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为何是无情法


#1

入行论79课,上师说

众生的确是非常愚笨,别人说点什么就受不了,当面骂两句更是怒不可遏。但正如上师所说,身体实际上是无情法,跟土堆没有任何差别,心跟虚空一样根本得不到它的形象,而语言犹如空中的微风,怎么会对身心有损害呢?

身体不是四大和合的有情吗?怎么是无情法了?身体是无情法,那众生是不是也是无情法呢?


#2

有情,指的心,不是身体。只有身体没有心,那叫尸体,只有心才是众生,身体是心住的地方,也是错误执着的地方。


#3

好吧。这么说身体就像寄居蟹的壳一样,感恩合十


#4

其实正如你自己所说的“身体是由四大和合”的,而四大是无情法,又怎么得出结论来说和合的是有情了。

另外,关于身体和心的关系,在《成量品》里面有大量的辩论来说明,有兴趣建议学习一下。


#5

我认为前面师兄说“心”是有情,这个好像并不确切。
有情是基于“识”而说有情众生,但是“心”是万法之基,心就是法界,情器二世间都是心的变现,所以“心”不只是指有情众生的识蕴或者情识。
这个地方涉及“心”与“识”的差别,我认为还是可以继续探讨的。
心既是法界,识是分别了知的作用所产生的认知,而且识属于五蕴之一,属于意识活动的范畴。
没有心就没有五蕴,包括色受想行识都不存在,所以心与识并非是一个概念。
这是我自己的认识,也拿不出什么经论来说明,但是我认为不能把心与识混为一谈。
愿吉祥


#6

万法唯识,万法唯心,这两种叫法都有吧。这两个字不可以互换吗?


#7

在学到的知识里面,有时候说“心”,有时候说“识”,有时候说“心识”,所以这三个其实是一个意思的。没有见到过你说的这种分开说有差别的说法。

《大乘百法明门论》里面说到“心法”,具体就是“八识”:

第一心法,略有八种:一眼识,二耳识,三鼻识,四舌识,五身识,六意识,七末那识,八阿赖耶识。


#8

师兄们真是博学广闻,末学只是在学入行论这一本,其他没有涉猎,惭愧


#9

关于这个地方,我认为心与识还是有所不同的。
识是以境而说的,也就是依所知之“境”而说能知之“识”。
“识”一定有个对境,但是这个所知之境其实也是“识”施设而有的,因为境上并没有“识”所认知的那样的事物存在。
但是“心“是不同的,“心”是万法之基,心就是法界,心就是戏论。
“识”有你我,你有你的“识”,我有我的,所以“识”是可以分别的,而“识”本身就是分别了知。
但是心无分别,没有你的心我的心这种分别,只是一心,众生只是一心并无二心,情器世间本是一心,并无二心,但是在“识”上说,众生是有分别的,有个别的意识或者心识的续流,也正是众生将此“心识”认知为“我”,所以才说轮转生死,这个地方还是指的是“识”,是妄心。
所以从所了知的镜像上讲,说能了知的识,从影像上说这个认知的作用。
而心是基础,无论所知的境还是能知的识,都是心的变现。
愿吉祥


#10

还有一点补充。
因为这里涉及到“心”的问题,所以会有唯心与唯物的这种说法,其实佛教里的这“心”与唯心主义里的这个心,并非一个事情,说佛教是唯心主义,我认为是一种不了解造成的错误认知。
唯心论唯物论里的谈到的这个“心”,是指的精神活动,属于“意识”的范畴,也就是探讨先有的意识活动(精神活动),还是先有的物质基础。
认为先有的物质,之后才产生了有情众生的精神活动的,被定义为唯物主义,物质产生精神。
认为先有一个独立的意识活动(好像先天的神我),之后由这个意识活动造就了天地万物,这个叫唯心主义,精神造就物质。
这两种说法都是在分别能知所知的基础上产生的,是不究竟的,但是也不都是错的。
所以佛教讲到“心”,但是如果以此你就认为佛教是唯心主义,那就还是没有搞明白,还是在分别中去探讨是蛋生的鸡还是鸡生的蛋,那个是永远也没办法去搞清楚了。
愿吉祥


#11

其实还是解词定义问题,我看不用这么麻烦,如果师兄能找到某个教证说心只能做这个解释不能做其他解释,识只能做这个解释不能做其他解释,那就依你,如果找不到,咬文嚼字则一无结果,二无意义。徒乱人心而已。