;纵令谤法,永退善根,亦因此心。若此发明,不是心者,我乃无心,同诸土木 ,离此觉知,更无所有。云何如来说此非心?我实惊怖;兼此大众,无不疑惑。惟垂大悲,开示未悟。

尔时世尊开示阿难,及诸大众,欲令心入无生法忍。于师子座,摩阿难顶,而告之言:如来常说,诸法所生,唯心所现 ,一切因果、世界微尘,因心成体。阿难!若诸世界,一切所有,其中乃至草叶缕结,诘其根元,咸有体性。纵令虚空,亦有名貌。何况清净妙净明心,性一切心,而自无体?若汝执吝分别觉观,所了知性,必为心者,此心即应离诸一切色 香味触,诸尘事业,别有全性。如汝今者,承听我法,此则因声而有分别。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为法尘 ,分别影事。我非敕汝,执为非心,但汝于心,微细揣摩,若离前尘有分别性,即真汝心;若分别性,离尘无体,斯则前尘分别影事。尘非常住 ,若变灭时,此心则同龟毛兔角,则汝法身,同于断灭,其谁修证无生法忍?即时阿难与诸大众,默然自失 。佛告阿难:世间一切诸修学人,现前虽成九次第定,不得漏尽,成阿罗汉,皆由执此生死妄想,误为真实。是故汝今虽得多闻,不成圣果。

阿难闻已,重复悲泪,五体投地,长跪合掌,而白佛言:自我从佛,发心出家,恃佛威神,常自思惟,无劳我修 。将谓如来,惠我三昧。不知身心本不相代,失我本心,身虽出家,心不入道,譬如穷子,舍父逃逝。今日乃知 ,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世尊!我等今者,二障所缠,良由不知,寂常心性 。惟愿如来,哀愍穷露,发妙明心,开我道眼。

即时如来,从胸卍字,涌出宝光。其光晃昱,有百千色,十方微尘,普佛世界,一时周遍。遍灌十方所有宝刹 ,诸如来顶,旋至阿难,及诸大众。告阿难言:吾今为汝建大法幢,亦令十方一切众生,获妙微密,性净明心,得清净眼。[/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2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阿难!汝先答我,见光明拳。此拳光明,因何所有?云何成拳?汝将谁见?阿难言:由佛全体,阎浮檀金,赩如宝山,清净所生,故有光明 。我实眼观,五轮指端,屈握示人,故有拳相。佛告阿难:如来今日实言告汝。诸有智者,要以譬喻,而得开悟。阿难 !譬如我拳,若无我手,不成我拳;若无汝眼,不成汝见。以汝眼根,例我拳理,其义均否?阿难言:唯然世尊!既无我眼,不成我见;以我眼根,例如来拳,事义相类。

佛告阿难:汝言相类,是义不然。何以故?如无手人,拳毕竟灭;彼无眼者,非见全无。所以者何?汝试于途询问盲人: “汝何所见?”彼诸盲人,必来答汝:“我今眼前,唯见黑暗,更无他瞩。”以是义观,前尘自暗,见何亏损?阿难言:诸盲眼前,惟睹黑暗,云何成见?佛告阿难:诸盲无眼,唯睹黑暗 ;与有眼人处于暗室,二黑有别?为无有别?如是世尊!此暗中人,与彼群盲,二黑较量,曾无有异。

阿难!若无眼人,全见前黑,忽得眼光,还于前尘,见种种色,名眼见者;彼暗中人,全见前黑,忽获灯光,亦于前尘 ,见种种色,应名灯见。若灯见者,灯能有见,自不名灯;又则灯观,何关汝事?是故当知,灯能显色,如是见者,是眼非灯。眼能显色 ,如是见性,是心非眼。

阿难虽复得闻是言,与诸大众,口已默然,心未开悟。犹冀如来,慈音宣示,合掌清心,伫佛悲诲。

尔时世尊,舒兜罗绵网相光手,开五轮指,诲敕阿难,及诸大众:我初成道,于鹿园中,为阿若多五比丘等,及汝四众言: “一切众生,不成菩提,及阿罗汉,皆由客尘烦恼所误。”汝等当时,因何开悟,今成圣果?

时憍陈那,起立白佛:我今长老,于大众中,独得解名,因悟客尘二字成果。世尊!譬如行客,投寄旅亭,或宿或食 ;宿食事毕,俶装前途,不遑安住。若实主人,自无攸往。如是思惟,不住名客,住名主人,以不住者,名为客义。又如新霁,清旸升天,光入隙中,发明空中诸有尘相。尘质摇动,虚空寂然。如是思惟 ,澄寂名空,摇动名尘;以摇动者,名为尘义。佛言:如是!

即时如来,于大众中,屈五轮指,屈已复开,开已又屈。谓阿难言:汝今何见?阿难言:我见如来百宝轮掌,众中开合。佛告阿难:汝见我手众中开合。为是我手,有开有合?为复汝见,有开有合?阿难言:世尊宝手 ,众中开合。我见如来,手自开合,非我见性,有开有合。佛言:谁动谁静?阿难言:佛手不住 ,而我见性,尚无有静,谁为无住?佛言:如是!

如来于是从轮掌中,飞一宝光,在阿难右,即时阿难回首右盼。又放一光,在阿难左,阿难又则回首左盼。佛告阿难:汝头今日 ,何因摇动?阿难言:我见如来出妙宝光,来我左右,故左右观,头自摇动。阿难!汝盼佛光,左右动头,为汝头动?为复见动?世尊!我头自动 ,而我见性,尚无有止,谁为摇动?佛言:如是!

于是如来普告大众:若复众生,以摇动者,名之为尘;以不住者,名之为客。汝观阿难,头自动摇,见无所动 。又汝观我,手自开合,见无舒卷。云何汝今,以动为身?以动为境?从始洎终,念念生灭,遗失真性,颠倒行事,性心失真,认物为己 ,轮回是中,自取流转。 [/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3

慧律法师讲解的楞严经在高雄文殊讲堂有下载,还没讲完呢。慧律法师讲得楞严经用了很多法师的版本做讲义,有些都请不到的,高雄文殊讲堂法本也有下载
另外光孝寺住持上明下生大和尚也有相关著作


#134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卷二

尔时阿难,及诸大众,闻佛示诲,身心泰然。念无始来,失却本心,妄认缘尘分别影事。今日开悟,如失乳儿,忽遇慈母。合掌礼佛 ,愿闻如来,显出身心真妄虚实,现前生灭与不生灭,二发明性。

时波斯匿王,起立白佛:我昔未承诸佛诲敕,见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我虽值佛,今犹狐疑 。云何发挥,证知此心不生灭地?今此大众,诸有漏者,咸皆愿闻。

佛告大王:汝身现在,今复问汝:汝此肉身,为同金刚,常住不朽?为复变坏?世尊!我今此身,终从变灭。佛言:大王!汝未曾灭,云何知灭?世尊!我此无常变坏之身,虽未曾灭 。我观现前,念念迁谢,新新不住,如火成灰,渐渐销殒,殒亡不息。决知此身,当从灭尽。佛言:如是!大王!汝今生龄 ,已从衰老,颜貌何如童子之时?世尊!我昔孩孺,肤腠润泽;年至长成,血气充满。而今颓龄,迫于衰耄,形色枯悴,精神昏昧,发白面皱,逮将不久 ,如何见比充盛之时?佛言:大王!汝之形容,应不顿朽?王言:世尊!变化密移,我诚不觉,寒暑迁流,渐至于此。何以故?我年二十,虽号年少,颜貌已老初十岁时;三十之年,又衰二十 。于今六十,又过于二,观五十时,宛然强壮。世尊!我见密移,虽此殂落,其间流易,且限十年。若复令我微细思惟,其变宁唯一纪二纪 ?实唯年变;岂唯年变?亦兼月化;何直月化?兼又日迁。沉思谛观,刹那刹那,念念之间,不得停住。故知我身,终从变灭。

佛告大王:汝见变化,迁改不停,悟知汝灭;亦于灭时,汝知身中有不灭耶?波斯匿王合掌白佛:我实不知。佛言:我今示汝不生灭性。大王!汝年几时 ,见恒河水?王言:我生三岁,慈母携我谒耆婆天,经过此流,尔时即知,是恒河水。佛言:大王!如汝所说,二十之时,衰于十岁 ;乃至六十,日月岁时,念念迁变。则汝三岁,见此河时,至年十三,其水云何?王言:如三岁时,宛然无异 ;乃至于今,年六十二,亦无有异。佛言:汝今自伤发白面皱,其面必定皱于童年。则汝今时观此恒河,与昔童时观河之见,有童耄否?王言:不也 !世尊!佛言:大王!汝面虽皱,而此见精,性未曾皱。皱者为变,不皱非变。变者受灭;彼不变者,元无生灭。云何于中受汝生死?而犹引彼末伽黎等,都言此身死后全灭。

王闻是言,信知身后,舍生趣生;与诸大众,踊跃欢喜,得未曾有。

阿难即从座起,礼佛合掌,长跪白佛:世尊!若此见闻,必不生灭;云何世尊名我等辈,遗失真性,颠倒行事?愿兴慈悲,洗我尘垢。[/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5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即时如来垂金色臂,轮手下指,示阿难言:汝今见我母陀罗手,为正为倒?阿难言:世间众生,以此为倒 ;而我不知谁正谁倒?佛告阿难:若世间人,以此为倒;即世间人,将何为正?阿难言:如来竖臂,兜罗绵手上指于空,则名为正。佛即竖臂,告阿难言:若此颠倒,首尾相换,诸世间人,一倍瞻视 。则知汝身,与诸如来清净法身,比类发明。如来之身,名正遍知;汝等之身,号性颠倒。随汝谛观,汝身佛身,称颠倒者,名字何处 ,号为颠倒?于时阿难与诸大众,瞪瞢瞻佛,目睛不瞬,不知身心,颠倒所在。

佛兴慈悲,哀愍阿难及诸大众,发海潮音,遍告同会:诸善男子!我常说言:色心诸缘,及心所使,诸所缘法,唯心所现。汝身汝心,皆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现物。云何汝等,遗失本妙圆妙明心宝明妙性,认悟中迷?晦昧为空 ,空晦暗中,结暗为色。色杂妄想,想相为身。聚缘内摇,趣外奔逸,昏扰扰相,以为心性。一迷为心,决定惑为色身之内。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譬如澄清百千大海,弃之,唯认一浮沤体 ,目为全潮,穷尽瀛渤。汝等即是迷中倍人,如我垂手,等无差别,如来说为可怜愍者!

阿难承佛悲救深诲,垂泣叉手,而白佛言:我虽承佛如是妙音,悟妙明心,元所圆满常住心地。而我悟佛现说法音,现以缘心,允所瞻仰。徒获此心,未敢认为本元心地。愿佛哀愍,宣示圆音 ,拔我疑根,归无上道。 [/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6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佛告阿难:汝等尚以缘心听法,此法亦缘,非得法性。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当应看月。若复观指,以为月体 ,此人岂唯亡失月轮,亦亡其指。何以故?以所标指,为明月故。岂唯亡指,亦复不识明之与暗。何以故?即以指体 ,为月明性;明暗二性,无所了故。汝亦如是!若以分别我说法音,为汝心者,此心自应离分别音,有分别性 。譬如有客,寄宿旅亭,暂止便去,终不常住。而掌亭人,都无所去,名为亭主。此亦如是!若真汝心,则无所去;云何离声 ,无分别性?斯则岂唯声分别心?分别我容,离诸色相,无分别性。如是乃至分别都无,非色非空;拘舍离等 ,昧为冥谛。离诸法缘,无分别性。则汝心性,各有所还,云何为主?

阿难言:若我心性各有所还,则如来说妙明元心,云何无还?惟垂哀愍,为我宣说。 [/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7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楞严经真伪决断

——果斌敬撰于台北华梵大仑山。1997、10、26。
发布时间:2009年03月06日来源:佛网 作者:果斌6606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楞严经可说是妖魔鬼怪的照妖镜。昔日有人以《楞严经》之真伪来求决于明·莲池袾宏大师(1532~1612)。大师云:

“纵使他人能说此经,吾亦尊之为佛祖也。相反,纵使佛现于前而说《楞严》是伪经者,吾等亦视为魔说可矣!”

(转引自愍生老和尚《辨破楞严百伪》页119。或见李富华释《楞严经》页9。高雄佛光出版社。1996、8)附:大师著有《楞严经摸象记》一卷,详于《卍续藏》第十九册页1——57。

明·蕅益 智旭大师(莲社宗第九代祖师,1599~1655)云:

“是诚一代时教之精髓,成佛作祖之秘要,无上圆顿之旨归,三根普被之方便,超权小之殊胜法门,摧魔外之实相正印也”。《楞严经玄义·卷上》,《卍续藏》第二十册页390下。

“至矣哉!大佛顶经之为教也,依妙性而开妙悟,起妙行而历妙位,成妙果而归妙性,永超七趣沉沦,不堕修心岐径,戒乘俱急,顿渐两融,显密互资,事理不二,诚教海之司南,宗乘之正眼也……已春,与博山无异师伯盘桓百日,深痛末世禅病,方乃一意研穷教眼,用补其偏。然遍阅大藏,而会归处不出《梵网》、《佛顶》二经”。

《楞严经文句·卷十》,《卍续藏》第二十册页759上。

附:大师一生数度讲演此经,尝着《楞严经玄义》二卷、《楞严经文句》十卷、“大佛顶经二十二问”、“楞严经二十五圆通颂三十一首”、“楞严坛起咒及回向二偈”、“莲洲书佛顶经跋”、“去病书大佛顶经跋”、“化持大佛顶神咒序”、“大佛顶经玄文后自序”、“重刻大佛顶经玄文自序”、“重刻大佛顶经玄文自序”、“劝持大佛顶经序”等。

明·幽溪 传灯大师(生卒年不详)云:
“佛之知见也,盖一代时教,统为《法华》佛知见而设,独《楞严》一经,明佛知见最亲。而谓之意别者,《法华》虽曰诸佛如来为大事因缘,开示悟入佛之知见,经文初未尝见一言道及此义”。《楞严经圆通疏前茅·卷上》,《卍续藏》第八十九册页492上。

“此经如来金咒亲宣,秘在印土,至大唐神龙间始度支那……智者大师预闻西天有《楞严经》,由是西望十八载……如来说之于先,智者阐之于后,智者揭之,于今二经(指《楞严经》与《摩诃止观》),印之于古,一佛一祖,以心传心,能遵乎此,是为续佛慧命,毁谤乎此,是为断人间佛种,可不慎哉!可不慎哉”!
《楞严经圆通疏前茅·卷上》,《卍续藏》第八十九册页494下 495下。

“大矣哉!首楞严之为经也,无法不具,无教不收,狂心若歇,歇即菩是,胜净妙明,不从人得,谓之华严圆顿可也……可谓明心见性之妙门,成佛作祖之秘典也”。
《楞严经圆通疏·卷一》,《卍续藏》第十九册页403上。
附:大师著有《楞严经玄义》四卷、《楞严经圆通疏》十卷、《楞严经圆通疏前茅》二卷。大师解行相资,莫不双依《楞严经》,台宗之徒并盛赞传灯是“可以称《楞严》之中兴,可以满大师(指智顗大师)之久望”。

明·紫柏 真可大师(1543~1603)云:

“首楞严,此言一切事究竟坚固,一切事究竟坚固,即《法华》触事而真也,第名异而实同……倘能悟此,则《楞严》与《法华》字字皆实相顶佛也”。《紫柏尊者全集·卷十四》,《卍续藏》第一二六册页875下——876上。

“七处征心心征心,八还辨见见辨见,
从教猛风荡钓舟,一任吹去水清浅”。
《紫柏尊者全集·卷十八》,《卍续藏》第一二六册页956下。

“十卷楞严一柄刀,金牛不见眼中毛。
试将智刃游心马,积劫无明当下消。”
《紫柏尊者全集·卷二十》,《卍续藏》第一二六册页993下。

“我本母生不及养,寸心耿耿实难化。
期酬至德无所从,庆我离尘为佛子。
深思妇人淫业重,坚固难拔等须弥。
须弥可倾淫难断,津梁苦海须圣力。
佛说诸经度众生,皆先戒杀后淫欲。
先淫后杀惟楞严,是故报母应仗此。
南无无上楞严咒,消母淫业如天风。
片晌之间不可得,戒珠清净光无缺。
见佛闻法得自心,一切万法悉坚固。
我发此愿等法性,见者闻者皆出苦。”

《紫柏尊者全集》,《卍续藏经》第一二六册页975下。

元·天如 惟则禅师(?~1354)云:
“首楞严经者,诸佛之慧命,众生之达道,教观之宏纲,禅门之要关也。世尊成道以来,五时设化,无非为一大事因缘。求其总摄化机,直指心体,发宣真胜义性,简定真实圆通。使人转物同如来,弹指超无学者,无尚楞严矣”!
天如唯则禅师撰《大佛顶经序》,《卍续藏》第九十册页480上 483下。或《卍续藏》第二十一册页738上下。

明·憨山 德清大师(1546~1623)云:

“原夫首《楞严经》者,乃诸佛之秘藏,修行之妙门,迷悟之根源,真妄之大本”。
《首楞严经悬镜序》,《卍续藏》第十九册页58下。

“此经说如来藏性功德无穷,咒乃诸佛心印,印持无尽,显密双修,成佛真要,故说不能尽,若依教修行直成菩提,无复魔业,是谓最胜法门也”。
《楞严经通议·卷十》,《卍续藏》第十九册页336下。

“《首楞严经》者,诸佛如来大总持门,秘密心印,统摄一大藏教,五时三乘、圣凡真妄、迷悟因果,摄法无遗。修证邪正之阶差,轮回颠倒之情状。了然目前,如观掌果,可谓澈一心之源,该万法之致,无尚此经之广大悉备者。如来以一大事因缘出现世间,舍此别无开导矣……良以此经,摧九界之邪锋,拆圣凡之执垒,靡不毕见”。
《首楞严经通议序》,《卍续藏》第十九册页86上 下。

“《首楞严》一经,统摄一代时教迷悟修证因果,径断生死根本,发业润生二种无明,名结生相续,顿破八识三分,故设三种妙观,摄归首楞严大定,是为最上一乘圆顿法门,直显一真法界如来藏性,称为妙圆真心”。
《楞严通议补遗》,《卍续藏》第十九册页337上。

“如来最极之至圣,集凡圣同居之法会,现无量光明之瑞相,演秘密难思之神咒,说微妙难思之法门,断历劫生死之爱根,销五阴邪思之魔业,得见所未见,幸闻所未闻”。
《楞严经通议·卷十》,《卍续藏》第十九册页336下。

明·交光 真鉴大师云:

“是则斯经也,一乘终实,圆顿指归。语解悟,则密因本具,非假外求;语修证,则了义妙门,不劳肯綮,十方如来得成菩提之要道,无有越于斯门者矣夫”!
《楞严经正脉疏序》,《卍续藏》第十八册页259上。

“然《法华》与斯经虽皆摄末归本之真诠,而《法华》但以开其端,而斯经方以竟其说矣!我故尝叙斯经(楞严经)为《法华》堂奥、《华严》关键,诚有见于是耳”。
——《楞严经正脉疏悬示》,《卍续藏》第十八册页289上。

“夫诸佛出世,本只为说《华严》,而四十年后,乃称《法华》为一大事者,以《法华》于施权之后,复摄诸教归《华严》耳。今斯经前五因缘(指“毕竟废立、的指知见、发挥实相、改无常见、引入佛慧”等五因缘),圆《法华》不了之公案,启《华严》无上之要关,所谓莫大之因缘,岂小小哉”?
——《楞严经正脉疏悬示》,《卍续藏》第十八册页289上——下。

清·梦东 彻悟大师(莲社宗第十二代祖师,1741~1810)云:
“首楞严者,称性大定之名也,以如来藏心而为体性,以耳根圆而为入门,以穷极圣位而为究竟,此依藏性之理,起称性之行,还复证入藏性全体,一经大旨,义灵于斯”。

梦东彻悟大师之“跋禅人勇建血书楞严经庄严净土”。《梦东禅师遗集·卷下》,《卍续藏》第一○九册页780上。

“花香鸟语圆通性,水绿山青常住心,一部楞严浑漏泄,不须低首更沉吟”。
《卍续藏》第一○九册页 梦东彻悟大师之“开讲楞严颂”。《梦东禅师遗集·卷下》,《782上。

附:梦东禅师尝著“跋禅人勇建血书楞严经庄严净土”、“颂楞严经十首”、“楞严二决定义”、“楞严顿歇渐修说”、“楞严知见无见说”等。见《卍续藏》第一○九册。

清·杨仁山老居士(1837~1911)云:
“《楞严经》,秘密说,善会通,不可执。注曰:《楞严》经文,隐含地球之意,当知佛语,皆是活句,若执此非彼,则自生窒碍矣……迩来地球之说,世人以为实,遂疑佛经所说为非,而不知《楞严经》中,早已隐而言之,经文深密善巧,后人若会其意,自能行住坐卧,如处虚空,不作质碍想,并不作虚空想矣”!(《杨仁山居士遗著·佛教初学课本注》页53。)

“《楞严经》,无法不备,无机不摄,学佛之要门也”。
——《杨仁山居士遗著·等不等观杂录卷二》页10。

“《起信论》者,马鸣菩萨之所作也,马鸣菩萨为禅宗十二祖,此论宗教圆融,为学佛之要典,再看《楞严正脉》、《唯识述记》,《楞严》、《唯识》既通,则他经可读矣”!
《杨仁山居士遗著·等不等观杂录卷四》页21。

近代莲社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1862~1940)严斥云:

“接手书知阁下卫道之心,极其真切。而彼(指欧阳竟无)欲为千古第一高人之地狱种子,极可怜悯也。《起信论》之伪,非倡于梁任公。乃任公承欧阳竟无之魔说,而据为定论,以显己之博学,而能甄别真伪也。欧阳竟无乃大我慢魔种。借弘法之名以求名求利,其以《楞严》、《起信》为伪造者,乃欲迷无知无识之士大夫,以冀奉己为大法王也。其人借通相宗以傲慢古今。凡台贤诸古德所说,与彼魔见不合,则斥云‘放屁’。而一般聪明人,以彼通相宗,群奉之以为‘善知识’。相宗以‘二无我’为主,彼唯怀一‘我见’,绝无相宗无我气分。而魔媚之人,尚各相信,可哀也”。(复李觐丹居士书)。《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下·卷四》页940。

“不但世间正人之可为极庸劣人,即古之出格圣贤,亦可为极庸劣人,所以有《法华》、《楞严》、《起信》等为伪造之说,若不究是非,唯以所闻者为是,则三教圣贤经典,皆当付之丙丁矣”!
——(复唐大圆居士书二)。《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下·卷三》页733。

“汝之知见,不异流俗,不究是非,但据传闻以为定据……而谓之为伪者,亦当以是为据。否则韩退之所谓为史者,述人善恶失实,不有人祸,必有天殃。汝发大菩提心,欲度尽众生,而谬传此诬人之语于《海潮音》,得毋污《海潮音》与伤汝之菩提心乎!以汝谬以光为师,故不禁戒勖,若谓不然,请即绝交”!
——(复唐大圆居士书三)。《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下·卷三》页734。

由此书信可知,大师对不明是非而宣扬《法华》、《楞严》、《起信》为伪者,非常痛心。引史书中说:如果善恶失实,不有人祸,必有天殃!甚至言若不改其谬诬之说,则“请即绝交”!

“凡人总须务实,彼倡异毁谤《楞严》、《起信》者,皆以好名之心所致,欲求天下后世,称彼为大智慧人,能知人之所不知之虚名,而不知其现世被明眼视为可怜悯者,殁后则永堕恶道,苦无出期,名之误人,有如此者”。
——(复陈士牧居士书九)。《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上·卷二》页405。

“智者作《止观》,即与《楞严》六根功德义相符,复闻梵僧称其合《楞严》义,故有拜经祈早来,以证己说之不谬……拜经之事,盖有之矣。若云,日日拜拜,拜多少年之说,则后人附会之词耳”。
——(复恒惭法师书二之第四问)。《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上·卷一》页38。

近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1840~1959)开示:

“秀才是孔子的罪人,和尚是佛的罪人。也可说:‘灭佛法者,教徒也,非异教也;亡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卒秦者,秦也,非六国也。’经上所说末法时期的种种衰相到处可见,如和尚娶老婆,尼姑嫁丈夫,袈裟变白衣,白衣居上座……等。还有欧阳竟无居士,用他的知见,作《楞严百伪说》,来反对《楞严》;远参法师说《华严》、《圆觉》、《法华》等经和《起信论》都是假的,这都是末法的现象”。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278——279。

有人也对虚云老和尚提过,说:“《楞严经》有人说是伪造的。”老和尚说:“这末法怎么叫末法呢?就因为有这一班人,弄得鱼目混,是非分不清楚,教你这人都迷了,瞎人眼问,令人认不清楚佛法了。他在那儿把这个真的,他当假的;假的他又当真的了。你看这一些个人,又是这个人写一部书,人也拿着看;那一个人写一部书,他也拿着看,真正佛所说的经典,人都把它置诸高阁,放到那个书架子上,永远也不看。所以这也就看出来众生的业障是很重的,他若听邪知邪见,就很相信的;你讲正知正见的法,说了他也不信,说了他也不信。为什么呢?就是善根不够,根基不够的关系,所以对正法有一种怀疑的心,有一种狐疑不信的心”。
——转自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28——630。

“《楞严经》此经几无法不备,无机不摄,究佛学哲学者,圴不可不参究”。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104。

“现在是末法时代,你到那里访善知识呢?不如熟读一部《楞严经》,修行就有把握,就能保绥哀救,消息邪缘,令其身心。入佛知见,从此成就,不遭歧路”!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367。

“以我的愚见,最好能专读一部《楞严经》,只要熟读正文,不必看注解,读到能背,便能以前文解后文,以后文解前文。此经由凡夫直到成佛,由无情到有情,山河大地,四圣六凡,修证迷悟,理事因果戒律,都详详细细的说尽了,所以熟读《楞严经》很有利益”。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304。

附:虚老一生宣讲《楞严经》的“史料”,有记载之处谨四次,自己亦亲注《楞严经玄要》一书,但于云南事变后佚失。虚老于光绪二年时三十七岁,于浙江天童寺听讲《楞严宗通》。光绪二十三年时五十八岁,于扬州焦山听通智大师讲《楞严经》。光绪二十六年时六十一岁,于陕西终南山讲《楞严经》。光绪三十年时六十五岁,于昆明筇竹寺讲《楞严经》。宣统二年时七十一岁,于滇西鸡足山之护国祝圣禅寺讲《楞严经》,曾感得古栗生出数十朵优昙华。

民国九年时八十一岁,于祝圣禅寺讲《楞严经》。上面资料依次见于《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页48、57、76。和知定大师之《虚云老和尚略史》页20、页29。

近代天台四十三祖谛闲大师(1858~1932)云:
“此大佛顶法,是十方如来,及大菩萨,自住三昧,是故最尊无上,名之曰大佛顶,亦名第一义谛,亦名胜义中真胜义性,亦名无上觉道,亦名无戏论法,亦名阿毗达摩,亦名真实圆通,亦名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皆即表示此最胜之法,所谓依最胜理,说最胜教;依最胜教,起最胜行;依最胜行,还契此最胜理。教行理三悉名大佛顶”。(《谛闲大师遗集》第五编之“大佛顶经玄义辑略”页8-9。台南南天台般若精舍印。77、1。)

“斯经高妙极致,非文言句义而能尽述。唯有退藏密机,虚怀仰赞而已,凡后之志学之士,苟能惜人身,得之不易。悟大教,值之倍难,或即生欲发真归元者,欲明心见性者,宜应于此一经,尽其心力,赤体荷担,坐卧经行,澄心体究,语默动静,反照提撕,其或宿种忽芽,大开圆解,如初春霹雳,蛰户顿开”。
——《谛闲大师遗集》第一编之“大佛顶经序指味疏”页1102——1103。

“大哉教乎!如来金口诚言,祖师悲心诠解,求其妙而得入,深而易悟者,无如憨山大师着释楞严经之《通议》也”。
——《谛闲大师语录》页628之“重刻首楞严经通议序”
附:大师一生教在《法华》,行在《楞严》之本,一生讲《楞严经》达十三次之多,并着《大佛顶经序指味疏》、“势至菩萨圣诞开示”及“七处征心之发隐”。见于《谛闲大师语录》页2、61——72、468——473、952——953、956——963、969、982。台南和裕出版。85年。

近代太虚大师(1889~1947)着《楞严大意》云:

“此皆辨妄明真之真心论,全部经文中,有一贯的中心思想,即是常住真心,故本经以常住真心为基本。‘信解’,即明常住真心之理;‘修行’,即除常住真心之障;‘证果’,即证常住真心之德……惟《楞严经》确是佛说,仅根据点有异而已。众生世界,即是如来成佛真体,譬如全海成风浪,风浪即在全海,法身成有情无情,则有情无情均即法身。故曰:‘情与无情,皆成佛道’”。

——转引自斌宗法师《楞严义灯》页4。见《斌宗法师遗集》一书。
台北中华佛教文献编撰社。1992、2、19。
附:大师著有《楞严经摄论》及《楞严经研究》二书。

近代沩仰宗禅师宣化大师(1918~1995)云:

“《楞严经》这是佛教里一部照妖镜的经,所有天魔外道、魑魅魍魉,一见到《楞严经》都现原形了,他无所遁形,什么地方他也跑不了。所以在过去,智者大师听说有这一部经,就向印度遥拜,拜了十八年,以十八年这种恳切至诚的心,求这一部经到中国来。过去的大德高僧,所有这一些有智慧的高僧,没有哪一个不赞叹《楞严经》的。所以《楞严经》存在,佛法就存在;《楞严经》如果毁灭了,佛法也就毁灭了。怎么样末法呢?末法就是《楞严经》先毁灭了。谁毁灭的呢?就这一些个天魔外道。这些天魔外道一看见《楞严经》,就好像眼中的钉、肉中的刺一样,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稳,所以他必须要创出一种邪说——说是《楞严经》是假的。我们做佛教徒应该认识真理,《楞严经》上所讲的道理,每一个字都是真经真典,没有一个字不是讲真理的。所以我们现在研究这五十种阴魔,更应该明白《楞严经》这种重要性,其他这些邪魔鬼怪最怕的就是《楞严经》”。

——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26——628。

“一般的学者,说《楞严经》是假的,不是佛说的,又有什么考证,又有什么记载。这都是他怕《楞严经》,没有辨法来应付《楞严经》的道理。《楞严经》中令他们最怕的就是‘四种清净明诲’,这‘四种清净明诲’就是照妖镜,所有妖魔鬼怪都给照得现原形了。还有‘五十阴魔’。这‘五十阴魔’把天魔外道他们的骨头都给看穿了,把妖怪的这种相貌都给认识了。哪一位能把《楞严经》背得出来,那是真正佛的弟子。《楞严经》在佛法末法的时候,是最先断灭的。为什么它断灭?就因为这一些学者啊,又是什么教授啊,甚至于出家人,都说它是假的。这种的言论,久而久之,被人以讹传讹,就认为他们所说的是对的,所以认为《楞严经》是假的了,佛教徒也认为它是假的了。久而久之,这个经就没有了。所谓经典断灭,也就是这样子,因为大家不学习,它就没有了,就这样断灭了”。
—— 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38。

“所以《楞严经》里所讲的道理,是非常正确的,非常有逻辑学的,再没有比它说得更清楚了。所以整部《楞严经》就是一部照妖镜,照妖镜一悬起来,妖魔鬼怪都胆颤心惊。我方才所说的话,所解释的《楞严经》和‘楞严咒’的道理,如果不合乎佛的心,不合乎经的义——如果《楞严经》是假的,我愿意永远永远在地狱里,再不到世上来见所有的人。我虽然是一个很愚痴的人,可是也不会笨得愿意到地狱去,不再出来。各位由这一点,应该深信这个《楞严经》和‘楞严咒’”。
—— 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40。

“有人读诵《楞严经》,要我尽形寿供养这样的修道人,我也愿意的……有人要学《楞严经》,我愿意尽形寿来供养这样的人”。
——宣化大师《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页642。

附:宣化大师于1946年在天津大悲院听倓虚大师讲《楞严经》。于1953年在香港西乐园寺讲《楞严经》。于1968年在美国开讲九十六天的《楞严经》,及举办多次的《楞严经》研讨会。又于1979年至1987年宣讲《楞严咒句偈疏解》,此乃继清·慈云续法大师之《楞严咒疏》之作,成为中国佛教史以来第二位释“楞严咒”之大师。详于《宣化老和尚追思纪念专集(一)》页12——15。台北法界佛教印经会印。1995、8、28。

近代天台斌宗大师(1911~1958)云:

“历代高僧大德,对于《楞严经》的批判(注:这里的“批判”为“判定”的意思),确认为佛说的阐明真心常住之真理,谁能有此本领,托于经文,以欺骗天下后世?……所以《楞严经》一经,决非唐朝代的佛教徒窃取先秦思想之所为,是很明显的。以上历代高僧大德,对《楞严经》之批判,实在是甚为平实,由此足知中国的固有文化思想与《楞严》的道理,实在较为接近,视《楞严》为伪书一说,诚不攻自破矣”!《楞严义灯》页5。见《斌宗法师遗集》一书。
附:大师生前讲《楞严经》达三次,著有《楞严义灯》一书。

“《楞严经》乃世尊一代法门之精髓,成佛作祖之要道。为宗、教之指南,性、相之总纲。诸佛依之为成佛正因,众生依之为解脱要诀!在如来三藏圣典中,求其彻底阐明心性,彻底破妄显真,使人转物同如来,弹指超越无学者,楞严妙法是矣”!
《楞严义灯》页15。见《斌宗法师遗集》一书。[/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8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佛告阿难:且汝见我,见精明元,此见虽非妙精明心,如第二月,非是月影。汝应谛听!今当示汝无所还地。阿难 !此大讲堂,洞开东方。日轮升天,则有明耀;中夜黑月,云雾晦瞑,则复昏暗。户牖之隙,则复见通;墙宇之间,则复观壅 。分别之处,则复见缘;顽虚之中,遍是空性。郁[土+孛]之象,则纡昏尘;澄霁敛氛,又观清净。阿难 !汝咸看此诸变化相,吾今各还本所因处。云何本因?阿难!此诸变化,明还日轮。何以故?无日不明,明因属日,是故还日。暗还黑月,通还户牖,壅还墙宇,缘还分别,顽虚还空,郁[土+孛]还尘,清明还霁。则诸世间,一切所有,不出斯类。汝见八种见精明性,当欲谁还?何以故?若还于明,则不明时,无复见暗 。虽明暗等,种种差别,见无差别。诸可还者,自然非汝;不汝还者,非汝而谁?则知汝心,本妙明净。汝自迷闷,丧本受沦,于生死中,常被漂溺。是故如来 ,名可怜愍!

阿难言:我虽识此见性无还,云何得知是我真性?[/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39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b]《般若摄颂浅释》

可能在座的很多道友都学过《楞严经》,在
《楞严经》中讲了五十种阴魔,对很多人来讲,
这些魔障不得不学、不得不知。我听到很多居
士说:“我做了一个梦……”还自认为境界很高。
其实,这些很难逃脱五十种阴魔(色受想行识五
蕴各自具有十种魔业,共有五十种)的境界。比如,
我见到毗卢遮那佛的周围有很多佛菩萨围绕,
我听到空中诸佛菩萨给我说法……心中也生起
欢喜或执著,那这就是色蕴中的魔障。对诸如
此类的很多魔业我们都应了知,因为知道以后
才能使修行步入正轨。有些大德也说:《楞严经》
讲的道理太真实了,魔王波旬特别不高兴,故
在佛陀的教法灭时,首先灭的就是《楞严经》。

的确,就像这里所讲的一样,甚深之法的
违缘非常多。根据历史记载,布玛莫札从印度
金刚座将大圆满法带到藏地来时,因为印度人
将其视为国宝,所以也造了种种违缘。到了藏
地后,为了不让法传开也种种毁谤。布玛莫札
在对国王和大臣传授教言后,前往并安住在汉
地的五台山。汉地的《楞严经》也是同样,因
为《楞严经》讲了很多“入三摩提,永无魔事”
的方法,还宣讲了一些大小乘乃至密宗遣除魔
众的窍诀,所以很多邪魔外道非常嗔恨。大家
都清楚,有些历史上说,玄奘法师在印度呆了
十七年也未得到这部经,甚至连名称都没听到。
在这之前,就有人告诉天台宗的智者大师说:
你发明的三止三观的修法跟《楞严经》的修法
非常近似。于是大师很想得到这部经。为了获
得此经,大师在天台山上建造了拜经台,一拜
就是十八年。但大师并未获得此经。在唐朝武
则天执政时,印度有一位叫般剌密帝的高僧,
经过三次努力才将《楞严经》带到中国。前两
次被海关制止没有成功,最后一次他把经文写
在羊皮上,然后将自己的胳膊剖开放在里面,
等伤口愈合后才来到中国,并在广州作了翻译。
但在弘扬的过程中,很多人都说这部经是假经,
包括近代的梁启超等。
但宣化上人等大德说:《楞严经》是真经!
其实,《楞严经》在藏文《大藏经》中也有。看
过藏传佛教相关历史的人都知道,本经九品和
十品在前弘期就有翻译,这在布敦大师的《大
藏经目录》中有记载。到了后弘期,章嘉国师
劝请一些译师将此经完全翻译成了藏文。从藏
汉文记载的此经内容来看,完全可知本经绝对
不是假经。[/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


#140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仁波切

《般若摄颂浅释》

[b]其实,在汉地《楞严经》流传到现在,很
多人都懂得了其中的意义。古人有“自从一读
楞严后,不看世(又作‘人’)间糟粕书”的说法。
意思是说,自从看了《楞严经》后,世间的糟
粕书再也不用看了。的确,当我们真正了解里
面所讲非常甚深的空性意义等大乘教义后,对
世间的情感、打仗、企业等方面的书,就不一
定再愿意看。尤其对佛法有信心、对众生有悲
心的前世有因缘者,在看了这样的经典或论典
后,对世间的种种杂书就不会再有兴趣。

。。。。。。

其实,如来所言的这种见法,除了本经及
刚才所讲的《维摩诘所说经》的教证之外,诸
多佛经中都讲到了。如《楞严经》云:“知见立
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意思是
说,如果你在知见上再立知见,那就是无明愚
痴的根本,并不是最究竟的见解;如果通达一
无所见、一切都远离戏论,那就是最究竟的见
解,或者说涅槃。以前虚云老和尚开示说:在
南方温州有一位仙岩安禅师(即温州仙岩伏虎禅寺
开山祖师楞严遇安禅师),他读《楞严经》至此偈
时,读成“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
斯即涅槃。”遂于此处有所悟入。后来有人说他
读错了,但他却说我就在这里获得开悟。其实
这两种断句方法都可以解释,关键看是否能有
所悟入。[/b]

喇嘛钦!

自大圣境五台山
文殊加持入心者
祈祷晋美彭措足
证悟意传祈加持

具德上师加持入心间
不偏众生普降大法雨
三学之藏索朗达吉尊
祈请身寿不变久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